红色娘子军为什么诞生在琼海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红色娘子军为什么诞生在琼海


王晓樱 

    琼海,地处海南东部沿海。20世纪30年代的海南与全国一样,外受帝国主义侵略,内受封建专制残余制度和国民党独裁统治压迫,尤其是妇女,没有起名字、分享财产的权利,除了受政权、族权、夫权的压迫外,还得接受丈夫谋生抛妻弃儿“下南洋”的现实,承担着繁重的体力劳动。英勇顽强、自强不息的琼海妇女,强烈要求参军参战。

    红色娘子军称谓的由来

    红色娘子军的正式番号,是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创造”“红色娘子军”这一称谓的人是刘文韶。刘文韶,1934年生,1950年参加解放海南岛渡海作战,1956年在海南军区政治部做宣传工作。1957年,刘文韶创作的报告文学《红色娘子军》发表在《解放军文艺》上,全文共2.5万余字,真实地反映了大革命时期,琼崖工农红军独立师女兵连的英雄事迹。文章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红色娘子军”的称谓在全国传开,此后出现了由《红色娘子军》改编的电影、歌剧、戏曲、舞蹈等多种形式的文艺作品。

    以红色娘子军为原型的经典文艺作品

    1961年,由著名导演谢晋执导的电影《红色娘子军》上映,一时风靡全国。1962年,在第一届“百花奖”评选中,电影《红色娘子军》一举获得最佳故事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女演员奖、最佳男配角奖等重要奖项。
    1964年,根据该影片改编的我国第一部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登上了舞台,近半个世纪以来久演不衰。它破天荒地塑造了英姿飒爽的“穿足尖鞋”的中国娘子军形象,将西方芭蕾的技巧与中国民族舞蹈的表现手法结合,创造出了民族芭蕾的世纪精品。在音乐创作上,《娘子军连歌》《万泉河水清又清》等音乐几十年来经久不衰,深入人心。

    红色娘子军纪念园

    在琼海有一座红色娘子军纪念园,2000年5月1日正式对外开放,现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纪念园占地200亩,陈列着3000多幅珍贵的照片,还有娘子军连当年战斗、生活用过的枪炮、服装和用具等珍贵文物。一件件实物,无声地讲述着红色娘子军艰苦的战斗历程,每天都有众多游客到此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环球视野》摘自2014年4月20日《光明日报》)

    链接:寻找最后的红色娘子军(黄丽娜)

