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的天国”:日共领导人冈野进与毛泽东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革命的天国”:日共领导人冈野进与毛泽东


何立波 

    1940年1 0月,延安来了一位特殊的国际友人,他就是日共中央委员、共产国际执委,后成为日共中央主席的冈野进。1940年3月到1 945年9月,冈野进在延安工作了五年多时间,为中共对日斗争策略工作作出了突出贡献。冈野进在延安窑洞里住了五年多的时间,曾和毛泽东的窑洞比邻而居,和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曾由衷地称赞延安是“革命的天国”,称赞毛泽东是“追世瑰奇异境生,更攫欧亚造新声”;毛泽东也非常关心关注冈野进,1962年,毛泽东还祝贺冈野进七十岁生日,称赞他当时的著作“教育了日本人民,也帮助了战斗的中国人民”,缔造了中共和日共领导人密切合作的典范。

    冈野进在毛泽东的邀请下留延安工作

    冈野进原名野坂参三,是日本共产党创始人和主要领导人之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著名活动家。1892年3月30日,冈野进生于山口县一商人家庭。学生时代开始,他接受社会主义思想和参加工人运动,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1917年,冈野进任“友爱会”(日本劳动总同盟前身)书记,并主编该组织刊物《劳动产业报》。1919年,冈野进赴英国了解和学习欧洲工人运动经验,次年加入英国共产党。1922年回国后,冈野进任日本劳动总同盟组织书记。参与创建同年7月成立的日本共产党,历任党纲起草委员会委员、中央监察委员和中央执行委员。1924年,冈野进创办日共合法机构“产业劳动调查所”,任所长。
    此后到1928年,冈野进主要担任工会党组织领导工作。1923年和1 928年曾两次被捕。1931年当选为日共中央委员。1931-1940年代表日共参加共产国际的工作,1935年起任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委员。
    冈野进在共产国际东方支部工作期间认识了中共代表任弼时、康生等人。1940年2月,在莫斯科治疗臂伤的周恩来决定回国。冈野进获此消息后,经过共产国际执委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的同意,和周恩来一道回中国,再行相机返回日本。
    1940年3月,冈野进随周恩来、任弼时等人秘密来到延安。到延安后,冈野进受到了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热烈欢迎。出于安全和保密考虑,冈野进脱下西装,换上厚实的八路军棉制服,取了个中国名字--林哲。而且,中方除了少数领导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外,一般人只知道他是个来历不明的重要人物。
    冈野进住在王家坪,这里是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冈野进被安顿在一个比毛泽东住的还要宽敞得多的窑洞里,这就更增添了他的神秘色彩。一天,周恩来来到冈野进的住地,告诉他:鉴于险恶的形势,你一个受到日本法西斯当局多年通缉的日共领导人要秘密潜回日本,安全根本得不到保证。周恩来向冈野进转达了毛泽东要他留在延安帮助八路军工作的愿望。至于回国的事,只能耐心等待时机了。
    其后,周恩来和八路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与冈野进详细商谈工作安排。当时延安已成立了日本问题研究室,但周恩来认为研究人员的知识肤浅、陈旧,工作不能令人满意,希望冈野进首先展开对日本的军事、政治、经济、社会情况的调查研究。对此,冈野进认为“日本劳动人民的敌人是日本军阀,我们的任务就是打倒它以实现民主主义。因此与中共和八路军有着共同的目的,应该共同战斗。”这样,冈野进愉快地接受了周、王的提议。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冈野进住在毛泽东住所附近,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中共中央非常重视具有日共中央委员和共产国际执委双重身份的冈野进来华工作。毛泽东、王稼祥和冈野进组成了日本共产党支援委员会,专门决定有关日本工作的问题。另外,中共中央海外工作委员会也吸收冈野进为领导成员。不过,由于苏联与日本之间存在着正式的外交关系,考虑到不应该给外界以苏联派冈野进到延安从事反日活动的印象,冈野进便以“林哲”为名活动。1940年5月,冈野进被中央军委总政治部聘为顾问,特别指导敌军工作部。冈野进的中文不好,需要翻译。据担任冈野进翻译的赵安博回忆,冈野进每天早晨四点起床阅读分析日本的报刊,在重要条目上作出标记,研究人员据此进行整理,撰写有关日本政局和军事方面动态的论文。敌军工作部形成了以冈野进为中心、以王学文部长和李初梨副部长为主要领导的体制,开始新的对日本军队工作。由此,冈野进积极组织日本人反战同盟和日本工农学校,同时着手研究日本问题和培养中共的日本研究人才。
    为了尽快培养出中共的日本研究班子,冈野进组织了“日本问题研究会”,并编辑介绍一般日本知识的《日本便览》,讲解日本的国体、天皇制、军部、军国主义、社会组织等情况。日本问题研究会在冈野进的主持下,每周六下午开座谈会,基本上是由冈野进做报告,然后会员提问并进行讨论。经过王稼祥和曾经留学于京都帝国大学的王学文的努力,使延安具备了收集日本资料的条件,能够收听日本广播和通过在北平、天津、太原等地活动的地下工作人员往延安传送日本报刊。同时,敌工部创办专刊《敌国汇报》。
    由于冈野进卓有成效的工作,中共的日本研究迅速出现了较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并受到党中央的重视。1941年5月,中共中央出版正式的大型机关报《解放日报》,关于社论的写作,毛泽东在起草的通知中规定“由中央同志及重要干部执笔”。冈野进受托写了许多有关日本问题的社论。特别是太平洋战争开始以后,毛泽东常常与冈野进碰头,甚至让冈野进住在毛泽东家所在果园的一座房子里,几乎每天都要见面。
    毛泽东很注意阅读冈野进的文章,他在给冈野进的一封信中说:“你的文章我都喜欢看,并劝同志们学习你对事物的客观分析态度。”鉴于中国党对日本革命史不了解而很有必要学习,毛泽东建议冈野进多写一些有关文章发表。可以想见,冈野进代表“日本人民”支援中国抗战,而日本革命斗争史的研究和学习更可以为“日本人民”的存在提供一个更完整、更有说服力因此对中国党和人民具有鼓舞作用的说明。随着这种思想交流的加深,中国共产党源自国际共产主义理论的关于“日本人民”的想象,通过冈野进的话语建构,得到了确实的肯定。
    冈野进回忆,自己在延安得到了与毛泽东等中共主要领导人同样的生活待遇,这种待遇应该不仅仅因为其作为共产国际领导人和日共代表的政治地位,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事实上是中共日本问题研究的最高权威和作出了最大贡献的开拓者。日本战败后,冈野进离开延安经苏联、朝鲜回国,他在敌工部培养的中共日本研究者已经具备了相当的工作能力,有的被调到《解放日报》写作有关日本的评论,其水准甚至受到了当时在延安的日本人的赞赏。

