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文明多样性才是出路——《查理周刊》遇袭案的警示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尊重文明多样性才是出路——《查理周刊》遇袭案的警示


冯 升 

    1月7日,位于巴黎市中心的《查理周刊》遭3名恐怖分子袭击,导致包括10名编辑、2名警察在内的12人死亡。对于周刊遭袭原因的很多讨论,都围绕着法国、漫画家、宗教信仰这三个关键词展开。
    在一些人看来,这次袭击是对法国多次参与在非洲、中东等地的军事反恐行动的“报复”。毕竟,曾多次绑架并撕票法国人质的“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众多恐怖势力都公开将法国列为报复目标。而袭击案本身,则被总部位于也门的“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认领”。
    不过,事情并非如此简单。随着欧债危机持续,法国社会就业压力和宗教矛盾日渐突出,当地反穆斯林情绪日益高涨。《查理周刊》遇袭案发生后,法国多地发生了针对清真寺的枪击事件。而一些无法融入当地社会、教育经济水平普遍不高的穆斯林,出于对社会的失望和愤恨,甚至加入“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据估计,有超过千名法国人赴海外参加“圣战”,200多人已返回法国。虽然法国总理瓦尔斯表示,“我们目前正与恐怖主义作战,而不是和宗教或是文化作战”,但法国不同文化、不同种族之间的矛盾并不会轻易化解。
    “我们没有广告,没有靠山,查理只有玩家和用户。感谢你们在报摊购买查理。新闻自由,除了你,我们还能指望谁?”《查理周刊》网站首页显眼位置的这句话,无疑是其办刊理念的一种折射。漫画家将刊登讽刺“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视为“新闻自由”,伊斯兰主义者却视之为“侮辱性言论”,无法接受。各执一词的双方,仿佛都坐拥各自看来无可辩驳的真理,但是,如果不试着相互理解,认清导致矛盾冲突的根源,悲剧在未来则不可避免——殊不知,新闻自由的理念,须先坚持“真实”和“无害原则”,即以不伤害他人或第三方为前提。在“只有玩家与用户”的理念下,《查理周刊》的手法“既粗俗又无情,还往往带有恶意攻击性”,其登过的漫画包括拿着滴血移民头颅的警察、自慰的尼姑、戴安全套的教皇等。也正因如此,美国《纽约客》杂志认为,巴黎恐怖袭击的缘由应该理解为对不尊重宗教及漫画家失责的反应。 
    必须承认,无论是种族矛盾,还是对新闻自由的质疑,都不能成为恐怖分子夺取他人生命的理由。世界主要宗教中,没有任何一种会鼓励或赞成信徒以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暴戾方式对待各种“冒犯”。血案发生后,伊斯兰世界和欧洲穆斯林领袖纷纷发声,一致强烈谴责袭击事件的制造者,即是明证。文明的共处需要包容,而不应该因为一时的歧见或误解就走向极端——或自我隔绝,或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生活方式强加于人。发动恐怖袭击,其实质就是企图将自己的信仰、准绳凌驾于他人和社会之上,强迫他人认同、接受,否则就由自己代为执行。这种极端、蛮横和单边主义的逻辑,本身就是对“信仰”最大的伤害。任何建立在践踏他人生命基础上的所谓“信仰”,都是对信仰的亵渎。
    当今世界不同文明交汇,如果一味坚持自己的理念而不顾其他文明、群体的感受,显然是有欠妥当的。世界文化多元,西方国家言论应照顾到不同群体的感受,伊斯兰世界也不应对其他文明理念、行为过于敏感,唯有尊重文明的多样性,世界才能和平共处,才能共同走向未来。
    (《环球视野》摘自2015年1月12日《解放军报》)