    4月的琼海,潮湿闷热,暴露在阳光下的每一点时间、每一个动作,都变成了一种煎熬。
    琼海市人民医院ICU病房里,最后一位红色娘子军战士、百岁高龄的卢业香老人,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与十七八岁时当红军、打敌人、穿密林、吃草根的那些生死战役相比,如今的她在与死神的较量中显得如此平静。
    因腿部感染引发一系列并发症,令她时常高烧到39摄氏度以上,右脚已经全部变黑、坏死,每次呼吸都需要机器辅助……眼前的这一切,都让人很难与83年前那个烧炮楼、打伏击,能跑、能跳、能战斗的年轻女战士联系在一起。
    老人1月17日入院,一睡就是两个多月。儿子抚摸着母亲的发丝,一遍遍呢喃:“哪有人睡得这么久啊……”没人知道卢业香还会不会醒来,就像没人知道在这最后一位红色娘子军逝去后,这段记忆是否也会就此终结。
    作为红色娘子军的诞生地和主要战场,在海南省琼海市,历史的印记并不难寻觅。
    这座城市唯一“像样”的城市雕塑,就是以红色娘子军为主题的群像;最大、最成规模的旅游景点之一,就是红色娘子军纪念园,后者还在海口至琼海的高铁上被反复播报。近几年,琼海市委、市政府还出资为在琼海居住的红色娘子军战士们修建了“红军路”——公路一直通达村里战士的家门口;补贴资金重建房屋,每月发放3000元的生活补助,全部医疗费用实报实销……
    但除此之外,有多少人真正了解她们经历的那段历史、她们承受过的苦难、她们所追求的那些信仰?
    那部叫《红色娘子军》的黑白老电影,那台叫《红色娘子军》的芭蕾舞剧,看再多遍,如今可以领略到的大概也只有艺术加工后的美感,至多还有一些内心的激情澎湃。多数观众无法感同身受的,是琼海一年四季滚滚的热浪,是随时可以吞噬光明和生命的密林里的凶险,是山路多么崎岖,台风暴雨多么生冷;更遑论那些枪林弹雨,那些几倍于己的敌人,那些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时的恐惧与孤寂。
    除了在一些特定场合,现在还有人会唱起那首《红色娘子军军歌》吗?可能听到“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这样的歌词时,都多少会觉得有些不合时宜。对于现代女性,很难想象在1930年前后的琼海,当女人们第一次知道可以像男人一样有自己的名字,可以进夜校读书,可以有自己的土地,可以自己选择婚姻时的震惊。在震惊之余,这些十七八岁的姑娘,像男人一样拿起了枪,为了摆脱枷锁,为了过上平等、自由的生活。
    一般人对红色娘子军的了解,大概也仅限于此——她们拿起了枪,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其实历史远不止如此。
    在电影、歌曲描述的故事之外,少有人知道,1932年年底,海南红军主力在第二次反“围剿”失败后,红色娘子军被迫解散,战士们各自疏散回家。但是敌人没有放过连以上的女干部,红色娘子军的五名连长和指导员先后被抓。她们经历了严刑拷打、经历了长期的牢狱折磨,甚至成为敌人炫耀“战功”的活道具,但没有一个人变节、没有一个人出卖组织。尽管她们每个人都知道极其重要的、足以改写琼崖革命进程的核心机密。
    红色娘子军战士王学葵,2002年在新加坡写下了《我们谁都没有出卖同志》一文。文中写道:
    “1932年秋末冬初之间,琼崖红军第二次反‘围剿’斗争失败,庞琼花在母瑞山被捕,我和冯增敏、王时香、庞学莲、黄墩英几乎同时在乐会四区被捕。我们被捕后,都被关押在阳江监狱。国民党旅长陈汉光亲自审讯我们,并且严刑逼供,但我们站稳革命立场,保持革命者的气节,谁都没有变节动摇,谁都没有出卖同志。两年后,我们被押到了广州,关进所谓‘感化院’。在‘感化院’,我们谁都没有动摇投敌。1937年冬,出现了国共合作抗日高潮,我们同时获释,一起离开广州乘船回海南。”
    如今,这些故纸堆里翻出的文字,像躺在病床上的卢业香老人一样,看上去那么平静。但在这种平静之下,翻涌着女革命者坚定的信仰与追求。
    上面这些文字,读上去可能还会令人动容;如果您能像我们一样,走在琼海的烈日下、密林间,再回想起红色娘子军当年的历程,可能心生的感慨会更多一些。但在83年后的今天,在最后一位红色娘子军战士随时都可能离世的今天,我们回顾这些往事,甚至实地探访历史发生地,所求不仅是打动人心。
    没有价值的,必然被历史所抛弃,被人们所忘记。但在历史长河中,为什么红色娘子军的印记如金子一般,在大浪淘沙后仍闪烁光芒?因为她们有信仰。物质的丰富,绝不是为了带来精神的匮乏。时代的繁荣,绝不是为了湮没信念的光芒。
    (《环球视野》摘自2014年4月8日《羊城晚报》)

    链接: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经典之路
    胡新民
    
    2014年中央电视台春晚节目《英雄组歌》的第一部分,选取了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以下简称《红》剧)片段《练兵舞》和主题曲《万泉河水》,使这部经典剧再度进入人们的视线。今年恰逢《红》剧登上舞台五十周年。经过五十年的风风雨雨,《红》剧的主演延续到了第五代,演出的场次达到了3800多场,演出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和二十多个国家。时至今日,《红》剧已远远超过了她作为一部舞剧的意义和价值,其《红》剧作为艺术经典的地位已经无可置疑。
    
