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无处不在的对华间谍活动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警惕无处不在的对华间谍活动


高金虎 

    2014年8月,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十次会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修订草案首次进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实施21年的《国家安全法》要修订为《反间谍法》,这说明我们对国家安全的认知已经超出了传统的反间谍领域,修订《国家安全法》,使其名实相符,是应有之义。另一方面,国家安全机关在此时提请修订法律,也凸显出当前中国面临的严峻的反间谍形势。仅2014年,国家安全部门已经公布了多起重大间谍案件,前段时间更爆出中国驻冰岛大使马继生涉嫌向日本方面泄露国家机密的消息,表明传统的《国家安全法》和我国的反间谍工作确实存在缺陷,不足以应对复杂的隐蔽斗争形势。

    从四面八方监视中国

    为了搜集中国的军事、政治、科技情报,美国、日本的情报机构对中国展开了立体侦察,海、陆、空、天、电各种技术各显神通。
    在美军现有的各种侦察手段中,间谍卫星由于滞空时间长、监视范围广、不受国界疆域限制等特点成为首屈一指的“王牌”。美国目前至少有50余颗各类卫星飞越中国大陆及沿海。美军侦察飞机一直对我沿海进行航空侦察,搜集我方情报。美国间谍船总是游弋在中国海域。据报道,美军间谍船“约翰•麦克唐纳”号和“小鲸鱼”号远洋勘测船已完成对我国东南海岸线的秘密勘测,收集了大量的洋底和洋流资料,为美国海军绘制作战海图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如果说航空航天器和间谍船是美国侦察中国的“眼睛”,那么美国在我周边地区设立的各种电子侦察基地,就是刺探我电子情报的“耳朵”。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太平洋瓦胡岛中间修建了一个巨大的隧道,建成了库尼亚地区安全作战中心。“隧道”有两个主要监听目标:中国和朝鲜。美国家安全局在太平洋地区的任务,就是要盯着中国的海军(包括其护卫舰、保障船和驱逐舰)、陆军及其电脑网络。
    网络技术的进步为美国信号情报的搜集带来极大便利。美国“八大金刚”(思科、IBM、谷歌、高通、英特尔、苹果、甲骨文、微软)在中国长驱直入,几乎渗透到了中国网络的每一个环节。美国还利用其商业优势,在出口给中国的技术设备中设置“后门”,以方便其窃密。如美国利用摩托罗拉公司的移动通信占领中国市场的机会,把移动通信与美国的间谍卫星接轨,截收我移动通信信号。依据美国《对外情报监视法》,美国家安全局可以要求微软、雅虎、谷歌、脸谱网、Paltalk、YouTube、Skype、美国在线等互联网巨头向它提供互联网元数据,通过这些网络传递的信息毫无秘密可言。

    非法测绘:给卫星照片加上坐标

    2014年9月初,有警惕的民众报警:“有一名日本人,在中国雇了一辆车,从甘肃沿秦岭一路测量过来。”有关部门采取行动,结果在宝鸡某要地抓住了这个神秘的日本人。
    这个日本人到底要干什么?他的行为触犯了哪条法律?这要从地理空间情报说起。
    所谓地理空间情报,指对影像与地理空间信息进行利用与分析,以阐述、评估和真实描述地球上的物理特征及与地理相关的活动。它包括三大要素,即影像、图像情报和地理空间信息,主要用于确定地球上相关地理位置、自然或人工特征信息,内容包括统计数据,通过遥感、测绘和勘测技术获取的信息,绘图、制表、测地数据和相关产品,主要描述物体“是什么”“在哪里”。地理空间情报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情报门类。
    有人会说,现在卫星十分神通,地球上的一切均一览无余。在此情景下,拍几张照片有什么关系?这种说法是一种误解。诚然,我们可以根据卫星拍摄时的位置确定影像的位置,但卫星照片并不能提供被拍物体的属性,也无法确定目标的精确地理坐标,也就不能直接为巡航导弹等精确制导武器提供地形匹配制导。基于这一现实,各国把关键设施的坐标、地形、地貌、地质、海洋等地理空间信息的精确数据都列入国家秘密。一些不怀好意的外国组织或个人往往以合资合作,或旅游、探险、考察、考古为名进行测绘活动,非法采集地理信息数据。这种非法测绘活动,给我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无处不在的网络间谍

