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多次修改“长征”诗背后的故事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毛泽东多次修改“长征”诗背后的故事


王树人 

    《党史博采》(纪实)2013年第8期刊载的《毛泽东诗词背后的故事》一文在“《七律•长征》背后的故事”一节的开头写道:“1935年10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吴起镇。毛泽东在吴起镇待了三天,即前往瓦窑堡。在瓦窑堡的新窑洞里,他诗兴大发。把一张(条)木凳拉到松木桌旁,……从锡制文具盒里取出砚台,研好墨,用驼毫小楷笔蘸了一下墨汁,在一张宣纸上一气呵成,写就了《七律•长征》诗(后经修改):‘红军不怕远征难,……’”(34页)。“1936年,斯诺在写作《西行漫记》第五篇‘长征’部分时,引用了毛泽东的《七律•长征》。1938年《西行漫记》出版发行,《七律•长征》成为与世界上众多读者最早见面的毛诗。”(35页)上述有关对毛泽东所写“长征”诗的时间、地点、题目、最早公开发表的时间和最早刊发此诗的文集等均与史实不符。
    据笔者考订:毛泽东的“长征”诗的写作时间不是1935年10月而是1935年9月29日(公布吟诵的时间),写作地点不是在陕北的瓦窑堡而是在甘肃省通渭县的县城,题目不是《七律•长征》而是“长征”,最早公开发表的时间不是1938年而是1937年3月,最早刊发此诗的文集不是《西行漫记》而是《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
    《七律•长征》(此标题是1957年1月《诗刊》创刊号发表时第一次使用的,以前的标题有多种)是毛泽东在长征期间创作的重要诗词之一,它极其精炼地概括了红军长征的战斗历程,逼真地表现了红军的伟大形象和乐观主义精神。1957年1月《诗刊》创刊号发表这首诗时并未注明写作时间及地点,现在大多数毛泽东诗词版本上虽然都注明这首诗写于1935年10月,但都没有交待写此诗的地点。那么,毛泽东是在何时何地写就的《七律•长征》呢?
    据中共甘肃省委党校试用教材《甘肃地方党史》(秦生、王晋林1987年1月著)载:“1935年9月19日,红军继续北上,越过大拉梁(即岷山),毛泽东写下了著名诗篇《七律•长征》和《念奴娇•昆仑》。”中共甘肃省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甘肃大事记》第29页载:“1935年9月29日,陕甘支队主力进驻通渭县城。当晚,毛泽东在文庙街小学接见了第一纵队第一大队先锋连全体指战员,并举行晚会。毛泽东满怀豪情地朗诵诗作《七律•长征》。”《党史资料征集通讯》1986年第10期刘英的《长征琐忆(节录)》中写道:“1935年9月28日在通渭的榜罗镇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第二天到通渭县城,开干部会,毛主席诗兴大发,讲话时即席吟诵了后来十分出名的《七律•长征》诗篇。”另外,红旗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长征途中的毛泽东》(蒋健农、郑光珍著)中说:“这首诗是9月29日,毛泽东在红军到达通渭时,在干部会上讲话时即兴朗诵的。”以上四则资料表明,《七律•长征》的写作时间当在1935年9月19日之后,9月29日之前。甘肃省定西市旅游局副局长曹仁孝在其写的《毛泽东<七律•长征>的创作时间及地点考略》一文中曾写道:“众所周知,毛泽东长征中的许多著名诗篇都是在红军进军取得阶段性胜利之后,触景生情而写成的。……《七律•长征》也是这样。1935年9月17日凌晨6时左右,红军攻克天险腊子口,同时从前方传来追击敌残部的红四团在岷县大草滩村取得战斗胜利的喜讯。在这样的情况下,毛泽东随一军团翻越大拉梁(即岷山——笔者注)。……翻越岷山后,红军终于摆脱了雪山和草地,告别了风餐露宿、荒无人烟和吃草根树皮的原野生活。红军将士们就像将要回家一样,下山时像潮水般涌下去。在这样的情况下,毛泽东触景生情,诗兴大发,有可能开始对这两首诗词(即《七律•长征》和《念奴娇•昆仑》——笔者注)打腹稿。1935年9月19日下午,毛泽东率领军委纵队和一、三军团到达岷县旋窝村。当晚,毛泽东住在村民韩启明家的草屋里。旋窝村位于甘肃省岷县城南20公里处,是岷县麻子川乡所属的一个自然村。毛泽东到达旋窝村之后,有了将《七律•长征》腹稿写下来的条件。而在离开旋窝村后,毛泽东于20日到达哈达铺,即着手全军整编工作,23日后又昼夜行军,强渡渭水,召开榜罗镇会议,直至29日进驻通渭,一路时间和环境又相对倥偬。因此笔者以为,《七律•长征》很有可能就是写作于岷县旋窝村,时间当为1935年9月19日。……总之,笔者认为,《七律•长征》是1935年9月17日开始构思于岷山,19日创作于旋窝村。当然,这不排除毛泽东在以后对这首诗所作的改动、完善以及正式定稿。”
