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药性疾病威胁全人类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抗药性疾病威胁全人类


林欣远 

    曰前,英国牛津大学的科学家开始在健康的志愿者身上试验抗击埃博拉病毒的新疫苗。英国慈善基金会“惠康基金会”早前曾资助疫苗快速实验研究,该基金会负责人法勒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访问时表示,在传染病治疗方面,药物治疗不可避免地会引发抗药性问题,而抗药性疾病是最危险的。他由此强调,要根除某一种传染病,必须依靠疫苗研制。
    记者:法勒先生,惠康基金会每年都会为医学研究提供8.8亿欧元的资金援助,这么一大笔钱都用在什么地方?
    法勒:这个数字看起来巨大,实际上因为我们关注的领域很多,摊到每一个项目也就没那么可观了。我们在确定援助项目之前,都会做周密的研究。我没有参与到每一项决策,但可以肯定的是,基金会的每一分钱都用在造福人类上。
    记者:惠康基金会为埃博拉疫情防控投入1500万欧元,其中500万用于疫苗研究。当时正值疫情爆发初期,你们对此投入这么多,会不会有点冒险?
    法勒:我们生活在21世纪,必须利用一切资源阻止疾病传播。我之前就预料到埃博拉疫情会延续到2015年,所以,一支安全有效的疫苗是我们所需要的。
    记者:你认为埃博拉疫情今后还会再次爆发吗?
    法勒:当然,因为病毒仍存在于动物体内。只要人们接触到这些动物,就有可能被传染。我最大的担心是,埃博拉病毒今后可能会出在大城市爆发。从这方面来说,我们需要尽快研制出疫苗。
    记者:传染病能彻底消失吗?
    法勒:有的可以,比如天花,但埃博拉不太可能,除非有疫苗,只靠药物治疗就会产生抗药性的问题。
    记者:问题是,即便是现在,我们在对抗艾滋病、疟疾、肺结核等疾病方面,也没有百分之百有效的疫苗。
    法勒:确实是这样,但你也要看到,如果没有疫苗,死于这三种致命传染病的人数将更多。另一方面,因为近年来已有特效药,所以这些病有了治愈的希望。10年前,全球因感染疟疾而死的人数每年估计达120万,现在已降到60万以下。
    记者:在肺结核的治疗过程中,医生大量使用抗生素。
    法勒:是的,因此这就不可避免会产生抗药性的问题。
    记者:抗药性疾病将是全人类的健康威胁?
    法勒:是的,病毒不断变异而具有抗药性,每年都有很多人因此亡故。在东南亚,青蒿素在过去20年原本是治疗疟疾的有效药物,但最近医生们在柬埔寨发现对这种药物已有抗药性的疟疾杆菌,而且该疾病已扩散到缅甸、越南、泰国及印度尼西亚,甚至还有可能传到非洲。不过我们也不应该太灰心,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找到治疗方法。
    记者:其实,很多疾病与现在人们的生活方式密切相关。
    法勒:的确如此,最典型的莫过于糖尿病、癌症。但传染性疾病与非传染性疾病的关系非常密切。如果你有糖尿病,你就比其他人更容易染上肺结核;如果你有艾滋病,你患癌症的几率肯定比常人高。我们目前还是更关注传染性疾病。
    记者:那么,你认为目前需要关注的传染病还有哪些?
    法勒:太多了,危险的疫病还包括在加勒比海和南美洲流行的基孔肯雅热,该病毒藉由蚊子传播,也可能进袭南欧。另外,全球各地每年死于登革热的患者也多达2.5万人。
    记者:你在担任惠康基金会负责人之前,曾经在越南从事医学研究工作。东南亚本身就是一个传染病高发的地区,为什么会这样?
    法勒:因为亚洲人口众多,民众又非常靠近家禽、家畜,一些原本只有动物感染的病毒也会突变令人类感染罹病。
    记者:你在越南的时候,碰到过新出现的传染病疫情吗?
    法勒:非典,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病毒。我的同事是接触非典病例的第一位医生,他发现许多前来就诊的病人患有严重的呼吸道感染,因此他建议封闭医院、建立隔离区。不幸的是,很多医护人员被传染,最后不治而亡,其中包括我的这名同事。但他的举措及时控制了疫情传播,越南的非典死亡人数明显少于其他地区。
    记者:非典病毒似乎突然消失了,以后还会再次爆发吗?
    法勒:我们对此也不确定。
    记者:在一些传染性疾病刚爆发时,无论是当局还是专家的应对往往很滞后,包括这次的埃博拉疫情。为什么会这样?
    法勒:我觉得这是很难避免的,要基于不完全的数据与案例来判断采取何种措施具有相当的难度。有时候,我们也常常会把某些疾病的危害过于夸大。
    记者:你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在应对此次疫情方面表现如何?
    法勒: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性的组织来有效对抗疾病的大范围传播,这些工作不是一个国家或团体就能做成的。
    记者:你认为网络是否有助于控制疫情?
    法勒:当然,我们会从中快速获得一些有效信息,同时也会接触到不准确的消息。总体说来,还是利大于弊。埃博拉疫情爆发初期,很多当地人认为该病毒是由别有用心者故意带入西非的,但社交媒体反驳了这一谣言,让病患开始信任外国医护人员。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7期,摘自2015年1月12日—18日《世界新闻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