    链接一:《查理周刊》事件及其诱因
    林丰民

    当地时间1月7日,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位于巴黎的总部遭到武装恐怖分子冲锋枪袭击。该事件至少造成12人死亡,包括2名警察和《查理周刊》的10名记者,另有11人受伤,其中4人重伤。据消息报道,死者包括周刊的主编以及三个知名漫画家。当晚,法国总统奥朗德发表电视直播讲话,宣布8日为法国全国哀悼日。
    各方对事件的反应
    国际社会对这一事件深感震惊。美国总统奥巴马、英国首相卡梅伦、加拿大总理哈珀,欧盟、土耳其等方面都对袭击事件表示谴责,阿拉伯国家联盟也谴责了这一恐怖事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巴黎恐怖袭击事件答记者问时说:我们对7日发生在法国巴黎的恐怖袭击事件深感震惊并予以强烈谴责;中方向遇难者表示哀悼,向遇难者家属和伤者表示诚挚慰问;中方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支持法方为维护国家安全所做的努力。奥巴马谴责袭击者,指出这一事件是恐怖行径,并且表示对法国的支持。他说:“我们正同法国官员联系,我已经指示官员提供任何能将恐怖分子绳之以法的支援。”法国国家记者工会声明,这起案件谋杀的是言论自由,谋杀记者等同于恐吓媒体业,试图让媒体噤声。当天稍后一些时间,法国民众为在当日枪击案中不幸身亡的《查理周刊》工作人员举行哀悼活动。同一天,美国西雅图民众聚集在当地的法国领事馆前,为《查理周刊》枪击案遇难者举行悼念活动。
    但是民间的反应呈现出不同的声音,有网友发表自己的看法,认为《查理周刊》就是一份极端主义的刊物,一直在挑衅穆斯林和西方世界。
    《查理周刊》遭恐怖袭击的可能诱因
    对于很多欧洲和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来说,2005—2006年的丹麦漫画事件令人记忆犹新。丹麦的《日德兰邮报》为了一本有关先知穆罕默德的传记而征集插画,而后选登了12幅侮辱伊斯兰教及其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结果引起穆斯林世界激烈的反应。很多国家的穆斯林群众自发上街游行抗议,因群众与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冲突而导致了很多人死伤。而《查理周刊》也不甘落后,在2006年2月,转载了丹麦报纸刊登的那一组漫画,引起穆斯林世界震怒。
    2011年11月,《查理周刊》刊登了一幅嘲笑伊斯兰法典的漫画。这期杂志
    刊发的第二天,杂志社在巴黎的办公室就遭到燃烧弹袭击,这一袭击行动显然是对杂志社提出了警告。但该杂志在接下去一期杂志的封面刊登了一幅标题为《爱比恨的力量大》的漫画,画面上,一个男性穆斯林和一个男子激情接吻,口水四溅。那个男子穿着黑色T恤衫,上面写着“查理周刊”。该杂志也因此被伊斯兰团体告上了法庭。从西方人的角度看这一幅漫画表达的似乎是西方人的博爱思想,即便你用燃烧弹袭击了我,但是我还是依然“爱”你,爱比仇恨的力量大。然而,了解伊斯兰教的人都知道,穆斯林是非常厌恶同性恋的,《查理周刊》居然以此形式来表达他们的“以德报怨”,无疑是表错了情,只会惹起穆斯林更多的反感和怨恨。
    2012年9月19日,《查理周刊》刊登了系列漫画,主角依然是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放在封面的漫画叫《不可触碰2》,画面上穿着黑色长袍的犹太人乐颠颠地推着轮椅一路小跑,上面坐着穿白袍的穆斯林。推轮椅的和坐轮椅的同时说“不许笑话我们!”该漫画“改编”了法国电影《不可触碰》的海报,显然是在嘲笑在法国不能批评犹太人和穆斯林(电影《不可触碰》讲的是贫穷的黑人照顾瘫痪的白人贵族,最终两个不同阶级背景的人成为朋友的故事)。
    造成1月7日袭击事件最直接的原因可能是《查理周刊》2014年圣诞期间刊登的亵渎伊斯兰教先知的漫画:身材惹火的大胡子裸体者趴在地上,妩媚地翘着双腿,问身后瞠目结舌的摄影师:“喜欢我的屁股吗?”漫画的上方写着“那部席卷伊斯兰世界的电影”,暗指美国拍摄的《穆斯林的无知》这部电影,这部电影曾引发了穆斯林世界的广泛抗议,媒体认为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当年被杀与此电影有关。
    以上两幅漫画中没有一幅明确指出那个穿白袍或裸体者形象就是先知穆罕默德,但是很容易让人们产生这个联想。
    有必要对此类事件进行反思
    采用极端的恐怖袭击的手段、以残忍剥夺他人生命的方式来报复自认为受到的侮辱,这种做法是不可原谅的。无论这家媒体曾经以何种方式侮辱或嘲笑了复仇者的尊严,但是,人的生命是底线。在光天化日之下随意夺取他人的生命,这是必须受到严厉谴责的。
    与此同时,针对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侮辱伊斯兰教的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暴力冲突乃至恐怖主义事件,媒体、学界、政府也应该深切反思,找出问题的真正根源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有学者指出:“文艺创作自由是有限度的,这个限度就是必须尊重宗教信仰者的感情,绝对不能嘲弄信仰者心目中最神圣的先知。这是人类社会各文化群体和睦相处的底线,一旦这条底线被破除,必会引发激烈的群体事件,并被少数别有用心者利用,煽动血腥的暴力。”如何对待文化和宗教的底线,也同样值得深思。
    (《环球视野》摘自2015年1月12日《学习时报》)

