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送礼之道:大多实惠实用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毛泽东送礼之道:大多实惠实用


徐斌 

    毛泽东素来不重钱财,一生视钱财如粪土,在与师长、亲属、朋友,甚至与敌人的交往中都是以情义为重。在毛泽东的一生中,也曾有多次送礼的经历,表现出其常人性格的一面。

    白菜萝卜作寿礼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70岁生日。为了给斯大林选寿礼,12月1日,毛泽东亲自起草给中共山东分局的电报,明确要求:“斯大林同志今年十二月廿一日七十大寿,中央决定送山东出产的大黄芽白菜、大萝卜、大葱、大梨子作寿礼。”每样5000斤共2万斤,由中央派飞机到济南接运,并要求“注意选择最好的”。寿礼中的农产品,还有浙江的龙井茶、安徽的祁门红茶、江西的冬笋等。另外,还带了江西景德镇的瓷器,湖南湘绣斯大林像,福建的漆器,杭州的纺织品和刺绣,贵州茅台酒,上海名烟、牙雕等。此次去莫斯科给斯大林祝寿,毛泽东所带的礼物是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名义赠送的。寿礼整整装了几车皮,毛泽东却舍不得给自己做一件像样的呢子大衣以抵御西伯利亚的严寒。
    新中国成立前夕,齐白石精心刻制了印文为“毛泽东”的朱白文印各一方,托当时接管中央美术学院的军代表、诗人艾青转交给毛泽东。毛泽东收到这些珍贵礼物,很是感动,便派秘书田家英多次看望齐白石,并送去了一笔丰厚的润笔费,以示酬谢。1953年1月7日,是齐白石的90岁生日。从不允许别人为自己做寿的毛泽东在齐白石生日之后,专门派人补送了礼品,庆贺老人福寿康宁,百岁期颐。礼品有四样:一坛湖南特产茶油寒菌,一对湖南王开文笔铺特别长锋纯羊毫书画笔,还有一苗精装的东北野人参及一架鹿茸。
    1950年4月,杨开慧的母亲向振熙八十大寿,毛泽东“令小儿岸英回湘致敬,并奉人参、鹿茸、衣料等微物以表祝贺之忱。”值得注意的是,贺信是毛泽东和江青共同署名的,并且“江青”二字是毛泽东亲笔写上的。1960年,向振熙90岁。4月25日,毛泽东给杨开慧的堂妹杨开英写信,为老太太祝寿。信中说,老太太“今年九十寿辰,无以为敬,寄上200元,烦为转致”。他并嘱杨开英:“或买礼物送去,或直将200元寄去,由你决定。”
    1937年1月30日,毛泽东致信徐特立,祝贺他60岁生日。信中说:“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现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将来必定还是我的先生。”贺信称赞徐特立是“革命第一、工作第一、他人第一”,总是拣难事做,从来不躲避责任;祝愿他健康长寿,“成为一切革命党人与全体人民的模范”。