    冈野进向毛泽东建议成立管理日本战俘的日本工农学校

    1937年平型关战斗之后,我军战场上俘虏的日军官兵越来越多。在党的俘虏政策的指导下,八路军、新四军在前线进行了大量的对敌政治宣传工作,日军俘虏逐渐增多,到1941年5月已达1800多名。这些战俘除一部分释放或转交国民党外,大部分仍留在八路军中。他们虽然来到八路军中,但在日本军国主义的长期毒害下,思想仍然十分顽固、反动,仍然继续站在与人民为敌的立场上,亟待加以教育改造。因日俘大部分分散在八路军前线各部队中,缺乏一个比较安定的改造环境。八路军敌工干部相对不足,工作比较繁重,力不从心。同时,八路军中还有许多业已改造的日本士兵,他们绝大部分参加了在华日人的反战组织。这些日本士兵,虽然已经得到初步的改造,但从总体上看,他们的政治思想、理论水平都不是很高,不适应反战工作的需要。他们曾多次向八路军方面提出要求,希望有一个重新学习的机会。
    冈野进来到延安后,与中共中央、总政治部敌工部领导商谈了日军战俘的教育管理问题,并亲自找在延安的日军俘虏中反战进步分子谈话,了解俘虏的教育情况。他认为:“那些离开日本军队、放下武器、脱掉军装的日本工人和农民,只不过是帝国主义战争的牺牲品,只有唤醒他们的阶级觉悟,使他们认识到侵略战争的本质,他们迟早会成为反战的和平战士,这是他们的必由之路。”经过半年多的调查研究之后,1940年10月,冈野进向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建议中共中央在延安成立一所专门学校教育改造日军俘虏。
    这一建议与中共中央的想法完全一致。毛泽东对此非常重视,并亲自将这所学校定名为“日本工农学校”。延安日本工农学校,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创办的一所正规的政治学校,具体工作由八路军总政治部负责领导。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副主任谭政和敌工部长王学文等直接参与领导工作。
    1 941年5月1 5日,日本工农学校举行开学典礼。工农学校校长由冈野进担任,八路军120师359旅政治部敌工科科长赵安博任副校长,分管行政和教务。1943年4月后,改由总政敌工部副部长李初梨兼任副校长。学校从1 941年5月正式开学,到抗战胜利结束共存在5年左右,最初有学员1 1人,到1 945年8月增至300多人。
    1 943年7月7日,继延安的日本工农学校之后,在晋绥抗日根据地晋西北地区,又建立了一间日本工农学校晋西北分校。1942年6月,在中共中央的指导下,冈野进选拔反战同盟中先进分子,在延安日本工农学校成立了在华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同盟的《章程》称这个同盟“是共产党的预备组织”,“通过共产主义教育与锻炼……培养真正的布尔什维克”。6月25日,在由冈野进主持的成立大会上,中共中央代表朱德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议还通过了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毛泽东同志的致敬信。毛泽东接信后十分高兴,在回信中指出:“所有同盟及大会的革命活动,都是在你领导之下的,中国共产党完全同意你及一切日本革命同志的革命活动,我们将尽一切可能援助你们,请以此意告诉同盟诸同志。”
    延安日本工农学校和“日共盟”的成立,在无产阶级斗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它不仅鼓舞了中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更重要的是具有异常深远的国际影响,充分展示了中国共产党人高超的斗争艺术。在另一条战线上对日本帝国主义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过程中,冈野进功不可没,并且通过此与毛泽东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为以后工作的开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冈野进1943年在延安首次公开露面,毛泽东等亲自参加欢迎仪式