    链接二:怒斥恐怖主义不等于挺争议漫画

    巴黎《查理周刊》编辑部遭血腥恐怖袭击,多国政府予以一致谴责。然而在一些非西方社会、尤其是伊斯兰社会里,民间的真实反应却可能复杂得多。尽管价值观是多元的,我们认为,在这种时候谴责恐怖袭击应是无条件的。在这一大是大非面前的任何其他选择,都不符合人类的共同利益。
    以往在中国出现恐怖袭击时,西方舆论的立场经常不够坚定。西方主流媒体会在中国官方已做出定性后,给发生在新疆那些血腥袭击的恐怖主义描述打上引号,说那是中国声称的“恐怖主义”事件。它们那样做往往让中国人很生气。
    当反过来西方遭遇恐怖袭击时,中国社会就面临一个选择:我们应该学西方那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是应当做得大度,拒绝双重标准,坚决加入谴责恐怖主义的行列呢?中国主流社会每一次都选择了后者,这次也是同样的。 
    消除恐怖主义有赖于国际社会的高度团结。这些年西方社会突发恐怖袭击,世界的公开表态总是一致的。中俄等国发生恐怖袭击,西方舆论往往闪烁其词。我们强烈希望中俄等国的坚定态度能最终影响西方,而不是西方对恐怖袭击的地缘政治考虑把我们“改变”。 
    从东方的视角看,《查理周刊》的做法是有争议空间的。一些穆斯林因它的漫画感觉受到伤害,可以理解。但是所有原因都不应是恐怖袭击发生的理由。对《查理周刊》的残暴袭击突破了所有社会的文明底线。如果细看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它们几乎都有各自的“深层原因”,但人类对待恐怖主义的态度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坚决反对和打击它。 
    当然,反对和打击恐怖主义是可以讲策略的。我们注意到,西方多国领导人和主流媒体在评论《查理周刊》事件时,都刻意突出了“对新闻自由的支持”。我们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 
    西方的新闻自由是其政治体制和社会形态的一部分,也是西方社会的核心价值之一。但在全球化时代,当西方有关做法同其他社会的核心价值发生冲突时,西方应当有缓解冲突的意愿,而不宜以自己的价值为中心,以零和态度推动摩擦升级。 
    西方在全球舆论场上占有绝对优势,西方与非西方的对话往往会搞成西方的单方面宣讲。非西方社会对西方有意见时,大多都没力量将其向世界有效传播。西方具有能力向它们不喜欢的社会实施“话语暴力”,西方一定要对此有所认识,克制使用自己的这一“软权力”。 
    西方不断因为漫画或文艺作品与伊斯兰世界产生摩擦,后者的受伤害感是真实的。即使西方认为自己的新闻自由没错,照顾对方的感受也比无视对方的感受更值得倡导。很难想象全球化是一种价值观的绝对扩张和胜利,以这种信念对待全球化必将致自己于无穷无尽的冲突之中。 
    说所有这一切,都丝毫不影响我们谴责巴黎恐怖袭击、坚决反对用暴力来解决文化冲突的基本态度。恐怖袭击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原谅的。同时我们认为,不激化其复杂背景中的敏感元素将是智慧的。怒斥巴黎恐怖袭击不一定非得要由支持有争议的漫画来加以表达。全世界的主流舆论都站出来力挺巴黎,这令人鼓舞。西方如果对文化冲突元素的阐述更温和些,关照非西方世界绝大多数人的感受,将是一份有尊严的回报。 
    (《环球视野》摘自2015年1月9日《环球时报》)

