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的毛泽东和邓小平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文革”中的毛泽东和邓小平


窦应泰 

    毛泽东提出:“刘邓可以分开”

    1956年8月,在中共八大上,中央设立书记处并委任邓小平出任总书记,这是毛泽东提议的重要任命。毛泽东为树立邓小平在党内的威信,曾经公开评价说:“我看邓小平这个人比较公道,他跟我一样,不是没有缺点,但是比较公道。他比较有才干,比较能办事!”1959年,毛泽东在上海工作会议上又公开表示:“政治局是政治设计院,我是主席,是主帅;邓小平是总书记,是副帅。”
    1966年“文革”狂飙骤起,邓小平因“两条路线斗争”的激流,被当成“党内第二号走资派”批判打倒。邓小平对毛泽东此举的解读是:“谁不听他(指毛泽东)的话,他就想整一下,但是整到什么程度,他还是有考虑的。”
    1966年10月,中央召开了工作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批判刘少奇和邓小平推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会上,邓小平要作一次检查,他把检查稿写成后,请汪东兴呈报给毛泽东。10月22日毛泽东批阅后在检查上作出批示:“小平同志:可以照此去讲。但在……第一行‘补过自新’之后,是否加几句积极振奋的话,例如说,在自己的积极努力和同志们积极帮助之下,我相信错误会得到改正的。请同志们给我以时间,我会站起来的。干了半辈子革命,跌了跤子,难道就一蹶不振了吗?……”在当时对邓小平进行激烈批判的形势下,这一批示对邓无疑是巨大的精神支撑。次日,邓小平果然按照毛泽东的意见修改发言稿并在会上作了检查。
    1967年1月11日,邓小平和刘少奇双双被取消参加政治局会议的资格。4月1日,戚本禹的《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评反动影片<清官秘史>》一文发表,文中诬蔑邓小平为“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
    4月3日,邓小平通过信件向毛泽东提出“求见”的请求,这是自运动开始以来邓第一次向毛提出要求。邓在信中说:“从一月十二日起,我一直想见见你,向你求教,只是觉得在群众激烈批判我们反动路线及其恶果的时候求见主席是否适当,所以一直在犹豫着。近日看了戚本禹同志的文章,觉得我所犯错误的性质似已确定。在这种情况下,我求见主席当面聆听教诲的心情是很迫切的。如果主席认为适当,请随时通知我去。……”
    毛泽东收到邓小平的信后,并没有给予复信。邓小平渐渐明白,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毛泽东是不可能接见他的。一直等到5月,好消息终于传来了。中办主任汪东兴前来看望邓小平。汪传达了毛外出视察前给邓的三点意见:第一,要忍,不要着急;第二,刘、邓可以分开;第三,如果有事可以给他(毛泽东)写信,并由汪东兴代转。
    这月中旬的一个夜晚,中办忽然派人来接邓小平前往毛泽东下榻的游泳池。这是“文革”开始以后,邓小平唯一一次单独和毛泽东相见。谈话中,邓小平表示接受毛泽东对他和刘少奇派工作组“错误”的批评。邓小平还记得就在此次交谈中,毛泽东竟然当面向他询问对林彪的看法。邓没有想到毛会在林红得发紫的时候,询问他对林有何看法,他对这敏感的话题以沉默作答。
    7月,邓小平在中南海遭受批斗时,毛泽东正在武汉视察。14日深夜,毛泽东在下榻的客房内和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王力等人交谈时,忽然把话题转向邓小平。毛泽东仍然认为邓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文可以同少奇、恩来相比,武可同林彪、彭德怀相比”。“小平举重若轻,善于决断。他的毛病是性子急了一点,决心下得太快。也不要紧,他不专权,会用人。”
    9月18日,邓小平给汪东兴写信,再次提出见毛泽东的要求。毛泽东对邓函虽然没有明确表明态度,但9月20日,毛泽东在武昌下榻的宾馆内,对武汉军区政委刘丰和司令员曾思玉说了一番话:“邓小平恐怕要保。一个,他打过一些仗。第二,他不是国民党的人。第三,他没有‘黑修养’。可不可以选他当中央委员,你们看?你们讨论一下,九大谁可以当中央委员?邓小平是一个标兵。”
    毛泽东对邓小平的保护,令林彪、江青等人对邓小平想置之死地而后快。1968年5月,在林彪、江青等人的授意下,“邓小平专案组”成立。尽管专案组四处奔走,费尽心力,也没有挖到让林彪、江青等人满意的“罪证”(1970年,专案组无疾而终)。
    1968年6月30日,在同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及其他负责人谈话时,毛泽东又一次重申了他“刘、邓分开”的立场。毛泽东说:“对邓小平,我的观点还是一样。有人说他与敌人有勾结,我就不太相信。你们那样怕邓小平,可见这个人厉害。”