    1943年5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提议解散共产国际,并向各国共产党支部征求意见。当时用名“野坂参三”的冈野进认为自己应在延安公开身份,恢复在共产国际工作期间的名字--冈野进,以领导在华日本人的反战斗争,充分发挥日本共产党的作用。他的这一想法立即得到了毛泽东的赞同,并为此做了精心的安排。
    5月29日下午3点,《解放日报》记者在冈野进办公室采访了他。
    5月31日,《解放日报》以《日共中央代表冈野进同志抵延,延安各界筹备欢迎大会》的醒目标题报道说,日本共产党中央代表冈野进不久前沿平津一带化装抵延,受到中央书记处和毛泽东同志的热情接待。冈野进同志此来,使东亚的兄弟共产党合聚一堂,交流反法西斯的意见,这在东亚的革命运动史上,将是具有极其重要意义的一页。次日,冈野进致函《解放日报》记者,就目前日本革命运动问题指出,日共当前的任务是打倒日本军部与立即结束战争。为此目的,一定要动员组织广大的人民;同时,日本共产主义者应该用一切的方法,把这次战争的性质告诉人民:“这一个战争不是为反对英美的侵略,而是为了日本军部和与日本军部勾结着的大财阀的利益。”
    6月6日晚,中共中央为冈野进这位特殊的兄弟共产党领导人举行了盛大欢迎会。毛泽东、朱德、任弼时、李富春等中央领导都出席了欢迎会。任弼时在致词中热情赞扬了两党的友谊。
    冈野进作了讲话,并宣读了日共中央的信,同时还介绍了具有反战传统的日本共产党的历史和现状。
    冈野进还生动形象地讲了自己对延安的三大印象:第一印象便是感到延安有些同志对于日本问题知道得太少;第二印象是延安的生活较其他参战国好。此外,冈野进认为延安有着很难得的学习环境,因为生活比较安定,书籍又多,而且有着全世界都难找到的杰出教师--毛泽东,因此他把延安称为“革命的天国”,中日同志没有理由不充分利用延安如此优越的环境与条件。

