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开国元勋都是情报老手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开国元勋都是情报老手


于殷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近日撰文称,从乔治•华盛顿到托马斯•杰斐逊,美国开国元勋中的几位重要总统都坚信情报工作是美国防御工作的根本。在这几位总统看来,无论用什么手段得来的情报都会使美国拥有“无尽优势”,因此特工们在挖掘秘密时要“不遗余力”。

    手头再紧,也要挤出钱来搞情报

    “如果想击败敌人,没有什么比一份珍贵的情报更重要。当然,要获得它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1755年,目睹英军在法军包围圈中苦战3小时仍未能摆脱惨败下场的华盛顿发出了上述感慨。
    很多人都知道乔治•华盛顿是美国的开国总统,却很少有人了解他实际上还是美国的“情报之父”。中央情报局在评述华盛顿的情报生涯时称,为了获得有价值的情报,他在招募特工、建立间谍网的同时,还会严刑拷打拘捕的囚犯,甚至威逼利诱可疑游客。他不仅舍得投入,而且“知道如何说谎,常常教训手下特工在寻找秘密时‘要翻开每一块石头’”,《外交政策》杂志的文章这样写道。
    华盛顿早年就是一名出色的间谍。1753年,21岁的他前往现在的俄亥俄地区探查法军情报。在尝试过常规方法效果不理想后,他开始在法军中结交酒肉朋友。这一招果然奏效,在一番呼朋唤友、觥筹交错后,华盛顿得到了所有他想得到的情报。
    独立战争开始后,初期的一连串失利让华盛顿对情报工作更是重视。他立下一条雷打不动的规矩:即使再没钱,也要挤出至少1/10的经费来保证间谍们的开销。就任大陆军总司令2周后,他签发的第一笔款项就用在了情报搜集上——交给一名军官333美元,令其前往波士顿建立间谍网,以监视英军动向。
    一年后,华盛顿又下令建立“诺尔顿游骑兵小队”。该小队由130名士兵与20名军官组成,主要执行极其秘密的战场侦察任务,并将结果直接报告华盛顿,被视为美国陆军最早的军事情报单位。时至今日,美国陆军情报部门的徽章上还标有“1776”的字样,这是“诺尔顿小队”建立的年份。不过令华盛顿遗憾的是,“诺尔顿小队”的成绩并不令人满意,首次派出特工执行渗透侦察任务便被英军察觉,执行任务的特工也被抓住后当众处决。
    与“诺尔顿小队”相比,华盛顿更主要的情报来源是建立在纽约、费城等地的间谍网。一份日期为1778年6月18日的官方开支记录显示,华盛顿曾向费城地区的间谍网支付过6170美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相当惊人的巨款。在众多间谍网中,最受华盛顿喜爱的当数纽约的“卡尔珀”情报网。网内20余名间谍使用密码、化名、秘写术、“死邮箱”等专业手段,源源不断地向华盛顿报告纽约城内英军的一举一动。
    1780年7月,“卡尔珀”情报网内一名化名“女士”的间谍传来情报,称英军将派军出海,攻击刚刚渡海上岸、准备向华盛顿施以援手的法国军队。华盛顿接报后,立即编造了一份攻打纽约城的作战计划,一名当地农民“碰巧”在路边“捡”到了这份计划并交给英军。与此同时,华盛顿调动部队向纽约城进发,进一步造成攻击假象。这招果然蒙骗了英军指挥官,刚出海的英军被紧急召回,立足未稳的法军从而躲过一劫。
    用“总统秘密基金”拉拢外国使节被称为“美国宪法之父”的詹姆斯•麦迪逊不仅从华盛顿手里继承了国家的权力,而且也继承了对秘密情报的重视。
    在历史学者的评价中,麦迪逊“对美国宪法中的每一个字都言听计从。”确实,麦迪逊做到了这一点,而且对宪法中“行政首脑拥有不受限制地实施秘密行动的权力”一章更是执行得一丝不苟。在他看来,背地里偷看一下公民的信件(相当于今天的电子通信监听)算不上什么大事,而且还可能获得事关国家安全的重要情报。
    史学家认为,虽然麦迪逊主持起草了美国宪法历史上最重要的修正案——《权利法案》,但他本人最初对该法案曾提出过反对意见。他认为,法案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不受无理搜查和扣押的权利等,“会将这个国家引入歧途。”
    他在手稿中写道:“我从不认为宪法中没有《权利法案》是一种缺失,我也从不急于为宪法补充这一部分。实际上,我提出这份修正案最主要的原因,是其他人非常渴望它的出现和存在。”
    麦迪逊曾在与汉密尔顿合著的《联邦党人文集》中称,总统的“保密权和派遣权”是外交和军事政策成功的关键,因此为谨慎起见,有必要“独立处置情报事务”。
    1790年,还是国会议员的麦迪逊为了让总统能“独立处置情报事务”而不受外界干扰,特别发起创办了“总统秘密服务基金”。该基金的开支细节不受国会监管,总统可以自由使用这笔钱,开展各种“敏感的秘密活动”。据说1805年担任国务卿期间,麦迪逊曾私下动用“总统秘密服务基金”为一名外国使节“拉皮条”,理由是“尽量让大使在美国玩得高兴”,以便从他嘴里套出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另一条可信的“总统秘密基金”动用案发生在1812年。当时,麦迪逊总统授权支出5万美元(这几乎是“总统秘密基金”的全部款项),以购买新英格兰地区联邦制拥护者与英国人之间的往来信件。这些信件掌握在一名英国间谍手中,据称包含大量“叛国信息”。不过很多史学家都认为,麦迪逊和国务卿门罗将这些信买到手后交给国会,并不是为了单纯地惩治叛徒,而是为了进一步激化美国针对英国的战争情绪,同时打压总统的政治对手。