    阔别六年,毛问邓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邓回答说:“等待”

    1971年9月,林彪在蒙古温都尔汗折戟沉沙。当时下放江西劳动的邓小平一直到当年11月5日才听到传达。邓小平惊闻消息,百感交集。他在11月8日致毛泽东的信中坦率倾诉了他对林彪自取灭亡的激动心情,同时表示他对中央粉碎林彪、陈伯达集团的决定表示拥护。
    翌年8月3日,邓小平再次写信给毛泽东。当时,全国正在系统地对林彪进行批判。邓小平顺便在他揭发林彪的报告上附一封给毛泽东的短信,信中称:“对于林彪和陈伯达,没有什么重要的材料可以揭发,只能回忆一些平时对他们的感觉。对林彪,我觉得他是一个怀有嫉妒心和不太容人的人。对于林彪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现在看来,他的确是为的打着红旗反红旗,是准备夺权。……”
    11月12日,在毛泽东的指示下,邓小平在相关人员陪同下前往当年毛、朱会师的井冈山地区参观。邓小平为此感到高兴,他认为这是毛泽东将要给予他工作机会的前兆。
    1973年3月29日下午3时,在周恩来陪同下,邓小平进入久违的中南海。这时候邓小平和毛泽东已经阔别近六年之久。当毛泽东问起邓小平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时,邓小平只以两字回答:“等待!”两人在长谈过后分别时,毛泽东一直把邓送到门口,并关切地叮嘱他说:“你要努力工作,保护身体!”
    8月,在中共十大上,邓小平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在12月的几次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正式推出了邓小平。12月14日,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说:现在,请了一个军师,叫邓小平。发个通知,当政治局委员,军委委员。政治局是管全面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我想政治局添一个秘书长,你(指邓小平)不要这个名义,那就当个参谋长吧。毛泽东又指着邓小平对身边的政治局的同志们说:“是不是当政治局委员?以后开二中全会追认。你呢,我是喜欢你这个人的。咱们中间也有矛盾啊!十个指头,有九个指头没有矛盾,就是一个指头的矛盾!……”
    为了进一步树立邓小平在政治局的威信,毛泽东决定趁热打铁,彻底打破江青等人围困邓小平的阵脚。15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又当众谈到邓小平的职务和工作问题。毛泽东指着邓小平说:“我们现在请了一位总参谋长。他呢,有些人怕他,但是办事比较果断。他一生大概是三七开。你们的老上司,我请回来了,政治局请回来了,不是我一个人请回来的。”毛泽东又诙谐地指着邓小平说:“你呢,人家有点怕你。我送你两句话:柔中寓刚,绵里藏针。外面和气一点,内部是钢铁公司。过去的缺点,慢慢地改一改吧。”
    自此,邓小平才真正从“文革”的困境中走了出来。

    “天安门事件”后,毛泽东写条子:“赶出去”

    邓小平复出后对各行各业开始的全面整顿,实际上是对“文革”的变相否定,这也触及了毛泽东的底线。1975年底,邓小平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中再次受到批判。
    1976年1月15日,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在周恩来追悼大会上致悼词后,公开露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而且毛远新从毛泽东处传给江青等人的内部指示更让他感到压力重重。全国范围内的“批邓”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4月5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了群众自发悼念周恩来总理的热潮。4月6日凌晨,中央政治局向毛泽东写出了关于天安门广场情况的报告。当时充当联络员的毛远新,向已经重病在床的毛泽东汇报了中央政治局讨论天安门广场的情况,并把姚文元亲笔拟定的《天安门事件现场报道》读给病榻上的毛泽东。毛泽东不想再保邓小平,除了“天安门事件”因素之外,显然与“四人帮”多次进谗大有关系。此时的毛泽东已经不能通过语言表达他的意思,、只能用颤抖的手给守在身边的毛远新写了关于邓小平的三点指示:“一、首都,二、天安门,三、烧打这三件事,性质变了。据此,赶出去(指邓小平)。”
    在对邓小平如何处理的问题上,尽管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毛泽东不可能继续让邓小平承担党和国家的重任,不过在邓小平去留的重大问题上,他依然不肯按照“四人帮”等人的意志行事。毛泽东最后表明了解决邓小平问题的态度,即:“据此开除邓小平的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这是毛泽东在关键时刻给邓小平留的一个出路。还像当年开除刘少奇党籍而保留邓小平党籍时一样,毛泽东手下留情,并没有彻底抛弃邓小平。
    粉碎“四人帮”以后,在叶剑英、李先念等人的努力下,邓小平于1977年7月复出。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7期,摘自2014年第2期《党史博览》)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