    投桃报李

    新中国成立不久,王震从新疆给毛泽东送了两只熊掌,一只大一些,另一只小一些。当机要秘书高智向毛泽东报告此事时,毛泽东想了想,说:把大的那个给宋庆龄送去。1957年冬,毛泽东派人给宋庆龄送去一些大白菜。宋庆龄非常高兴,复信致谢:“承赠山东大白菜已收领。这样大的白菜是我出生后头一次看到的。十分感谢!”
    1913年,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预科一班读书时,黎锦熙是学校的历史教员。之后,他们之间的交往日益频繁。1949年6月,当毛泽东得知黎锦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时,即去北京师范大学黎锦熙宿舍看望叙旧。1953年,毛泽东派人将一些礼物赠给黎锦熙,以表达对黎的敬意。其中有:“人参果一包,阿胶四块,红参一盒,冰糖一块,麝香二支,贝母一包,虫草半斤。”
    新中国成立后,章士钊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柳文指要》是章士钊晚年撰写的一部对唐朝著名文学家、思想家柳宗元文集的专门研究巨著。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在收到《柳文指要》书稿后,给章士钊复了一封很有趣味的信:“大作收到,义正词严,敬服之至。古人云: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今奉上桃杏各五斤,哂纳为盼!投报相反,尚乞谅解。”毛泽东送出桃子和杏子这一平常举动,加之风趣的书信用语,百姓日常生活的家长里短,一代伟人的常人心态,在不经意间表现得淋漓尽致。
    覃振和毛泽东认识是在1924年召开的国民党一大上。在这次会上,年长毛泽东8岁的覃振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1945年9月7日中午,覃振在家中宴请正在重庆与国民党谈判的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中共代表,还特意邀请翦伯赞、侯外庐两位历史学家作陪。后来又与章士钊一起,以蒋介石背信弃义对待张学良为例,劝毛泽东早日离开重庆。毛泽东从重庆回延安后,很感激覃振的热情款待和关照,托林伯渠送给覃振一件黑色皮袍。覃振非常珍惜这件皮袍,把它看做是和毛泽东之间崇高友谊的象征,对亲人说:“这是一件‘红’皮袍啊!”
    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曾单独会见时任《新民报》副刊编辑的张恨水,二人长谈两个多小时。辞别时,毛泽东将一块延安生产的灰色呢料及红枣、小米等作为礼物送给张恨水。张恨水将这块呢料做了一套中山装,每逢重大活动、集会等重要场合都穿上。后来衣服退色了,他改染成藏青色继续穿,以致20世纪50年代还闹了一场误会:一次,周恩来见了他,还以为他生活困难呢。
    1949年,中央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因过度劳累病倒了。中央决定让他放下手头紧张的工作,离开工作岗位,住院治疗休养。毛泽东非常挂念任弼时的病情,6月9日,专门派人前去探望,并致函慰问:“送上红鱼一群,以供观览。敬祝健康!”

    诗书作礼物

    毛泽东是诗人,又是书法大家,诗词写得精彩,字也写得漂亮。毛泽东喜爱古体诗词,与友人写诗和词是常有的事,也常常书录自己的诗词送人。比如,和词有:《七律•和柳亚子先生》、《浣溪沙•和柳亚子先生》、《蝶恋花•答李淑一》、《七律•和郭沫若先生》、《满江红•和郭沫若先生》;赠送他人的诗词有:《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临江仙•给丁玲同志》等。
    1972年尼克松访华,在尼克松回国之前,毛泽东书写了三张条幅相赠,条幅的内容分别是:“老叟坐凳”、“嫦娥奔月”、“走马观花”。尼克松接到毛泽东的这份特别的礼品时,左看右看,还是一头雾水,始终不明其意。后来,毛泽东在武汉对一批军队干部说:尼克松没弄懂我写的意思。国内有人分析认为,毛泽东书赠尼克松条幅所隐喻的是中美关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1961年9月下旬,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再次来华。23日晚和24日下午,在武昌东湖宾馆,蒙哥马利两次与毛泽东长谈。蒙哥马利临行前,毛泽东从口袋里掏出折叠的宣纸。翻译解释说,这是1956年6月毛主席畅游长江后写的《水调歌头•游泳》,是毛主席今天早晨起床后书写的。蒙哥马利接过礼品,惊喜地握着毛泽东的手久久不放。毛泽东亲笔写下自己的诗词,送给外国人是少见的,这是毛泽东赠给英国人的唯一一件书法作品。
    1961年10月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勤政殿会见日本客人,书写一首鲁迅的诗作,赠给黑田寿男、三岛一、安斋库治、西园寺公一等24位日本客人。1962年9月18日,毛泽东书赠日本工人朋友的题词:“只要认真做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日本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日本革命的胜利就是毫无疑问的。”1963年10月7日,毛泽东书录曹操的《龟虽寿》赠给日本友人石桥湛山。日中友好军人会干事代表远藤三郎送给毛泽东一把祖上传下来的日本刀,毛泽东以一件自己的书法作品和一幅齐白石的水墨画回赠远藤三郎。1972年9月,毛泽东在会见为中日邦交正常化作出杰出贡献的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时,将北京图书馆珍藏的南宋端平二年(公元1235年)刊刻的《楚辞集注》(宋•朱熹)影印本作为礼物赠送给他,在中日关系史上传为佳话。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党史博览》)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