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在十年衰退中蹒跚前行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欧洲在十年衰退中蹒跚前行


约瑟夫•施蒂格利茨 

    美国终于显示出从危机中复苏的迹象,但如今不是强劲的复苏,最多可以说,经济状况本应处于的位置和今天它实际所处的位置之间的鸿沟不再扩大了。如果鸿沟正在闭合的话,那么它的闭合十分缓慢。危机造成的损失看来是长期的。
    另一方面,情况也可能更糟。在大西洋的另一端,即便是像美国这样有限的繁荣的迹象都没有。欧洲目前所处的位置与没有危机应该所处的位置之间的鸿沟正在扩大。在大多数欧盟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不到危机前的水平。失去的五年快速演变成了失去的十年。除了冷冰冰的统计数字,我们看到的是年复一年的停滞以及某些地方的经济萧条、生活被毁、梦想破灭以及家庭瓦解(或者根本不再成立)。
    欧盟拥有大量才华横溢和训练有素的人。欧盟成员国拥有强有力的法律制度和运转良好的社会。在危机发生前,它们大多甚至有运转良好的国民经济。在某些地方,劳动生产率位居全球前列。
    但欧洲不是牺牲品。欧盟的困境是自己造成的;这是因为糟糕的经济决策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后果,它们从欧元诞生时就开始了。欧元本应将欧洲统一起来,但却最终令它分裂,而且因为缺乏政治意愿建立能让统一货币发挥作用的机构,损失将不会消除。
    当前的混乱部分要归咎于对长期以来名声不好的理念的坚持:在没有信息和竞争扭曲的情况下市场运转良好。自大也起了很大作用。不然欧洲官方对欧洲政策影响的预测年复一年地出错这个事实应该怎么解释呢?
    这些预测出错不是因为欧盟国家未及时遵循制订的政治战略,而是因为这些战略所基于的模型不完善。例如在希腊,本该减轻国家债务负担的措施更多地使其与2010年相比提高了;鉴于紧缩政策的致命影响,负债率甚至上升了。眼下至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承认了这个智力上和政治上的失败。
    欧洲国家政府坚信结构性改革必须拥有最优先的地位。但它们所指出的问题在危机前就已看到了,而且当时这些问题也没有阻碍增长。欧洲更迫切需要的是欧元区自身的结构改革和摒弃紧缩政策,而不是成员国内部的结构改革,因为前者一而再再而三地未能重振经济增长。
    认为欧元不会幸存下来的那些人一再遭到驳斥。当然,批评者在一点上是对的:只要欧元区结构不改革、不放弃紧缩政策,欧洲就不会康复。
    眼下希腊再次令欧洲面临考验。希腊自2010年以来的国内生产总值跌幅比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期间要严重得多。青年失业率超过50%。安东尼斯•萨马拉斯总理的政府失败了,而且因为议会没有能力选出一个新的希腊总统,1月25日将提前大选。
    问题不是希腊,而是欧洲。如果欧洲不变换路线,如果它不改革欧元区并放弃紧缩政策,人民的反对行动将不可避免。或许这一次希腊还会坚持已经采取的路线。当然,从长远来看,这种经济非理性不能持续下去,民主将不允许它这么做。但在理性回归之前欧洲还要再忍耐多少痛苦呢?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5年1月10日《瑞士商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