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前夕我守军曾有击垮日驻屯军详细方案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七七事变前夕我守军曾有击垮日驻屯军详细方案


姜燕 江砚 

    今天是七七卢沟桥事变77周年。77年前,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击破了卢沟晓月的宁静,此后三个星期内,日本侵略者在和谈再和谈中拖延时间,终于全面发动进攻,中国抗日战争自此全面爆发。
    77年后,还有多少亲历者能够见证当年那段历史?
    昨天,本报独家获得一份抗战老兵口述实录。讲述人张寿龄最高军衔为国民党陆军中将,七七事变爆发时任国民党第29军(即在卢沟桥事变中迎敌的军队)军事训练团教育长。这份录制于1994年、长达35分钟的访谈视频,是关于七七事变发生前后国民党守军高层策略、部署以及战役细节的重要史料。张寿龄在视频中说:“虽然我已经95岁,但卢沟桥事变后三个星期内发生的战事,仍历历在目。我不仅是历史的见证人,也是历史的创造者。”1999年张寿龄去世。
    在1937年7月28日最为激烈的南苑战役中,军事训练团正在受训的大学生们浴血奋战,死亡人数达1500余人。

    讲述亲身经历

    张寿龄生于1899年,北京房山人,保定军校第九期毕业,抗战期间曾任第29军军事训练团教育长、北平行辕总务处长等职。1994年,口述实录的记录者前去上海富民路他的住宅采访时,95岁的老先生精神矍铄,思路口齿清晰。讲述完毕,老人骄傲地唱起29军军歌,并满怀激情地吟咏他老年之后为八年抗战所作的诗篇。
    “今天,我重点谈的是我自己在抗日战争中卢沟桥事变时的亲身经历。但一件事情、一个史实,不是一个人能够全部展现的,因为每个人所处的时间和空间不一样,我讲的是我所经历的。”
    他说,事变的起因有客观原因,客观原因即人所共知的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中国的政策,尤其是1931年“9•18”事变后,日军顺利占领东三省,更激发了它侵占中国的野心。这说明卢沟桥事变的发生不是偶然的。
    事变发生的主观原因是,日军在卢沟桥面对的是国民党第29军,这支部队原来是西北军冯玉祥将军的部下,是一支一贯以爱国主义教育官兵的部队,对日本人向来敢打,1933年长城抗战中,在由赵登禹将军率领的29军驻守的喜峰口,将进攻的日本兵砍杀殆尽。由于29军士兵人人配有长刀,喜峰口之战后,便有了人们所熟知的“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一歌,并传唱至今。

    枪声响了一夜

    “我1936年准备到西南去,因为西安事变没有去成,就留在29军,那时候的29军军长宋哲元让我办军事教育,就是军事训练团。”张寿龄说。他说,当年他到29军去,也就是因为他也是怀着坚定的爱国主义信念,与29军传统相吻合。
    “1937年7月7日晚上,日军突然说有一个军曹失踪了,想到宛平县城里去搜查。当时驻宛平县城的是29军37师110旅219团的一个营,营长是金振中,他一部分驻兵在宛平,一部分在卢沟桥。”
    进宛平县城搜查显然是日军挑衅,这个无理的要求当即被金振中拒绝了。这天夜里,日军就开枪射击,金振中率部还击,枪声断断续续响了一夜。
    “事变发生时,我正在南苑,那里距离卢沟桥远,听不到城里的炮声。第二天早晨,我正带着军训团学员出早操时,军部来了一个传令副官请我去。我到了军部,副军长佟麟阁、参谋长张樾亭和副参谋长张克侠都在。军长宋哲元当时在山东老家,不久后回来。张樾亭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下,但怎么应对没有详谈。”
    张寿龄说,张樾亭刚来29军,对情况不熟悉,他就和张克侠商量,认为此事是个挑衅,虽然听说日军正在与当地政府和谈,但要做必要的准备。在此之前,张克侠曾做过一个作战方案,即以29军驻华北的部队对付日本的驻屯军,按照方案完全可以将其打垮,张寿龄说,“我们有这个信心。这份方案曾给宋哲元看过,他也表示同意。”

