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关注焦点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关注焦点


苟志效 

    虽然可以说思想离开了利益会使自己出丑,但思想者的动机却各如其面,不尽相同。思想者的动机中,隐含着其思想的真实目的、体现着其思想的真实价值。对一个思想体系的传承来说,动机上的前后大体一致,是至为关键的影响因素。为什么要如此想?如此想为什么?如此思考能否解决问题?这三者决定了思考者发现和关注问题的焦点,问题焦点上的一致性,是思想薪火相传的前提。
    最能直接表现思考者动机的,莫过于思考者的致思趋向。马克思主义哲学创始人的哲学致思趋向集中体现在不惧威权追求真理的精神、追求正义和人类解放的情怀、直面现实破解问题的意识三个方面。这些致思趋向上的特质,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众不同的思想品性。创新马克思主义哲学,或者说是要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中国化,体会、认同、内化这种致思趋向,应当更有价值。
    在为什么研究问题的问题上,马克思主义哲学创始人的动机始终来自于对真理的追求,摆脱了物质利益的诱惑、排除了宗教信仰的干扰,也不是为了沽名钓誉,更不是为了“上折子”而照题作文。在研究什么问题的问题上,马克思主义哲学创始人一以贯之关注的是人类进步和社会正义这一历史主题。在如何研究问题的问题上,马克思主义哲学创始人在勇于直面问题、能够发现问题的基础上,追求真正解决问题。
    人是问题机器。一部哲学思想史,实际上就是不断发现问题、不断解决问题的历史。哲学史就是问题史。问题,是哲学变革的引擎。勇于直面问题、能够发现问题、善于解决问题,是衡量任何一种哲学理论有没有价值的客观尺度。西方思想史上,基本上有两种类型的思想家:一类是提出问题的思想家,如苏格拉底、康德等;另一类是总结问题的思想家,如亚里士多德、黑格尔等。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卡尔•马克思则有些例外,他是跨类型的思想家,既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又解决问题。对问题,特别是对时代重大问题的关注、对时代重大问题的求解,是不同时代马克思主义哲学共同的特征。
    作为符号,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概念马克思在世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使用。按照通常的说法,在文本的意义上,马克思主义哲学即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哲学基本理论、基本观点和学说的体系,也包括继承者对它的发展,即在实践中不断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然而,在实践的意义上,对于全神贯注关注社会历史问题、切切实实改变了社会历史现状的活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我们又有多少理解呢?英国人特里•伊格尔顿在其新著《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英文版序言中的一段论述,或许应该引起我们重视与反思。他认为,《共产党宣言》被认为是“毫无疑问的十九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作品”。与政治家、科学家、军人和宗教人士不同,很少有思想家能真正改变历史的进程,而《共产党宣言》的作者恰恰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建立在笛卡尔思想之上的政府,用柏拉图思想武装起来的游击队,或者以黑格尔的理论为指导的工会组织。马克思彻底改变了我们对人类历史的理解,这是连马克思主义最激烈的批评者也无法否认的事实。就连反社会主义思想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也认为,社会主义是“有史以来影响最深远的社会改革运动;也是第一个不限于某个特定群体,而受到不分种族、国别、宗教和文明的所有人支持的思想潮流”。这不正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精神特质的直接说明吗?我认为,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精神特质,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抓住其致思趋向即其思考动机上的独到之处,将会有执一驭万的效果。发现社会历史进程中的真正问题、真正研究问题、实实在在解决问题,不是为了思考而思考、为了哲学而哲学,这正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过人之处和其永葆活力的根源之所在。
    就当下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事业而言,我们应当高度关注自身动机即致思趋向上的缺陷与不足。
    首先,我们为什么要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到底是为了证明其活力、为了发展完善其体系还是为了坚持其追求真理、关心人类正义、推进人类社会进步?真理、正义、进步是唯一的目的,除此之外的中国化努力,难免会误入歧途。毋庸讳言,当前我们的研究中,不愿为追求真理而努力,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变成了书斋里的文字工作、变成了自娱自乐的游戏、变成了自说自话的形象工程等现象,仍不同程度上存在,直接影响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性质与形象。例如马克思主义哲学在致思趋向上的第一个特点便要求追求科学性和真理性,这也是我党实事求是这一思想路线和认识路线的立论依据。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所获得的约束性信息和非约束性信息中的巨大差距,如何解释?如果我们所推进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连这样的基础问题都不思考,还有什么资格奢谈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
    其次,愿不愿、敢不敢面对时代提出的重大问题。我们时代的变迁如此深刻,这本应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契机和动力,但是,在我们的视野中,本应成为焦点的问题有些却陷入了盲区。例如近十年来,科学发展观提出后所涉及的重大哲学问题,现有的研究落后了很多:发展观有科学与不科学的分野,那么发展本身有对错吗?经常碰到一些人,将自己发展观上的错误,归结为发展自身的问题,认识如此模糊,和我们的研究滞后有关系。
    第三,如何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继承。这需要的不仅是愿意自觉继承的政治责任,而且更需要有能够创新发展的真实有效的努力。当前,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发展唯物史观的问题,值得特别注意。譬如唯物史观主张人类社会是个自然历史过程,社会发展和自然过程一样有规律可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个人意志发挥作用离不开历史条件的制约。但历史发展又有特殊性,人的意志参与其中,个人意志的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合力也即公共选择是历史客观性的又一来源。社会规律的存在符合统计规律的要求,不是线性的因果关系,社会规律在长期的、大量的事实中才能表现出来和被人们所认识。这一观点,对于我们分析当下的社会问题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人类社会是个自然历史过程的判断要求我们必须尊重历史规律,不能超越历史规律,犯唯意志论的错误,也不能犯无所作为、听其自然的虚无主义错误。要求我们从人民群众的要求和呼声中发现历史进步的方向,公共政策的选择要立足于大多数人民群众的选择之上,追踪决策时,要善于排除决策者先行心理效应的负面影响,善于听取群众正确意见,敢于自我否定。要求我们在把握社会发展规律时要有耐心和恒心,不能简单化、片面化、情绪化,指望一夜之间认识它,更不能功利化、势利化,将人为的理解当作规律强加于历史。
    最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成果何用。是用来评奖?还是用来解决问题?答案当然是后者。如何用以解决问题,关键是武装谁的头脑,解决谁首先要确立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方式的问题。我们党是执政党,肩负着领导民族振兴的历史使命,提高全党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思维水平,至为关键。我们不仅要走向未来,而且要洞察并谋划未来的走向。历史使命和现实问题都要求我们必须发扬光大马克思主义哲学固有的理论品性,在关注问题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最新成果的指导下解决现实问题。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5期,摘自2015年1月5日《学习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