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式民主扩张何以失灵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西式民主扩张何以失灵


刘杰 

    西式民主本质上是资本的政治工具

    当代意义上的西式民主起源于17、18世纪的欧洲。民主在西方国家从一开始就是资本统治国家的工具化选择。一方面,民主可以有效防止当时泛滥于欧洲的专制势力卷土重来,避免资本重新受政治权力的压制;另一方面,民主给了民众自由选择的表象,民众在享受政治自由的同时对资本控制导致的经济不自由难以自觉。
    以民主国家的“典范”美国为例。《独立宣言》赋予美国独立战争以民主、自由、人权的价值目标,而在以宪法为核心的民主制度构建过程中,制宪者们却都是从各自的政治利益和所代表的资本集团利益出发的。在资本至上的理念下,曾经承诺给民众的民主不但不被提及,在制宪过程中占据上风的联邦党人反而宣称人民只不过是一群好乱之民,不辨是非。
    美国的民主向来以“钱袋的民主”著称于世,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金钱政治对于各种选举的强大影响更是节节攀升,没有金钱为后盾的候选人几乎根本没有获胜的希望。总统选举的费用更加惊人,花钱多的一方入主白宫已经成了美国的政治惯例,金钱被称为“进入白宫的钥匙”。据此不难看出,西方民主仅仅是一种资本控制下的政治工具,而绝非人类普遍价值。

    工具化和价值化的张力注定了西式民主扩张失灵的内在必然性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西式民主只是少数人的工具,资本集团并不试图实践和完善这一低效率的制度安排,民主精神不仅没有在政治实践中进一步发展和强化,反而在19世纪西方列强对世界霸权和殖民地肆无忌惮地无休止战争中变为一纸空文。进入20世纪上半叶,民主精神在西方世界对极端权力和利益的追求中更是消失殆尽,民主完全臣服于政治国家的扩张和霸权这一最高的政治要求。一些在争夺霸权中失败或后进的具有霸权野心的国家,更是出现了反民主的强大逆流,德国、意大利和日本在国内公然建立了压制人权的法西斯体制,进而挑起了最野蛮践踏民主、自由、人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战以后,西式民主不再被视为唯一的、甚至不再被视为合理的制度选择。随着一大批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构建起全新的社会制度并推行新的民主政治实践,新兴独立的发展中国家在选择自己的政治道路时,也对西式民主采取了怀疑和戒备的态度,走上了民主政治实践上独具民族主义特质的“第三条道路”。而且,不同的国家出于不同的政治考虑、历史文化传统和社会现实,建立的民主制度也是不完全相同的。这表明,理念上的西式民主只不过是一种被人为价值化的虚幻存在。
    近20年来,西方将民主高度价值化并一度取得扩张成效,但其根本上仍然是资本的政治工具。从本质上看,只有当资本对民主的基础性支持牢固的前提下,西式民主的运作才不会失灵,西式民主的扩张才可能得以实现。在西方国家内部,民主的维系需要资本不断获得收益,一旦经济发展在资本的贪婪吞噬下陷入停滞或衰退,民众从工具化的民主中仅仅享有的福利受到削弱,民主的价值化假象就会自然减退,进而陷入运作失灵。在国际社会中,尽管价值化的民主扩张一度被一些国家的政治力量视为政权的合法性来源,但事实上,西式民主扩张的每一步都需要建立在由资本奠定的西方军事和经济强权的基础之上,没有强权的支持,价值化的西式民主将变得一文不值。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4年第8期《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