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何以上升为国家战略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全民健身何以上升为国家战略


金汕 

    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近日公布后,引起人们热议,它为我们勾画了一幅绚丽的愿景:未来随着体育产业改革的推进,体育产业总量和结构都将大幅增长和优化,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而实现这个目标要建立在更加完善的产业体系上,就是健身休闲、竞赛表演、场馆服务、中介培训、体育用品制造与销售等体育产业各门类协同发展,产业组织形态和集聚模式更加丰富。
    关于深化体育改革已经实施一段时间了,但效果并不太明显,原因众所周知——仅仅靠体育系统自身是难以推动的。应该理解体育主管部门的苦衷——很多关乎体育的事情不是他们的能力范围所及。若论营造健身氛围,体育系统对各个行业的指挥权实在有限;若论开展校园体育,体育系统的发言权亦远不及教育系统。
    现实确实非常严峻。几年前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吴键博士的《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行为调查》显示,中国每天锻炼两小时以上的学生占6.3%,日本每天锻炼两小时以上的学生占21.3%。还有国民体质监测数据表明,立定跳远5年下降2.3厘米,大学男生1000米跑5年下降20秒,大学女生800米跑5年下降15.1秒,青少年肥胖率10年增长近50%,近视率10年增长11%……
    要改变这一现状,光靠体育系统远远不够,不仅力不能及,而且在“奥运战略”的重压下,只能拿更多的资源为这个战略服务。要让体育在中国真正健康地发展,必须使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人士把它看作是当代中国治理的重要方略。令人欣慰的是,此番《意见》的出台,国务院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强调体育系统从管理型执政到服务型执政,都为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打破了坚冰、开通了航道。
    深化体育改革绕不开体育与教育的严重脱钩、体育与孱弱产业的强烈反差、金牌与全民健身的“马太效应”,这些最紧迫又饱受社会诟病的严峻课题。
    全民健身的紧迫性在于,2008年中国奥运军团历史性地获得北京奥运会金牌数第一,但是不到一年之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192个成员国关于居民健康寿命的预测及排名顺序,日本排第一位,中国排第81位,我们虽然在发展中国家居于前列,但与发达国家差距还是很大。当然这不仅仅是全民健身的问题,还有医疗、环境、饮食、文化等多方面的问题。但是如果全民健身做好了,我们的名次可以大大提前。
    《意见》中最鼓舞人心的就是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与发达国家深入学校、社区的全民健身热潮相比,我们最大的差距是没有把健身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生活方式。中国的健身者锻炼方式太简单,无论我们引以为豪的社区健身器材还是散步,乃至大妈的广场舞,几乎都属于浅层次的健身方式。
    再说体育产业,中国的体育产品行销世界各地,中国足球、篮球职业联赛的观赛人数高居亚洲第一,中国号称体育锻炼人口众多也应该消费惊人,而事实并非如此。制造业兴旺,但由于缺少创意、缺少核心价值的品牌,造成“人多势不重”;中国的联赛火爆球迷众多,但由于水平低导致整个产业链乏善可陈;中国号称体育人口众多,但消费可怜,以经济发达的北京为例,“十一五”期间北京人均年体育消费仅仅是可怜的73元!
    这一切造成我们与发达国家相比,体育产业对经济贡献偏低。2013年中国体育产业年度总产值仅占GDP的0.6%,与发达国家超过2%的占比差距很大。
    欧美国家成功将体育打造成支柱产业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示范作用。我国目前的体育产值仅是美国30年前的水平,但目前体育人口还达不到美国上个世纪80年代的水平。美国体育产业的快速发展期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美国19岁以下青年登记踢足球的人数从1980年的近90万增加到2001年的390万。美国业余时间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1.8亿。发达国家的体育赛事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整个社会的经济和文化生活注入了巨大活力。如此广泛的体育休闲活动,极大地刺激了旅游、航空、水陆交通运输、餐饮、住宿、体育用品的销售,形成了带动多条产业链的能动效应。
    正是基于这样的中外体育产业差距,《意见》特别提出这样的目标:“产业基础更加坚实。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2平方米,群众体育健身和消费意识显著增强,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亿,体育公共服务基本覆盖全民。”这是相当艰巨的任务,需要建立在全民族有质量地运动起来的基础上。而这,无异于一场艰苦的战役。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4年10月26日《解放军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