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死亡人数近八成源于慢性病暴露欧盟医保制度弊端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欧洲死亡人数近八成源于慢性病暴露欧盟医保制度弊端


任彦 

    慢性病作为一大隐形杀手,悄无声息中侵蚀着人类的健康,即使在医疗条件较为完善的欧洲,慢性病所导致的死亡率也出奇之高。
    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欧洲15岁以上人口中有超过1/3受到慢性病的折磨,死于慢性病的比例占到总体死亡人数的七成以上。为此,专家建议,欧盟需要改革现行医保体系,变被动应对为主动预防,积极为每一个人的健康构筑防护网。

    与传染病和突发性疾病相比,长期以来对慢性病的关注十分不够 

    世卫组织的报告称,慢性病已成为导致欧洲人死亡的首要原因,死于慢性病的比例占欧洲死亡人数的77%,在接近退休年龄(通常为65岁)的人口中,有2/3患有至少两种慢性病。“过去一直认为慢性病是老年人的‘专利’,现在的研究发现这种认识是极其错误的。慢性病存在于各个年龄段,正成为欧洲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健康威胁。”欧洲公共卫生联盟主席佩吉•马奎尔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上个世纪人类在防治流行性传染病方面取得了巨大成绩,死于传染病的人数极大减少。与此同时,人类在医药领域和治愈突发性疾病方面取得显著成就。由于传染病和突发性疾病吸引了人们的太多关注,占用了大部分资源,结果导致慢性病防治成为健康领域的盲区,在欧洲也是如此。再加上慢性病本身具有潜伏性和不可逆转性等特点,这也使慢性病的治愈异常困难。佩吉•马奎尔说:“目前人类开发的药物对于慢性病只能起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作用,并不能根治。” 
    欧洲最常见的慢性病有四种,分别为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和一些种类的癌症。根据“欧洲健康网”发布的相关报告,欧洲的慢性病是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的产物,不过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可以归纳为五大类,分别为吸烟、营养不良、缺乏锻炼、酗酒和遗传。除此之外,社会和环境因素也是引发慢性病的重要原因。“当然,人们对慢性病的健康信息缺少认知以及不为医疗保障体系所覆盖也是不可忽视的两个重要因素。”佩吉•马奎尔说。 

    欧盟将97%的医疗预算用在救治上,而疾病预防的支出只占3% 

    在欧盟委员会工作的格里纳斯•福克斯患有高血压,她对本报记者说:“我虽然每天都用药,但还是经常头晕眼花,严重时不能正常工作。”她的上司莫西•马维尔说,格里纳斯工作能力非常突出,但就是常常受到高血压的困扰,“我们部门很多人都患有这样那样的慢性病,不仅严重威胁到他们的身心健康,还影响到部门整体工作效率”。 
    世卫组织的相关报告称,“慢性病导致很多人过早离开工作岗位,使本来就劳动力短缺的欧洲社会更加人手紧张。与此同时,日益增多的慢性病群体也占用了很大一部分公共和个人预算,使捉襟见肘的欧洲财政雪上加霜。”另据欧盟委员会的调查显示,欧盟每年用于治疗慢性病的支出约为7000亿欧元(1欧元约合7.5元人民币),占到欧盟医疗支出的70%—80%。 
    虽然慢性病诱发原因复杂,但及早预防是非常重要的应对之道。“我们自己首先要有防范意识,提高对身体健康的认知水平,改变不良的生活和饮食习惯。”佩吉•马奎尔讲到,很多慢性病是因为不良的生活和饮食习惯造成的,54%的欧洲人身患高度有害胆固醇疾病,在全世界最为严重,而这种疾病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存在密切关系。如果按时休息,锻炼身体,不吸烟,少喝酒,患上慢性病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佩吉•马奎尔进一步说,“与此同时,政府也要通过出台相关政策,营造一个降低诱发慢性病的社会环境,比如出台禁止吸烟法规,帮助低收入群体及时体检等。” 
    世卫组织的报告称,欧盟现行医疗保障支出在分配上不利于防治慢性病,需要进行相应政策调整。欧盟目前将97%的医疗预算都用在了急性和慢性疾病患者的救治上,而疾病预防方面的支出只占到医疗预算的3%,加大预防性医疗支出是欧盟需要考虑的政策选项。 

    需要改变现有医保体系的“碎片化”局面,使之成为一个有机整体 

    “欧洲观察家”网站刊文指出,如果欧洲想要有效应对慢性病,首先必须改革现行的医保体系,“欧洲的医保体系主要是为应对急性病和传染病而设计的,对慢性病的防治考虑不够”。文章建议,新的医保体系需要更新理念,变被动应对为主动预防,积极为每一个人的健康构筑防护网。 
    慢性病高发已经引起欧盟方面的重视,2014年欧盟委员会为此专门召开会议。很多专家在会上建议,除了改革现行医保体系,对慢性病防治增加资源投入之外,也需要加强慢性病的自我管理。所谓慢性病自我管理,是指个人在医疗机构的指导下,以改善健康状况和疾病预防为目的,进行日常行为、习惯和情感上的管理。 
    就政策层面来说,虽然目前欧洲各国均将慢性病的日常管理纳入基层医保体系,但还做得远远不够。有调查显示,目前欧洲大部分国家只停留在与疾病有关的行为和习惯的干预上,并未引入心理辅导,还有一些国家根本没有开展相关工作。 
    有专家指出,要想使慢性病的自我管理更有成效,就需要改变欧盟国家现有医保体系的“碎片化”局面,整合财政、医疗、保险、教育等各个机构,使之成为有机整体。目前的情况是,很多慢性病患者为了获得医保政策的支持,常常不得不在多个不同部门之间奔跑。 
    新任欧盟委员会卫生专员威特尼斯•安德鲁凯吉斯表示,未来5年将致力于改革现有医保制度,加大对慢性病预防的投入,“我想把工作重心放在疾病预防上,因为我相信在预防方面投入越多,在治疗方面的支出就会越少,人们的健康状态就会越好”。但有分析指出,欧洲的医保制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体系,欧盟委员会卫生委员会被赋予的权力有限,要想在短时间改变现状恐怕不容易。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5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