    深入生活创造出来经典

    《红》剧是由同名电影改编的。1958年,著名军旅剧作家梁信创作了该剧的电影文学剧本,著名导演谢晋于1960年拍摄成电影。
    1958年,梁信赴海南体验生活,在翻阅军史书时,看到了娘子军的故事(此前有刘文韶的同名报告文学发表,在此从略---笔者注)。梁信艺术上的敏感和军人的热血立刻沸腾起来,仿佛回到了灾难深重的1930年。于是,梁信四处找资料,查档案,辗转找到了娘子军的连长冯增敏,以及十几个尚健在的娘子军战士,在她们战斗过的热带山林和驻扎过的穷困黎村苗寨中走访⋯⋯收集素材历时3个多月,而后熬了四天四夜,写完剧本初稿。几经修改后发表。
    谢晋看到剧本后,非常激动,当即说服了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厂长陈鲤庭并得到支持。谢晋立刻拍电报和梁信联系修改剧本。谢晋、梁信和后来《娘子军连歌》的作曲者黄准三下海南深入生活。摄制组成立后,谢晋带领主创人员来到海南,在那里生活了一个多月。后来的《红》剧主创人员同样也是继承了这个深入生活的优良传统。为了导演好这部影片,谢晋还反复阅读了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等著作。谢晋后来回忆说,毛泽东著作里对农民运动的极其深刻而生动的描述,对他了解历史背景和处理剧情“起到了积极的帮助”。
    电影在1960年拍好后,当时主管电影工作的文化部副部长夏衍说,这么好的片子,等到1961年党的40岁生日时再隆重献映。果然,影片上映后,立即引起全国轰动。1962年,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20周年前夕,我国电影界根据周恩来的提议设立了中国电影“百花奖”。这是世界上第一次由观众投票评选电影的奖项。《红色娘子军》电影被评为最佳故事片,谢晋被评为最佳导演,祝希娟被评为最佳女演员。1963年底,周恩来提出中国不能光演外国的芭蕾舞剧,也要搞自己的芭蕾舞剧。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林默涵亲自抓这件事,后经过集思广益,决定将《红色娘子军》电影改编为芭蕾舞剧。
    芭蕾舞剧主创人员很快深入到了红色娘子军的诞生地海南的琼海,他们和当年的老战士座谈,还调查了历史背景。那个黑暗年代丫头女奴们的悲惨命运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到北京后边创作边排练,全剧排出来后先请来军区首长观看以征求意见。军区首长看完后不客气地指出,演员“有点儿像娘们,不像军人”。为了真正演得像兵,芭蕾舞团的130个演员与乐队演奏员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38军当兵两周。演员们从部队回来后,情绪都非常高昂。重排娘子军舞时,娘子军不仅拿刀,还拿枪,把许多部队生活的动作运用到了舞蹈中。如立起足尖进行看齐,用足尖加转表现射击等。最后用3排18个人在舞台上构成一个大斜排,做一组基本刺杀动作。这组动作在带有进行曲式的音乐声中做了3次,每次都换方向。这段堪称经典的舞蹈,就是在2014年中央电视台春晚表演的“练兵舞”。

    精雕细琢出来的经典

    原中央音乐学院院长吴祖强当年是《红》剧作曲组的主创人员。他在2010年回忆道:“《红色娘子军》、《沙家浜》、《白毛女》这几部作品在艺术上的确可以成为经典。因为那时候是集体创作,大家都可以提意见,真是精雕细琢。”对于《红》剧,他曾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说道:“演出是很认真的,那个时候一个音错一点,一个音不准一点都过不去。所以,现在拿出来那个样板戏录音带、光盘听听,那个演奏的水平还是历史上最好的。这都没办法。”
    精雕细琢来自于接地气。就以作曲为例。当年作曲组的创作人员深入海南各地采风,吸收了海南民歌的养分。因此,该剧的曲谱有着浓厚的海南风格,给观众印象深刻。特别是经典合唱《万泉河边》,将当地民歌元素融入作品,使其达到委婉抒情、开阔流畅、朗朗上口的效果。
    精雕细琢也来自于对中国传统艺术的古为今用。凡看过《红》剧的,对剧中的一些高难动作印象很深。印象最为深刻的经典动作应该是“倒踢紫金冠”。这个动作来自于中国的民族舞蹈,溯源又是国粹京剧里面的动作。在琼花跟老四的双人舞中,琼花倒地劈叉的动作令人惊叹。此动作出自京剧里的“乌龙搅珠”。剧中将芭蕾舞蹈与民族舞蹈完美结合的例子还有多处,充分体现了《红》剧的中国特色,也为世界芭蕾舞艺术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谈到《红》剧,自然离不开江青。据有关人员回忆,江青曾多次过问《红》剧,也曾以种种理由进行了多次自以为是的干涉。因而对一些演职员造成了伤害,对《红》剧本身也起了负面作用。但实事求是地讲,江青的某些意见虽然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客观上却对《红》剧的精雕细琢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例如,主创人员、编剧李承祥就认为,江青的某些意见是相当不错的。比如舞台背景上的木棉花,原来是红布做的,不够鲜艳。后来根据江青的提议,改成丝绒的,“结果效果特别好”。主要作曲者吴祖强也认为,江青有些地方“起了好作用”,特别是在某些人物的角色安排上,“我觉得江青的确是一个行家的眼光”。
    正是由于有这些多方面的、包括某些独特的因素,才使得《红》剧成为了一种在一定特殊条件下产生的艺术精品,才使《红》剧终于炼成了享誉世界的艺术经典。