    日军暗中运兵

    对日本的和谈,当时宛平县城的专员王冷斋就去问时任北京市长、29军的兼副军长秦德纯的意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日军就进入了假和谈、真准备的时期。他们假意派人到宛平县城和谈,但人还未到,日本人又开始了进攻。有一次打得激烈,日军把卢沟桥边上一个龙王庙都给占领了。张寿龄说,卢沟桥在北洋政府时期属于京兆,那里有一个师范学校的旧址,有几间房子,后成了龙王庙,日本人就是把那里占领了。
    “金振中是员勇将。旅长何基沣说,你非把它给我拿回来不可。金振中的部队就很拼,打得非常激烈,最终把日本人打跑,夺回龙王庙。”
    张寿龄说,据当时的了解,日本内阁在1936年对侵华已有部署,但确切的日子还没有定。我们得到消息,当时管铁路局的是个汉奸,日本人就利用北京到辽宁山海关的北宁铁路,陆续往关里运队伍。
    “我就和张克侠商量,和谈恐怕谈不下来,要做万一的准备,要和军部里讲,队伍要集结,不要分散。”张寿龄说,当时的部队除了北平守城的队伍,其余都很分散,兼任天津市长的张自忠30万队伍在天津小站一带,赵登禹的32师在河北任丘一带。
    这段时间里,七七卢沟桥事变已经在国内激起强烈反响。
    七七事变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蒋介石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蒋介石曾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7月9日、11日、1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达成的协议,都被卢沟桥时断时续的炮声证明是一纸空文。
    1937年7月25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史料)

    骑兵侦察阵地

    7月25日、26日,日军为了进一步侵华创造借口,蓄意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
    “7月25日,日本的飞机轰炸廊坊,我就警惕起来了,那里驻扎的是张自忠的队伍。”张寿龄说,7月26日,日军攻打团河,团河在南苑以南近10公里处。
    26日下午,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史料)
    “7月27日,训练团的学生已经完全进入备战状态,枪弹和大刀都准备好了,但我们的武器装备没有日本人好。”张寿龄说,张克侠也在做准备,他的军部就在南苑。
    “7月27日那天,我的监视哨报告说,有一小队日本骑兵向这边活动,怎么办?”向张寿龄报告的是第三大队的,大队长是冯玉祥的大儿子冯洪国。“我说,接近了就打,我负责任,这不是个好兆头,骑兵是来观察我们的阵地来了。”
    骑兵一近,冯洪国就命令士兵开枪,打伤两个,打死1个。“战士们把日本兵的马匹、服装和枪械拿回来,高高兴兴的。”张寿龄回忆起他当时训练的这些学员们说,卢沟桥事变刚发生时,学员们都积极请战,“我说,不要请战,这个仗总要打,日本人就要送上门来了。”
    “所以学生拉着马过来的时候,我说,怎么样,日本人冒头了吧?”

    9架敌机轰炸

    “7月27日那一晚,我一夜没睡,在阵地上来回看着,训练团的学生们精神状态和战斗意志都很好。我的学生都布置在南苑对丰台那边的墙体处,另一支部队在东北角上,没有多少人。”张寿龄说,当时赵登禹到南苑后,还没有做出统一的作战部署,所以他等于是一个人先率部在南边城墙监守。虽然事后对形势看得清楚,但在当时的驻军,对打不打还很难下最后的论断。
    “天快黎明时,在城的西边,往通县方向,出现几个黑点。”
    黑点在不停地蠕动,“我敏感地判断,这个有问题。”张寿龄马上发出两个命令,“一,电话通知军部,发出警报,所有在营房里的官兵,一律出营房;二,赶紧把佟麟阁副军长叫出来,屋里不能呆。”
    果然,很快敌机飞来,9架轰炸机排成一线,从东北角司令部开始,围着南苑绕了一圈轰炸,在军部处投下的炸弹最多。
    “我们的步枪能射击的就射击,但我们没有高射武器。”不久之后,丰台方面的四门野炮开始射击。“炮弹就从我的头顶上飞过去了,打在南苑的大操场上。”
    当时的战斗打得激烈。“我们是阵地战,敌人盲目进攻,从前一天派骑兵来察看地形判断,他们对地形不甚了解,在军事上,地形很重要。”张寿龄
    说,部队就凭借围墙,对企图越城进入的日本兵来一个打一个。
    张寿龄补充说,南苑是清朝皇家狩猎的地方,遍地是青纱帐,部队把青纱帐砍掉后,就能看得清楚。
    “敌人一露头就打。”