    链接三:自由的基础
    刘军

    7日上午,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沙尔利周刊》位于巴黎的总部遭3名恐怖分子袭击,导致12人死亡、11人受伤,其中4人伤势严重。死者包括杂志主编、4位漫画家及两名警察。据当地媒体报道,这是法国本土40年来死亡人数最多的恐怖袭击事件。有法国学者将此次袭击称为“向自由发起挑战的法国版‘9•11’事件”。事件发生后,巴黎大区将恐怖袭击威胁的等级提至最高级的“攻击警告”,法国警方在公共场所全面加强警戒。
    恐怖袭击震惊世界。法国总统奥朗德在7日晚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呼吁法国人民团结起来,捍卫言论自由,并宣布8日为全国哀悼日。中国、德国、俄罗斯、西班牙、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等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强烈谴责恐怖袭击行为,向不幸遇难者表示深切的哀悼,向伤员和遇难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表示愿同法国及国际社会一起,继续加强安全和反恐合作,维护世界和平和各国人民的生命安全。
    《沙尔利周刊》是20世纪70年代初创刊的一份左派漫画刊物,历来以“言论自由先于政治正确”为傲,以讽刺时政和宗教人物为卖点,不仅法国及许多国家的政要成为该杂志调侃、戏谑和奚落的对象,而且对包括伊斯兰教先知在内的其他宗教人物也予以“无情的讽刺”。该杂志曾一度因政治和宗教原因被迫停刊,杂志社也曾招致燃烧瓶袭击,其主编和漫画家多次收到恐怖威胁。尽管杂志社的办公地和一些漫画家处在警方的保护之下,但仍没能阻止悲剧发生。
    痛定思痛,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场悲剧发生在法国?为什么发生在《沙尔利周刊》?
    实际上,在法国,恐怖袭击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二战后,围绕阿尔及利亚独立引发的针对法国的恐怖行动已屡见不鲜,20世纪90年代的法国铁路爆炸案和几年前的巴黎郊区骚乱,都曾对法国社会稳定和发展产生负面影响。近年来,在原教旨主义思想蛊惑下,法国的“圣战分子”数量急剧增加。据法国政府统计,有超过千余名法国人参与了“伊斯兰国”的所谓“圣战”,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返回法国。这些人经过“战火洗礼”,是原教旨主义的中坚力量,而参与7日恐怖袭击的恐怖分子就是回流的“圣战”分子,他们的袭击目的性非常强。法国的穆斯林人口超过500万人,是欧洲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虽然法国多年来一直努力平衡世俗传统和穆斯林群体的诉求,但随着穆斯林移民的大量涌入,宗教冲突剧增、犯罪率增加、失业率上升,法国面临着弥合民族和宗教矛盾的艰巨任务。
    在近两天的哀悼活动中,西方社会各界除了对恐怖主义强烈谴责之外,听到最多的词是“维护言论自由”。诚然,“自由、平等、博爱”是法国三位一体的价值观,但“自由”也是有底线的,“自由”与“平等”“博爱”同样重要。没有平等和博爱也就无从谈自由。自由并非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要有社会、文化、宗教的道德底线,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换位思考”。如果将自己的自由变成别人的桎梏,便是滥用了自由,必将引发矛盾和冲突。
    纵观世界历史,和平与繁荣的时间是相对短暂的。因此,二战以降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与发展时期才显得弥足珍贵。随着全球一体化的发展,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流动越来越频繁,在“地球村”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老死不相往来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我们生活在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的社会里,多一分相互宽容,世界将多一分爱;多一分相互理解,社会将更加和谐;多一分相互尊重,自由的根基将更加牢固。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5年1月10日《光明日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