    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9月29日,为了纪念毛泽东《七律•长征》发表六十五周年,由甘肃省通渭县人民政府和上海电视台共建的主体造型为“V”形的《七律•长征》诗碑(右边刻着长征诗文本,左边刻着长征路线图,中间托起一颗闪耀着金色光芒的五角星),就在毛泽东当年首次公开吟诵“长征”诗的所在地——文庙街小学正式落成,为我们留下了永恒的红色记忆。
    毛泽东的《七律•长征》是毛泽东诗词中最早以印刷文字形式流传的诗作,也是最早被译成外文传到国外的作品。而最先传播与发表毛泽东这首“长征”诗的,却是一个外国人,即美国进步记者、著名作家埃德加•斯诺。
    埃德加•斯诺(1905—1972),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堪萨斯城。毕业于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1927年从事新闻工作。1928年来到中国,在上海任《密勒氏评论报》助理编辑和《芝加哥论坛报》驻华南记者。1930年为美国统一报业协会记者,在中国各地采访。1933年在燕京大学新闻系任教。1936年6月,在宋庆龄的联系与帮助下,斯诺与在上海行医的马海德医生,冒着生命危险,经西安来到陕北苏区访问,成为陕北苏区第一个来访的外国记者。在当时的中共中央所在地保安(今陕西省志丹县),斯诺和毛泽东进行了四次长谈,搜集了关于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第一手资料。然后又长途跋涉,到边区各地去采访。1936年10月底,斯诺带着十几本日记和笔记、三十个胶卷回到北平,并决心把“这些日子所看到的、所听到而且所学习到的一切,作一番公开的、客观的、无党派之见的报告”。在其夫人海伦•斯诺的协助下,斯诺把带回来的采访手记迅速整理成文。不久,他便在上海《密勒氏评论报》、《大美晚报》和北平《民主》杂志等英文报刊上发表了一组有关苏区的报道。1937年初,斯诺还将发往英国《每日先驱报》、美国《太阳报》等报刊的英文电讯稿原件提供给他的中国友人——燕京大学的进步学生王福时(当时东北大学代校长王卓然之子)。王福时深感这些文稿对中国人民了解陕北边区和西安事变真相的重要性,于是就和时任斯诺秘书的郭达、燕京大学学生李放等一起,利用与《东方快报》社的关系,迅速把这些文稿译成中文,仅用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在北平的秘密印刷出版工作,书名为《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第一版印五千册,后又有十多种翻印本,总销量数以万计。此书除了从《亚细亚》杂志上翻译过来的一位美国经济学家有关川陕苏区的三篇见闻外,其余的都是斯诺的文章和访谈。斯诺还为这本书提供了三十二幅照片、十首红军歌曲和毛泽东“长征”一诗的手迹,因而这本书成了最早刊发毛泽东“长征”一诗的出版物。“长征”一诗单独刊登在《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一书的封三上,标题为《毛泽东所作红军长征诗一首》。诗句竖排,每行两句,没有标点。全诗如下:
    红军不怕远征难  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浪拍悬岩暖  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
    关于采访毛泽东获得“长征”诗的情景,斯诺一直念念不忘,他曾在多篇回忆文章里谈及此事。如在1958年出版的《复始之旅》一书中回忆道:“他(毛泽东——笔者注)为我亲笔抄下了他作的关于红军长征的一首诗。在他的译员(指英语秘书吴亮平——笔者注)的帮助下,我当场用英文意译了出来。”有意思的是,即大约在该书问世的一个月多后,王福时陪同美国的尼姆•韦尔斯访问延安时,他还当面赠送给毛泽东一本《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就这样,毛泽东第一次读到了用铅字印出来的自己的诗作。