    “君子”也拆他人信件

    1929年3月,胡佛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史汀生被任命为国务卿。这位国务卿信奉“君子不拆他人信件”,关闭了绰号“黑屋子”的密码破译机构,一时在国际上树立起凛然的“正人君子”形象。
    然而,历史证明,史汀生的做法完全是自欺欺人。在他之前,各位开国总统早就把秘密拆看他人信件当成了一种习惯,乔治•华盛顿甚至专门向部下传授“偷拆信件小贴士”:“首先你得知道如何在不破坏封印的情况下打开信件,然后记录下其中的内容,最后当然是完璧归赵,让这些信件继续邮寄旅行。”
    在华盛顿影响下,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托马斯•杰斐逊、本杰明•弗兰克林、约翰•亚当斯等人在独立战争期间都加入了一个秘密委员会,专门负责从拆开的信件中摘抄只言片语,来进行对敌宣传,以瓦解敌人军心,而且也没人认为这有什么错。杰斐逊在1807年的一封信中写道:“作为一名优秀军官,就应该做好一切准备,(为获取有用且必要的情报)不惜突破法律的严格限制。”
    从杰斐逊写下《独立宣言》到麦迪逊离开白宫的41年间,美国的总统们为获得情报发起过各种各样的秘密行动。1780年,独立战争进行至紧要关头,华盛顿得知英王乔治三世的儿子随战舰“圣文森特海角”号在纽约一带作战,遂下令对其进行秘密绑架,并称“可以使用任何方式完成这一任务。”但这项计划最终没有实现,因为英军为王子加了双岗进行保卫。
    其后,历任总统为得到有价值的情报还试图贿赂外国领导人、逼迫记者与公司雇员“为国家服务”等,亚伯拉罕•林肯更是早为现代国家安全局的电信窃听找好了借口:电信公司完全归联邦政府所有,政府可以令其拦截美国国民的个人通信。这些疯狂的情报搜集手段都建立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上:保卫美国的民主与自由。即便情报权力的独断意味着对民众权利的背弃,这一点也始终未能从美国总统的血液中消去。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7期,摘自2014年2月18日《中国国防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