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府到底有多虚伪?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政府到底有多虚伪?


叶夫根尼•莫罗佐夫 

    最近有报道说,中国对谷歌的电子邮件服务Gmail采取了进一步限制。这种情况应该并不令人吃惊。这种对Gmail的干扰是中国一项长期努力的一部分。中国希望通过减少其公民对美国通信服务的依赖来保护它的技术主权。尽管没有多少证据显示朝鲜同索尼公司遭黑客攻击有关,但朝鲜的网络在有关电影《采访》的喧嚣中一度中断。在这之后,“技术主权”的概念将作为2015年最重要和最受争议的学说之一出现在人们面前。

    多维度维护“技术主权”

    不仅中国,俄罗斯政府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去年夏天生效的一项新法律迫使所有互联网企业将俄罗斯公民的数据储存在国内服务器上。这已经导致谷歌关闭它在莫斯科的工程运作。克里姆林宫最近成功地让“脸书”网站封锁了一个呼吁采取抗议活动以支持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网页。这意味着,俄罗斯政府会迅速重建对其公民数字活动的控制。
    但对谷歌来说,这算不上一种全球性的失败。这个企业还在向其他地区扩张,它建设的通信基础设施远不止是简单的电子邮件服务。因此,当南美国家开始探索一些计划,以使用它们自己的光纤网络来减少对美国的依赖,从而抵制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视,谷歌却慷慨解囊,资助设立一条耗资6000万美元的海下电缆,以将巴西同佛罗里达州相连通。
    其目的是确保为巴西的谷歌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但是这也提醒人们,摆脱美国技术帝国的控制需要一种多维度战略,并且这个战略要适应这样一个事实:今日的谷歌不仅仅是一个搜索引擎和电子邮件服务企业,它还经营各种设备、操作系统,甚至网络连接本身。

    美企业角色有两面性

    鉴于俄罗斯和中国并不致力于提供言论与集会自由,外界会倾向于认为,它们对信息主权的要求是另一种审查和控制的尝试。实际上,当更为温和的巴西政府只是稍微考虑了一下强迫美国企业将用户数据存在当地服务器上的意见时(它最后放弃了这个意见),就有很多人指责它过分。
    然而,俄罗斯、中国和巴西只是在对美国采取的咄咄逼人的战术作出反应而已。美国则完全忘记了它自己的种种行为。它认为存在着一个中立的、世界性的互联网,任何改变这种态势的努力会导致“巴尔干化”。但是对很多国家而言,问题根本不是“巴尔干化”,而仅仅是“去美国化”。
    美国企业一直在这个计划中扮演着模糊的角色。一方面,它们建造了高效的基础设施,锁定了其他国家,让它们产生了长期依赖性。要去除这种依赖性很麻烦,代价也很高昂。另一方面,不能将这些企业仅仅视为美利坚帝国的代理。由于斯诺登披露的内幕明确显示了美国商界同国家利益之间的亲切联盟,这些企业需要经常宣示它们的独立性—偶尔将它们自己的政府告上法庭,尽管在现实中,它们大部分利益同华盛顿的利益完全吻合。
    为什么硅谷如此强烈要求奥巴马政府在互联网隐私与监控方面做点工作,这就可以获得解释了:如果互联网企业被视为向美国政府妥协的一方,它们的业务就会崩溃。不妨看看韦里孙通信公司在2014年的不幸遭遇。由于对韦里孙与美国国家安全局之间数据共享的程度感到不确定,德国政府放弃了同这个美国企业的合同,转而同德国电信公司签约。德国政府一名发言人当时说:“联邦政府希望赢回更多技术主权,因此倾向于同德国企业合作。”

    美政府到底有多虚伪?

    然而,要领会美国在信息主权问题上到底有多虚伪,只要看看微软公司同美国政府之间正在进行的争执。这涉及与一项调查有关的一些电子邮件的内容。这些电子邮件存储在微软位于爱尔兰的服务器上。美国检察官坚持认为,他们只要出示搜查令就能从微软获得这些内容—仿佛电子邮件是否存储在别的国家没什么区别。
    为了获得邮件内容,华盛顿通常需要经过复杂的司法程序,这个司法程序会涉及两国政府间的双边协议。但是现在,华盛顿希望完全避开有关程序,将对这些信息的处理当作纯粹的地方性问题。这些数据放在网络空间里,而网络空间没有国界!
    美国政府的理由是,存储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何处获得这些内容,以及微软公司在美国的雇员能获得这些内容。简言之,美国政府坚持认为,只要数据是美国企业处理的,无论它存储在何处,美国政府就应该能获得它。想象一下,如果中国政府要求获得所有经过中国企业制造的设备的数据—无论它们的用户是在伦敦、纽约还是东京,美国会发出多么强烈的抗议。注意一下这里的重要差别:俄罗斯和中国希望能获得它们的公民在它们自己的土地上产生的信息,而美国希望获得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产生的信息—只要美国企业在处理它们。
    由于反对其他国家获得一点点技术主权的努力,华盛顿可能遭遇它在推行其“互联网自由”计划时已经遭遇的一个问题:它的行为胜过言辞。美国很难反对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由政府进行的数字监控和网络宣传,因为美国政府或许在这些方面所做的工作比这三个国家做的加起来还多。
    无论俄罗斯和中国对它们的数字资产施加更多控制的动机是什么,它们的行为同华盛顿利用一个事实的努力成正比。这个事实就是,世界大多数通信基础设施是硅谷运作的。一个人的互联网自由就是另一个人眼中的互联网帝国主义。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7期,摘自2015年1月4日英国《观察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