    经典毕竟是经典

    1964年9月26日,《红》剧在北京首演。同年10月8日,毛泽东观看了《红》剧后,给予了高度评价。据林默涵回忆,毛泽东对他说:“这出戏的方向是对的,艺术是成功的。”周恩来、朱德和邓小平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观看过该剧,并一致赞扬。此后,这部舞剧成为了招待来访外国元首、政府首脑的保留节目。
    1976年以后,《红》剧一度沉寂。1992年5月23日,为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50周年,在广大群众的要求下,经国家文化部批准,中国芭蕾舞剧团根据1964年首演的原创版本复排该剧并演出。当“娘子军连歌”在剧场响起的刹那,台上台下,多少人都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此后《红》剧又一发而不可收拾,演到哪里就被热捧到哪里。江泽民和胡锦涛也观看了该剧并给予了赞誉。
    《红》剧在中国影响深远,在国际上也美名远扬。在美国、英国、俄罗斯、丹麦、法国都曾刮起过“红色旋风”,倾倒了主流媒体和观众。近年来,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在香港的演出和2009、2013年在法国的演出。在香港演出时,票早在演出前一个多月就被抢购一空。多少有点遗憾的是,票都被香港几家大公司大富豪包了,“普通人根本别想抢到票”。在香港回归前的1995年,《红》剧也在香港演出过。当时各个售票处前排起了长队,四场票连站票都全部售罄。演出中,第二场的琼花参军、第四场的军民鱼水情和第五场的常青英勇就义都引发了如潮如雷的掌声。继2003年在法国演出引起轰动后,2009年《红》剧又应邀登上世界芭蕾艺术的最高殿堂——巴黎歌剧院,受到了世界主流媒体及评论家的高度赞扬。《法国世界报》曾这样评价:“女兵们在军旗下练习打枪,用阿拉贝茨和敌人搏斗,用大跳表现勇往直前,《红色娘子军》在芭蕾舞台上破天荒地塑造了英姿飒爽的穿足尖鞋的中国娘子军形象,为世界芭蕾舞台增加了一朵奇葩。”法国《费加罗报》发表的贝尔特兰德•圣万桑的文章中提到“舞台上,这支充满生机活力、英姿飒爽的‘穿足尖鞋’的中国娘子军,脸上自始至终都流露着热情洋溢的微笑,她们淋漓尽致地展示着中国民族艺术的魅力。”意大利著名历史学教授玛丽尼拉谈到《红》剧时认为,它的价值和内涵,已经超越了时代和意识形态的局限,“令我们不得不关注它的存在,可以说《红色娘子军》已经成为了人类文化遗产的一部分。”2013年10月,《红》剧又一次应邀到法国演出。法国邀请方特莱剧院特地将三场《红》剧安排在中国国庆期间演出,法国观众以他们热烈的掌声表达了他们的赞赏之情。每场演出的谢幕都持续了近20分钟,场面十分感人。
    早在2001年2月,深圳体育馆举行包括《红》剧在内的《红色经典》演出,场面火爆。乐团指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答道:“在当时那个时代,可以说‘十年磨一剑’,(样板戏)达到了一个较高的艺术水平,因此才具有生命力,到今天仍有其价值。”“我们当前恰恰缺乏这样高水平的现代剧,这是值得反省的。”
    当时媒体也曾热议了这种现象,有人指出:“样板戏集中了当时文艺界的精英创作。一招一式,精雕细琢,艺术上还应该是上品。要不然美国人为什么独把中国的《红色娘子军》收入二十世纪100部芭蕾经典?”(见《高处相逢》第149页上海远东出版社2004年)
    不管美国评比经典之说是否确实,但《红》剧被评为“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和《娘子军连歌》被评为“20世纪华人经典”却是事实。2012年《红》剧又获得了“文化部第二届优秀保留剧目大奖”。
    2014年1月18日晚,中央芭蕾舞团经典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首演50周年系列巡回演出的首站演出在国家大剧院举行,观众将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送给了英姿飒爽的新一代“娘子军”们。
    经典毕竟是经典。《红》剧的经典之路是“中国制造”走向世界的一条虽然曲折、但前途光明的道路。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5期,摘自2014年第10期《党史博采》)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