    网络是一个虚拟世界,也是一个自由社会。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发表自己的观点,一个新鲜的话题很容易赢得网友的点击。而在中国,军事问题无疑是赚取点击率的一个热门话题。各大网站的军事论坛成了网友经常光顾的地方。许多铁杆军迷确实表现出极高的军事素养,他们的贴子透露出许多常人不易了解的军事秘密,极能满足网友的好奇心,也极易得到网友的认同。
    然而,军迷们不知道,他们在赢得点击率的同时,也给国家安全带来了威胁,进而给自己带来危险。关注军事论坛的,不仅有真正的军迷,更有不怀好意的间谍。这些隐匿在网络背后的特工,以各种“马甲”为掩护,通过网络张开大网,等待着没有戒心的热心“网友”。他们非常专业,善于归纳,能够从蛛丝马迹中发现问题,善于套取他们所需要的信息。他们会利用自己的军事知识,针对自己感兴趣的问题设置话题,引诱网友充当他们的义务情报搜集员。他们有时也投其所好,大肆吹捧,引诱网友说出内情,有时又用激将法刺激对方拿出更准确、更内幕的信息。更有甚者,他们会在一些招聘网站上注册会员,以国外信息咨询公司的名义招聘信息员,但要求应聘者必须是党政机关工作人员、部队转业人员,或者在党政部门和部队有良好人脉的人员,其动机十分明显。
    2014年5月,广东省国家安全机关破获一起由境外间谍机构通过网络勾连策反境内人员、窃取军事秘密的案件。案犯李某因泄露军事秘密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李某之所以走入歧途,是因为他在网上结交了一个陌生的Q友“飞哥”。“飞哥”热情体贴,从工作到生活,事事关心,渐渐成为了李某的“知心人”。一个月以后,“飞哥”抛出金钱诱惑,让他向国家图书馆订购只有境内专业人员才能订购的军事类书刊,并对重要军事基地进行长期定点定时观察。侦查表明,自2007年以来,“飞哥”利用“网上书店”、军事爱好者网站等网络渠道,仅在广东就策反利用12人,在全国更有20多个省市40名境内人员落入陷阱。

    “力拓门”:新的潜伏

    2009年7月5日下午,几位神秘人士走进了位于上海淮海中路300号香港新世界大厦51楼的英国--澳大利亚力拓集团上海办事处,带走了力拓上海首席代表、哈默斯利铁矿中国区总经理胡士泰和力拓的3名铁矿石销售人员刘才魁、葛民强、王勇。
    7月9日中午,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向媒体发出传真声明,称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胡士泰等4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企业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秦刚表示,中国有关部门掌握了确凿证据,依法对胡士泰等人采取行动。此后,胡士泰被冠以“潜伏在中国的铁矿石鼹鼠”称号。
    在胡士泰的个人电脑里,国家安全人员发现了数十家与力拓签有长协合同的中国钢铁企业资料,涉及企业详细的采购计划、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炼钢配比、生产安排、进口矿的平均成本、毛利率、生铁的单位消耗等数据,还有一些大型钢企每月的钢铁产量和销售情况,甚至还有中方铁矿石谈判组的内部会议纪要。依据这些信息,一个有经验的谈判人员不难推算出中方对铁矿石的需求量和依存度。在谈判过程中,力拓可以依据这些信息来掌控价格的降幅。由于钢铁产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这种数据关系国家利益。外国情报机构可以很容易地从这些数据中推算出我国的国民经济建设情况,甚至军舰、飞机等大型武器系统的生产情况。因此,胡士泰所掌握的信息,除了给我国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外,还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隐患。
    “力拓案”暴露出来的商业间谍案只是冰山一角,近年来整体上中国商业机密泄密导致的损失规模到底有多大,可能谁也说不清楚。西方国家对间谍案的危害有灾害评估,而中国目前还缺乏这种评估机制。我们只能从“大概”“估计”这样的角度,泛泛地谈论灾害损失。我们知道,情报机构在收买情报时并不是特别大方,一个一本万利的情报来源,花费的情报经费可能不及其收益的零头。然而在力拓案中,仅其中一名被告收受人民币贿赂就高达7514万余元,由此就可以看出力拓公司从中的获利了。

