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哲学是破解时代问题的思想精华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马克思哲学是破解时代问题的思想精华


姚晓丹 

    日前,法国社会出版社前社长、哲学家吕西安•塞夫就其四卷本《从马克思的视角思考当今世界》中的第三卷《哲学?》的出版接受了法国《人道报》的专访。塞夫说,马克思与哲学的关系这一问题多年来在法国仍未得到充分探讨,社会上甚至在学术界尚存在对马克思哲学思想的严重曲解。“可以说,马克思对哲学的贡献被低估了。这是不应发生的事情,与马克思哲学思想对现代西方哲学作出的重要贡献不相符。正如次贷危机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再次引起重视一样,如今,人们应该认识到马克思哲学著作的重要性。”

    欧洲青年学者关注马克思哲学

    谈到“马克思对哲学的贡献被低估”的问题,法国巴黎第十大学哲学系教授埃马纽埃尔•雷诺对本报记者说,欧洲从来都不缺少研究和发展马克思哲学思想的作品,如卢卡奇、葛兰西、霍克海默等人的研究成果就是例证。二战后,马克思更一度成为众多哲学家的研究对象,梅洛-庞蒂、让-保罗•萨特、哈贝马斯、福柯等都曾将注意力集中在马克思的作品对哲学的特殊影响上。但20世纪70年代后,随着欧洲共产主义衰落等因素出现,研究者越来越被那些不与马克思保持明显联系的哲学思想所吸引。自80年代初,欧洲的知识分子开始将马克思对哲学的深刻而持久的影响置于不顾。而如今,得益于年轻一辈学者的研究工作,马克思哲学思想的研究再次得到广泛关注 。
    “与其他哲学家想要突破前人所创造的哲学理念,发展出新的哲学路径稍有不同,马克思不仅重视突破固有的哲学理念的束缚,还注重对现实世界的研究。”雷诺表示,马克思突破了斯宾诺莎的理论限制,提出哲学家必须要停止“以永恒的观点”看待问题,需要认识到他们自己也是社会的一员,必须时时自省如何能将其研究方向与所在时代的斗争实际联系起来。此外,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对哲学与自然科学的关系进行了充分阐释,指明哲学家不能自认为相对于实证科学研究具有任何优势,或者认为哲学研究可以替代自然科学以及人文科学来揭示世界的真相,而应该在批判地利用这些学科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设计制定自己的理论建议。
    塞夫在接受采访时提出,由于种种原因,马克思未能将他很多经常使用的范畴与理念实现理论层面上的主题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其哲学贡献被低估。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部研究员冯颜利表示了不同看法。他认为,马克思哲学贡献被低估的主要原因在于马克思认为哲学的“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而不是像资本主义哲学家那样只是“解释世界”。作为改变旧世界、创立新世界的思想理论,马克思的哲学鼓励人们通过实践来变革世界,并由此提供了建立一种新的政治制度的可能性,正是这种与西方主流思想理论在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差异,才是导致马克思哲学贡献被低估的重要原因。
    冯颜利认为,要正确认识马克思对哲学的贡献,就不能将马克思主义理论割裂开来。必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是一个整体,而“剩余价值”和“唯物史观”作为马克思毕生的两大贡献也是不可分割的。

    中国学者高度评价马克思哲学的重大贡献

    “马克思对法国当代哲学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清华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夏莹表示,当今活跃在法国哲学界的代表人物如德勒兹、巴迪欧等也都以马克思哲学为其思想生发的源泉。对于马克思作为哲学家的理论贡献,法国学界确实存在差异化的理解:首先,自卡尔•波普尔以来,西方学界将马克思列入到柏拉图与黑格尔的思想序列当中,从而使马克思被归类为专制主义思想传统的一员,这是马克思及其哲学遭到有意冷落的原因之一;其次,马克思在阐发自身思想时采取多视域交叉研究方式,特别是对于经济学的相关研究,如果没有对哲学理论的准确理解和深刻把握,很容易陷入将马克思哲学实证化的危险中。换言之,马克思只能被视为一名对现代社会的经济架构有准确理解的社会科学家。马克思哲学内在的批判性意识由此遭到消解,进而消解了这种批判性内在的哲学向度。
    “马克思的哲学贡献在于其批判性,因为马克思哲学的核心精神不在于构建另一套哲学体系,而是批判哲学本身。”夏莹表示,马克思之所以将哲学视为批判的对象是由特定时代决定的。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是后黑格尔哲学的时代,黑格尔建立的庞大思辨哲学体系囊括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这种哲学形态带来的是单纯的思辨旨趣以及政治上的保守主义主张。而1844年后,欧洲工人运动风起云涌,革命本身需要哲学作出新的时代性回应,为革命实践提供理论支撑和思想指引,经院哲学已穷途末路。因此,马克思对黑格尔哲学的批判与方法论变革“为一种新哲学形态本身吹响了号角”。
    洛维特在《从黑格尔到尼采》中明确提出,马克思与克尔凯郭尔做了相同的哲学工作,即将黑格尔所构建的思维与存在的统一性哲学重新打碎,由此形成的张力在马克思那里被转变为社会阶级的对抗与斗争的哲学基础;而在克尔凯郭尔那里,则转变为一种带有宗教色彩的存在主义。夏莹表示,“理解马克思的哲学贡献,必须着力于保持其思想固有的批判性维度,这是一种不妥协的、将一切都视为暂时性的辩证态度。它支配着马克思对经济学、政治学的所有研究。”
    中国学者强调,马克思哲学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今天仍是人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锐利思想武器,为当代社会发展构建了理论引导的坚实前提,明确指出了人类未来必然的发展方向。只有正确理解马克思哲学本身,我们才能真正认识马克思作为革命家和思想家的重要地位,进而在历史与逻辑的科学把握中有效地破解时代发展的新问题。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5年1月7日《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