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的关系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的关系


李涛 王新强 

    近年来,西方国家根据本国民主政治建设需要,逐渐开始在既有的代议制选举民主制度框架内探索协商民主新模式。与此同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也正在探索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协调发展的新路子。因此,对中西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进行研究就显得颇为重要了。

    中西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

    西式协商民主,最初是荷兰学者阿伦•李帕特在分析奥地利、比利时、瑞士和荷兰等国家政治系统过程中归纳出来的民主理论,后来得到英国社会政治理论家安东尼•吉登斯、德国思想领袖尤尔根•哈贝马斯等人的支持,成为20世纪后期西方学界普遍关注的民主政治理论之一。由于代议制选举民主越来越不能够满足西式现代民主政治发展的需要,因此,自20世纪八、九十年代起,西方国家开始关注协商民主理论,并试图用其破解代议制选举民主的困境,弥补代议制选举民主的缺陷。中国特色协商民主是根植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实践背景下的民主。中国特色协商民主概念出自20世纪90年代江泽民同志提出的社会主义民主两种重要形式的论断,此后又在新形势下得到不断探索、完善和发展,其内涵和形式均被赋予了新的意蕴。中共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了“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重要命题,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则进一步强调“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并认为“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中国特色协商民主概念的形成,是中国共产党探索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大成果,也充分彰显了“最广泛地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使广大人民群众更好地行使民主权利”的民主政治建设本质。
    西式选举民主原本是为推翻封建专制而提出的政治口号,后来逐渐演变为权力分立格局下的主体政治内容之一。西式选举民主宣扬“人手一票”,不管其地位、年龄、性别、教育背景、工作经历有多大差异,“选票一样”、“结果一样”、“权利一样”。然而,随着工业化、后工业化的社会发展,西式选举民主日益暴露出了诸多弊端,其突出问题是社会强势群体对弱势群体利益与权利的赤裸裸的掠夺,使社会失去了应有的公正与公平。从本质上说,西式选举民主是不同党派、利益集团之间为争夺政治权力、瓜分经济利益而进行的“有钱人”的政治游戏。中国特色选举民主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在协商民主后用投票方式裁决国务与政务,并在协商民主基础上进一步平衡社会各阶层利益的民主理论与实践。尽管中国特色选举民主与西式选举民主在形式上有些相似,但二者的本质区别却是客观存在,其主要表现为:西式选举民主是建立在政治利益相互对立基础上的,中国特色选举民主则是各种政治力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根本利益一致性前提下的民主选举;西式选举民主的本质是资产阶级专政,中国特色选举民主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西式选举民主以形式上的平等掩盖着实质上的不平等,中国特色选举民主的实现形式与民主本质则是统一的。
    通过比较,我们发现西式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不符合中国国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要实现良性运转,只能依靠中国特色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的协调发展。

    中国特色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

    有学者认为,中国特色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之间既有本质相同性又有形式差异性。本质相同性在于其价值取向都是在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前提下充分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形式差异性主要表现为两者在民主性质、基本原则以及功能定位方面的不尽相同。从民主性质方面讲,选举民主是“刚性”民主,而协商民主则是“柔性”民主。选举民主根据国家宪法与相关法律,通过行使法定权利选举产生行政机关、审判机关与检察机关,监督其工作,并依法质询、弹劾和罢免不称职的公职人员,其民主性质具有“刚性”色彩;协商民主主要通过广开言路、集思广益来反映社情民意,以提建议、做批评等方式进行民主监督,以此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并完善国家治理方式,其民主性质带有“柔性”色彩。从基本原则方面讲,选举民主实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坚持依法集体行使国家权力,主要体现了法治精神、多数人的意志以及权力的正确行使原则;协商民主坚持求同存异、包容体谅,既追求共识又包容不同意见,主要体现的是广泛性与代表性相统一、多样性与一致性相统一的原则。从功能定位方面讲,选举民主依托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以相关法律法规为依据,保证人民群众享有各项公民权利以及管理国家与社会事务的权力,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途径;协商民主来源于统一战线,以一系列相关政策为依据,以人民政协为主要渠道,通过扩大有序政治参与来实现人民的民主权利,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又一实现形式。
    有学者认为,中国特色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不是非此即彼、相互对立的关系,而是相辅相成、互为补充的关系。首先,中国特色选举民主强调少数服从多数,协商民主强调多数与少数的沟通,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两者的结合拓展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广度和深度;其次,中国特色选举民主行使国家权力的直接投票表决具有决定意义,协商民主间接协商的民主表达具有辅助意义,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扩大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两者的结合能够有效弥补各自的不足;最后,中国特色选举民主侧重于投票表决结果,协商民主侧重于理性讨论过程,两者的结合有利于以高质量的民意促进高水平的决策。选举与协商往往相互渗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选举之前协商越充分,选举的质量就会越高、效果就会更好。每年紧密衔接、相继召开的“两会”,堪称两种民主形式相互配合的重要体现。
    既然中国特色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具有本质相同性与形式差异性两方面的特点,同时又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关系,那么在民主政治建设实践中就很有必要实现两者的协调发展。
    我国新时期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的协调发展已经表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坚持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协调发展,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是造福中国、惠及世界的重要选择。(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5期,摘自2014年第3期《政治学研究》)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