    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夕,斯诺根据他在陕北苏区的采访手记完成了新闻报道集《红星照耀中国》的写作,当年10月由英国伦敦维克多•戈兰茨公司出版,出版后仅仅一个月时间就发行了五版。在这本书的第五篇《长征》的结尾处,作者这样写道:“我用毛泽东主席——一个善于领导征战又善于写诗的叛逆者——写的一首关于这次六千英里长征的旧体诗作为结尾。”接着,抄录了毛泽东的“长征”诗。这本书收录的“长征”诗与《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一书所抄录的“长征”诗完全一样,所不同的是这次加上了标点。1938年1月,美国兰登书屋出版了《红星照耀中国》的美国版。这样,毛泽东的这首“长征”诗,就随着这本书在西方的畅销而走向世界了。1938年2月,获得斯诺授权的上海租界抗日救亡人士以“复社”名义集体翻译、出版《红星照耀中国》的中译本,并更名《西行漫记》作为掩护,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真正形象。《西行漫记》在几个月内便轰动国内、香港及海外华人。毛泽东的“长征”诗也随之更为世人所知。
    国内的一些报刊、书籍也曾刊登过这首“长征”诗。如四川著名爱国诗人梅英主编、1938年3月出版的抗战杂志《血光》;苏北抗日根据地1942年8月1日出版的《淮海报》副刊《文艺习作》;冀南书店1947年10月出版的《二万五千里》一书;中共东北局宣传部1948年7月1日主持出版的《知识》杂志第七卷第六期(总第42期)“纪念党的生日特刊”;1949年6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群众图书公司发行的《红军长征随军见闻录》等。1949年8月2日上海出版的《解放日报》发表此诗时,题作《长征诗》,并注明转载自东北《哈尔滨日报》。1954年2月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党史资料室编辑出版的《党史资料》(属党内文件)第1期也刊登了这首诗。1955年5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一书(系内部发行)目录前面也单独刊登了这首诗,标题为《毛泽东同志长征诗》,无标点符号。上述这些出版物登载的“长征”诗,有的和原稿一致(如解放后出版的书刊),有的在传抄、排版过程中多有误字、错字现象,这就使得这首“长征”诗在流传的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的“版本”。
    毛泽东的《七律•长征》正式发表于《诗刊》1957年1月“创刊号”。当时,《诗刊》编辑部把包括《七律•长征》在内的经毛泽东认真校订的十八首诗词在显要位置以《旧体诗词十八首》为总题发表在创刊号上。《七律•长征》全诗如下: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1957年1月《诗刊》正式发表的《七律•长征》的定稿,与《外国记者西北印象记》、《红星照耀中国》、《西行漫记》等提供的“长征”诗原稿相比较,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变化:一、诗的标题正式定为《长征》,并在题目前标上“七律”。二、颈联中的原出句“金沙浪拍悬岩暖”被改为“金沙水拍云崖暖”,就是改“浪拍”为“水拍”;又改“悬岩”为“云崖”。为何要把“浪拍”改为“水拍”?1958年12月21日,毛泽东在文物出版社同年9月刻印的大字本《毛主席诗词十九首》书眉上批注说:“水拍:改浪拍。这是一位不相识的朋友建议如此改的。他说:不要一篇内有两个浪字,是可以的。”毛泽东所说的这位“不相识的朋友”,是指山西大学历史系的罗元贞教授。而毛泽东因何把“悬岩”改作“云崖”,这一改动却从未有人谈及,且连作者本人亦未提及过。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6期,摘自2013年第10期《党史博采》)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