    寻找MICE:攻心夺魄的间谍战

    除了利用电子间谍进行窃听、利用网络间谍进行套取以获取情报外,以美国、日本为代表的外国情报机构,还打着合法旗号,以学术交流、参观访问为名,通过金钱收买、色情引诱、攻心夺气等手段,刺探、套取、收买我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情报,向我发动秘密攻势。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对其特工进行情报训练时,认为人类有四大弱点可资利用。这四种弱点是:贪图金钱,思想意识上的偏差,容易妥协的性格和自私自利的本性。它把这四种缺点概括成缩写字母MICE。所谓MICE,实际上就是金钱,思想意识和妥协、强迫或自私自利这几个英文词的首字母。在谍报机构利用的几种因素中,金钱和美色是利用最多的两种。
    2014年8月5日,哈尔滨某高校研究生常某因间谍罪被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农垦区分院批准逮捕。常某之所以走向间谍深渊,就是因为屈从于金钱压力。2012年10月,为减轻家庭经济压力,他在网上寻找兼职家教工作。有人主动与他联系,只要他搜集一些半公开的资料,对方就付给丰厚酬金。此等“好事”,让常某喜不自禁。然而几次交往后,对方开始要求他利用学习期间便利条件搜集内部资料,并一次付给他20万元。此时的常某明知这是犯罪,却已抵挡不住金钱诱惑。经查,2012年10月至2014年6月间,常某共向境外人员发送情报资料54次共计60余份,给国家安全带来严重威胁。
    常某这一案例生动反映了隐蔽战线严峻的形势。它说明:在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下,在敌人的攻心战术之下,我们有些涉及国家机密的国家工作人员,经不起金钱的诱惑,当了国家的叛徒,成为国家和人民的罪人。
    实际上,金钱开道这种做法过于明显,对那些有戒心、有“地位”的猎物并不适用,因此,境外情报机构在物色猎物时,往往对症下药,以求打动“猎物”心扉。例如,某些国际大公司常年以课题研究名义,向国内研究中心提供研究经费。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了钱后的研究机构和研究人员往往投桃报李,成为这些外国公司的代言人。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知名学者陆建华,是中国社会形势蓝皮书的核心成员之一,参与过国家一些部委重要课题研究。但有谁知晓,这位知名学者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金钱是境外情报机构获取猎物的一个重要手段,但实际上,在攻心夺魄的间谍战中,“钱、色、名、利”都是境外情报机构的撒手锏,了解国家安全事务、对政府决策持有异议、个人生活遭遇不幸、贪图物质享受……这些都可以成为被外国情报机构看中的“潜质”。境外情报机构组合使用,往往“无往而不胜”。

    硝烟,并未散尽……

    从以上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信息时代的秘密战并没有终止,中国已经成为敌对情报机构窃密渗透的主战场,我们要在复杂多变的国际斗争局势中、在尖锐激烈的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加强安全保卫工作,抵御敌对情报机构发动的心战攻势,挫败其策反、渗透的阴谋,保障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这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也是每一个从事国家安全工作的同志的神圣使命。
    要打好隐蔽战线这一仗,我们必须树立强烈的国家安全意识。隐蔽战线面临的形势是严峻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一直在进行,但有的同志国家安全意识淡薄,总认为天下太平了,高科技发展了,“有密难保”“无密可保”“保密无用”,对保密工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掉以轻心,麻痹大意,保密制度落实不好,保密手段落后,措施不管用,以致给国家安全造成重大损失。
    要打好隐蔽战线这一仗,我们必须确立国家安全法律和法规体系。我国的《国家安全法》内容较为空泛,存在名实不符的现象。在反间谍斗争面临严峻考验的形势下,修订《国家安全法》为《反间谍法》,出台有关情报法规,为隐蔽斗争建章立制,可谓正当其时。
    要打好隐蔽战线这一仗,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改变我们对反间谍工作的传统认识。我们往往认为,泄密的主要源头是普通涉密人员,各级领导干部觉悟高,纪律性强,他们不可能主动出卖国家机密,因此,我们把安全保卫的重点放在普通涉密人员身上,而对各级领导干部的涉谍问题则大多视而不见。一旦他们出了问题,我们只是用“泄密”把他们的罪行轻描淡写,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而,不断爆发的恶性泄密事件表明,真正危害国家安全的案件的主角往往是各级领导干部,他们涉密程度深,是敌对情报机构最感兴趣的对象。他们一旦成为敌对情报机构猎物,其性质就不能简单地定性为“泄密案件”或“经济案件”,而必须定性为恶性间谍案件。
    因此,我们需要动员整个社会的资源,打一场反间谍的人民战争,让安全保密意识占领每一个公民的头脑,让敌对情报机构无从下手,让各种间谍行为和泄密行为无处遁形。为此,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安全保密思路,不能让安全保密停留在会议上,停留在橱窗里,止于内部的安全通报。我们要向人民讲清我们面临的严峻形势,要让人民了解间谍就在我们中间,要让安全保密措施化为每个公民的自觉行动。对已经发生的间谍案件,我们要研究其发生的原因,评估间谍案对国家安全造成的危害,发现安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制定出有针对性的反间谍措施。
    (《环球视野》摘自2014年11月上《环球军事》)