    毛泽东亲自修改冈野进在中共七大上的发言稿

    1 945年4月23日至6月2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在准备过程中,毛泽东特别指名把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的修改稿送冈野进一本,以征求意见。冈野进作为唯一的兄弟党代表参加了七大,并在大会上作了《建设民主的日本》的书面发言。
    冈野进对有幸能参加中国共产党的这次盛会十分重视,并为此作了充分的准备。他亲自动手写好了发言稿,脱稿后觉得还不太放心,又将发言稿交给毛泽东,请他予以修改。毛泽东十分高兴,认真地对他的发言稿进行了修改。
    为此,毛泽东于5月28日专门致信冈野进,将自己的意见以详细的文字加以说明。毛泽东在信中说:“冈野进同志:此件看了(指冈野进的文章《建设民主的日本》),觉得是一篇好文章。通过它,我了解了日本共产党的具体纲领。我认为,关于没收垄断资本(操纵国民生计者)一条,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这一条,英国、法国的共产党都是如此,中国党也一样。如今,日本党也有了。只有美国的共产党人还没有接受这一条。关于这一点,他们没提出什么,可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我颇感怀疑,我想他们是找不到出路的。此点,正待研究。我想把你的意见也提供出来。去年出版的白劳德同志(指当时美国共产党总书记阿尔•白劳德)的《德黑兰》一书,你看过了吗?希望你看一看。改日我们一起议论一下。”
    接着,毛泽东还具体对冈野进文章中一些文字不通顺的地方提出了修改意见。毛泽东还对冈野进文章中所说的由人民投票废除天皇制提出了修改意见。“‘尽速由一般人民’,‘尽速’二字似可去掉。这个投票问题,那时究竟以速为有利,或者以缓为有利,要看情况才能决定。依我估计,日本人民不要天皇,恐怕不是短期所能做到的。”
    这封信,是毛泽东针对冈野进在中共“七大”上的发言稿提出的意见。其中,有关日本的天皇制的问题,是人们关注的一个焦点。当时,日本共产党内,德田球一、志贺义雄等领导人都主张“打倒天皇制”,而冈野进则主张由日本人民投票决定是否废除天皇制。冈野进在发言稿中提出的观点是“天皇存废的问题,应当在战后尽快地通过一般人民投票来决定”。毛泽东是了解当时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要求废除天皇制的愿望的,但是,他考虑到战后日本可能出现的实际状况和日本共产党的实力尚不足等情况,认为如果仓促举行公民投票,恐怕大多数人仍会选择继续实行天皇制的。因此,他建议冈野进把“尽快”二字去掉。历史发展证明,毛泽东的预见是完全正确的。日本的天皇制,至今也没有废除。
    在中共七大上,在中共主要领导人的报告之后,由李初梨翻译,冈野进作了题为《建设民主的日本》的演说。和对中共主要领导人的报告的宣传一样,《解放日报》全文刊登了冈野进的演说稿。在“七大”的发言中,冈野进对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给予了高度评价,说:“中国共产党不仅是中国民族解放的先锋,而且对于东方各民族的解放也起着重大的作用。中共在24年的斗争中,创造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成功地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了。体现着这个中国化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就是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的理论和方针,不仅指导着中国的解放,而且成为了东方各民族解放的宝贵的指南针。”
    在七大上作了发言后,冈野进接受了《解放日报》记者的采访。他兴奋地说:日本军部与毛泽东显然是势不两立的敌人,但他们也不得不称毛泽东为“百万人中难以找到的杰出组织家”。我对毛泽东的印象则是“杰出的理论家、组织家和天才的战略家”。他还称赞毛泽东道:“追世瑰奇异境生,更攫欧亚造新声。”认为毛泽东能择四海之英才,领导中国共产党终成长治之业,有大勇大智。
    冈野进由衷地赞叹:“还要加上一条,那就是他对东方各民族革命运动所洋溢着的高度热情。例如对日本的革命运动,与关心中国的革命运动毫无二致,使在华日本反战人士受到中国干部同等的教育与培养,就是一个最好的说明。”他讲到毛泽东是位东方天才时,列举了红军万里长征,中共制定的统一战线政策,延安整风运动及延安出版马列著作的典型实例加以说明。讲到中共重视在华日本人反战人士培养时,又畅谈了毛泽东对在延安最中心地带宝塔山创建日本工农学校,以及根据抗战形势变化组建日本反战同盟、共产主义者联盟组织的有力支持。

    冈野进回国后,毛泽东曾祝贺他七十寿辰

    日本投降后,在延安的日本人民解放联盟会员和日本工农学校的学生或开赴前线或即将回国,就要离开延安了。1 945年8月24日,准备归国的冈野进代表日本共产党提议,由一切反战反军部势力组织日本民主联盟,以此为基础成立临时政府,实现民主政治。毛泽东在去重庆谈判之前,特意为冈野进举办了欢送宴会,两人并就两国的前途和中日关系交谈到深夜。
    在毛泽东、周恩来去重庆后,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工农学校和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于8月30日举行出发纪念大会,会上通过了向毛主席、朱总司令致敬的信。其中写道:“……我们报答您们好意的方法,唯一的便是记取您们的教诲……在前线则教育新来的日本兄弟,回日本后,则克服一切困难,为建立民主的日本而努力奋斗。这是当我们离开延安时,对您们的立誓。”
    1 945年9月初,冈野进在聂荣臻等的陪同下乘飞机前往张家口,后又换乘苏联军用飞机飞赴莫斯科。不久,冈野进回到中国东北,从朝鲜釜山乘船,于1 946年1月1 2日返抵东京,受到日本民众如“凯旋将军”式的欢迎。冈野进将毛泽东的理论结合日本实际加以阐述,在民众欢迎集会上讲“日共必须做到成为人民爱戴的党,为人民服务的党”。这句话成了日本朝野一时争相传述的话题。同时,对天皇的废存问题,冈野进也一改日共原来主张打倒的立场,提出应由日本国民作最后决定的新论,赢得了民众的好感。
    1 946年2月,冈野进在日共五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4月被选为日本众议院议员,并任日共国会议员团团长。1 950年,美国占领军对日共“肃整”,冈野进继续坚持地下斗争。1955年7月,当选为日共中央委员、常任干部会委员、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1956年后,多次当选为国会参议院议员。1958年日共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直到1982年。在1 982年7月的日共十六大上,冈野进由第一线引退,任中央委员会名誉主席。
    1962年3月末,毛泽东电贺日共中央主席冈野进七十寿辰。电报中特别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冈野进在延安的活动给予高度评价,称赞他当时的著作“教育了日本人民,也帮助了战斗的中国人民”。1993年11月14日,冈野进病逝,终年101岁。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7期,摘自2014年第12期《党史博采》)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