    城墙上大刀战

    他说,当时打得最激烈的是东南角的第一大队,打死敌人最多。学员是第三大队的,毕竟经验少。一大队的大队长叫李克商(音),他参加过抗日同盟军,是冯玉祥的一个老部下。
    “当敌人冲到围墙附近,想往上爬时,他们很沉得住气,等他们上来了,就是一刀砍下,把日本人砍下去好多。后来日本人不敢爬了,怎么办呢?就拿机关枪掩护着,还是往上爬。”
    日本兵利用机枪掩护,有一些人翻进城墙,“我们就用手榴弹和大刀,一个手榴弹扔过去,就趴下好几个。”张寿龄说,有一个学员还比划给他看,将好几个手榴弹捆在一起扔过去了,“这个杀伤力大,一死一大片。”“日本人讲武士道精神,我看他们打的时候,往后跑的也很多。”张寿龄笑道。
    根据史料记载,1937年7月28日上午,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当时香月清司指挥已云集到北平周围的朝鲜军第20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第11旅团,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约1万人,在100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发起全面攻击。第29军将士在各自驻地奋起抵抗,谱写了一首不屈的战歌。
    南苑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第29军驻南苑部队8000余人(其中包括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1500余人)浴血抵抗,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不少军训团的学生也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28日夜,宋哲元撤离北平,29日,北平沦陷。
    1937年7月29日,第29军第38师在副师长李文田的率领下,发起天津保卫战。第38师攻击天津火车站、海光寺等处日军,斩获颇众,但遭日机的猛烈轰炸,伤亡亦大,遂奉命撤退。30日,天津失守。

    无愧于国家

    张寿龄还特别提到,从七七卢沟桥事变开始,到7月28日29军转移的这段时间里,一些现象让他大为感慨。
    “这三个星期里,路上拉车的人,只要看到穿29军军装的,都主动上前问,你上哪,坐上来,不要钱!部队官兵守在街上时,好些个商店里的人端出茶水、拿出点心,请他们吃。”
    “从这一点上,也能看出,中华民族前途大有希望。”
    张寿龄说,从7月28日开始和日本人正式开打,中国部队以全国人民爱国家、爱民族的信念,揭开了八年抗战的序幕。八年抗战在国际上是了不起的战争,卢沟桥抗战不同于普通的抗战。
    他回忆起往事,说:“我一生对得起这件事,我做了当时我应该做的,无愧于国家,无愧于人民。”

    编后 精神不灭

    时隔77年,张寿龄将军讲述的南苑激战,依然是那样激动人心!
    本报今天刊登这份抗战老兵的口述实录,其意义,绝非抢发一条独家新闻,也不仅仅是重述一个尘封的故事,而是用一份真实的史料,再一次警醒世人,勿忘历史!今年,抗战网上纪念馆启动,亿万网民共同回放那段悲壮的历史,同样体现了中国人民捍卫历史真相的坚强决心。抗日战争,是民族血泪史,也是民族英雄史。77年前,张寿龄从人民群众无私支援抗日将士的精神上看到,中华民族前途大有希望。今天,这种精神仍然鼓舞着中国人民去实现民族复兴的伟业。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今天,我们回首往事,为了牢记历史,更为了开创未来。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4年7月7日《新民晚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