    链接:警惕闪现在边关的窥探目光
    孙兴维 鲁 越 蒋郭崔

    近年来,面对复杂多变的安全形势,某边防部队官兵在确保边关安全稳定的同时,不断加大防间保密工作力度,全力构筑起一条无形的“钢铁边防线”。

    “电子哨兵”斩断探密触角

    “离边境线不远处,有3个人戴着墨镜、提着小包,正在到处游荡!”近日,某边防连视频监控室哨兵在大屏幕上发现异常情况后,迅速向连长魏伟作了汇报。魏伟立即电话通知正在附近巡逻的小分队前去盘查。
    该边防连驻守在一个有着200多年通商历史的国家一类口岸,这里既是商贸往来的咽喉要道,又是面向公众开放的旅游景点。由于地理位置和作用特殊,口岸附近不时闪现一些不法分子的诡秘身影。
    “《反间谍法》第三条中规定:‘国家安全机关是反间谍工作的主管机关。公安、保密行政管理等其他有关部门和军队有关部门按照职责分工,密切配合,加强协调,依法做好有关工作。’”
    魏连长介绍说,针对该口岸的特殊环境,连队官兵充分利用科技手段,借助边防监控系统、营区监控系统等“电子哨兵”,架设起全天候的“天罗地网”。
    2014年11月的一天,该连哨兵正在对进入边境地区的车辆进行例行检查。坐在监控值班室里的哨兵付崇崇利用摄像头拉近距离,即时观察检查情况。
    透过一辆越野车的车窗玻璃,付崇崇发现车内一名男子正拿着高倍望远镜向连队观望。付崇崇觉得此人十分可疑,当即将情况上报连队。连队派出官兵对该男子进行重点盘查后,发现其随身携带的除一本外国护照、一个高倍望远镜外,还有一部拍摄有多处军事设施照片的相机。他们及时向当地公安和安全部门通报情况,经过为期一个月的调查,证实此人是一名间谍。

    “火眼金睛”识破诡秘身影

    “边境禁区实行特殊的管理制度,非经有关部门批准,任何人不得进入!”2014年夏天,某边防连士官吉洋在执勤时了解到,几名境外游客准备到连队管辖的某边境界碑前合影留念,便按照驻地政府颁布的《边境管理条例》相关规定,立即予以劝说和制止。
    近距离接触中,吉洋发现一名游客随身携带望远镜、夜视仪等物品,不禁心生疑虑。他一边示意战友盯紧这名游客,一边迅速将情况通报当地边防派出所。经前来处置的公安机关人员调查,此人以游客身份到边境一线拍摄了大量具有重要军事价值的地形、地物照片,其实是一名企图刺探我军事情报的境外间谍。
    该边防连防区内有著名风景区,常有不法分子以旅游为名,伺机获取我边防军事情报。经过多年的工作实践,连队官兵早已练就了一双双能够快速识别非法人员的“火眼金睛”。“《反间谍法》实施后,我们执行任务时更有底气了!”连队战士刘伟高兴地说。2014年12月,刘伟在站哨时发现,有人从车中伸出照相机拍摄连队哨楼、边境线。刘伟上前盘查,对方却不配合。小刘立即将情况报告连队。官兵将车拦下后,发现此人包里有一套专业窃听器材,照相机中还存储有某防区两个连队的营区地貌、哨楼、野战工事等军事设施照片。
    “依据《反间谍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公民和组织发现间谍行为,应当及时向国家安全机关报告;向公安机关等其他国家机关、组织报告的,相关国家机关、组织应当立即移送国家安全机关处理。”刘伟介绍说,随即赶来的公安机关依法处置了照相机里的涉密内容,并将此人移送国家安全机关处理。

    军民联手筑牢“铜墙铁壁”

    2014年9月,一名护边员正在离边境地区不远处放羊,突然发现有两个陌生男人赶着一群马往边境疾驰。他急忙给某边防连指导员刘金龙打电话通报情况,连队官兵立即出动,将企图非法越境的2人抓获并送交当地派出所。
    该边防部队驻地《边境管理条例》第三章第二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非法越境人员或者可疑人员,应当及时报告公安边防部门或者边防部队。”近年来,在边境地区经商、务工、放牧的流动人员日渐增多,各边防部队官兵定期深入边境地区,采取集中宣讲培训、发放宣传单、现场咨询等多种形式,帮助群众熟悉掌握相关法律法规知识,掌握报告情况的基本方法、内容和程序,确保广大群众能够及时掌握并报告第一手边情信息。
    2014年以来,该边防部队先后给群众发放反间谍图片、资料近万幅(份),有效增强了群众防间保密意识。
    “《反间谍法》第二十条‘公民和组织应当为反间谍工作提供便利或者其他协助’的规定,为军警兵民联合管边提供了更有力的保障。”某边防团政委张建国告诉记者,各边防部队充分发挥护边员与当地群众语言相通、对边境地区情况熟悉的优势,引导他们积极协助连队加强边境管控。《反间谍法》颁布后,该边防部队驻地各村党支部加大对村民的法律法规宣传力度,让防间保密知识进毡房、上马背。连日来,驻地牧民和各边防连护边员们不畏严寒、顶风冒雪,坚持在边防线上定期开展巡逻,给部队官兵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管控线索。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7期,摘自2015年1月11日《解放军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