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农民阿布都三十年修了三座桥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新疆维吾尔农民阿布都三十年修了三座桥


李亚楠 

    
    人物小传
    新疆伊宁县,维吾尔玉其温乡,有一渠,名湟渠。以渠为界,有两村,下阿同村,热万村。下阿同村人常去邻村求医,却只能绕远,因渠上无桥。
    下阿同村有一男子,阿布都热合曼•居玛洪,自弱冠之年,就专注一事——修桥。
    三十年修了三座桥,昔日翩翩少年,今天两鬓斑斑。
    一时兴起,做一事,容易;始终如一,三十年,不易。

    鸡刚叫了三遍,阿布都热合曼•居玛洪就开始打扫庭院、给牛羊添草料了。
    一切收拾停当,他一头扎进门口的电焊铺子焊起了“铁疙瘩”,这些零部件修桥时能用上。
    10点多,阿布都把奶茶碗往前一推,拿着卷尺和纸笔就出门了。老伴儿塔吉古丽•瓦依日说,瞧瞧,又去湟渠上“视察”了。
    1月的新疆伊犁伊宁县维吾尔玉其温乡下阿同村,挺冷。出了门,往右一拐,沿着湟渠走了半个村子,阿布都拿出卷尺开始一边测量,一边记下数据,“得量一量尺寸,再看要焊多大的零件。”他说。
    附近的村民走过来一边打招呼一边帮忙:“这儿原来有一座‘阿布都热合曼桥’,去年拆了,阿布都准备重新修。”

    “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事”

    维吾尔玉其温乡有条湟渠,据说是当年林则徐修建的。湟渠的一边是下阿同村,另一边是热万村。和热万村相比,下阿同村缺一个村医。热万村有个远近闻名的村医,看儿科看得好。娃娃们病了就得带去瞧医生。
    “因为没有桥,很多街坊邻居都得绕10公里路才能上大路,再转到热万村去。要是孩子病了,火急火燎的。”从十几岁起,阿布都听过的、见过的耽误治病的事不在少数。“要是能在湟渠上修一座桥,能直接去看病就好了。”
    1983年,阿布都跟着师傅学习焊工、铁匠手艺,修桥的愿望越发强烈。当他把这一想法告诉父亲时,老爷子非常支持。“‘是好事就一定要做’,这是父亲的原话。”
    当时阿布都刚结婚不久,准备修新房子。他拿出原本用来盖房做大梁的松木做桥身,又在铁砧上打出了上百根蚂蟥钉用来固定。几十天工夫,一座长14米、宽1.5米、高3米的木桥完工了,湟渠上有了一条生命通道,下阿同村有了第一座桥。
    “当时没什么技术做防水。木头虽然是好木头,可也经不起雨水泡,日子久了就朽了。”说起第一座桥,阿布都还是有点遗憾。
    1993年,第一座木桥要“退役”了。好不容易建起的求医捷径不能断。当时已是村里有名的焊工、铁匠的阿布都按照原先的样子,用原来的材料,在离老桥不远的下游又修了一座木桥。
    10年又10年,下阿同村村民的日子日新月异,可村民往热万村求医问药时,还是习惯从阿布都修的桥上走。
    “2003年的时候,有邻居跟我开玩笑说,‘阿布都,现在摩托车这么多,我们带娃娃看病要坐车去呢,你也得修个再宽一点的桥才行啊’。”于是,阿布都开始谋划建一座牢固、宽敞的桥。“我从收废铁的人手上买来了各种大号螺纹钢,用角铁、钢条焊出了桥身。再用电线杆下面的水泥墩连接、固定好做桥面……”阿布都说,在邻居的帮助下,第三座桥建好了,水泥的,桥面宽度1.8米。“这座桥,推着摩托车过一点问题都没有。”
    30年,阿布都从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变成了两鬓斑白的中年汉。老伴儿说他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事:修桥。

    “我要给村民再修一座桥”

    阿布都的桥不知让村里多少个孩子转危为安。
    邻居吾甫尔江说:“他这个人闲不住,没事就到桥上来看看。”吾甫尔江的孩子1990年因为感冒转肺炎,高烧不退,“我们过桥到了热万村,医生说孩子要晚送来一会儿就没了。”他心里很清楚,要没有这座桥,儿子可就真没了。
    问阿布都修桥的成本,他不假思索地说:“1983年的那座木头桥,也就花了两三百元。1993年修的桥撑死了也就五六百元。2003年的那座桥,从材料到人工,能有个5000元了。”
    去年5月,阿布都的第三座桥也“退役”了。“因为桥面太低了,立在渠中间的桥柱子影响渠里清淤,正好赶上湟渠做防渗工程,就把桥拆了。”他说。
    现在,下阿同村也有了自己的村医,而且在离“阿布都热合曼桥”2公里处,2009年,县级公路横跨湟渠的时候,顺着公路修了一座更宽敞的桥,不仅能过汽车,还能过大型农机具。“阿布都热合曼桥”不再是村里唯一的“生命通道”了,但是村民还是不习惯绕远,见了阿布都都说让他带着大家把桥再修起来。“我要给村民再修一座桥。”阿布都心里也这样想。
    以前木头桥经常要维修,后来变成水泥桥,冬天他就来扫桥上的雪,现在要修新桥,他就隔三岔五来量量尺寸,回家再焊零件。阿布都和桥算是杠上了。

    “发了奖金,这下就有了修桥钱”

    入了冬,阿布都闲下来了,早晨起来电焊铺子没生意的时候就敲敲打打做起了修桥的准备。“现在太冷了,等到3、4月天气暖和了就开工,6月渠里就下水了,得赶在下水之前修好。”
    1月9日这天,阿布都量完了尺寸,回到电焊铺子又捣鼓了两三个小时,吃罢晚饭,换上了崭新的衣服,“我要去县上领奖呢。”
    原来,乡里推荐他参选了第三届“感动杏乡(伊宁县别称)人物”,这天晚上是颁奖晚会。乡党委书记吴际晖告诉记者:修桥一直是乡里的难题,几十年前,湟渠还是沙石渠面,没有做过防渗工程,不具备修一座正规大桥的条件,乡里也没有财力去做这件事情,是阿布都的木头桥解决了这个难题,并且坚持了几十年,“这样的人,我们应该让更多人知道他、了解他,能入选‘感动杏乡人物’,是对他最好的褒奖。”
    到了县城,走进颁奖晚会现场,阿布都有点拘谨,不停地拽衣服、整理帽子。主持人念出了阿布都的名字,这个黑脸的汉子听着主持人介绍自己的事迹,脸都红了。
    拿着荣誉证书和1万元奖金走下台来,阿布都又激动又不好意思:“我也没干啥,政府还给我发奖金,不过这下我就有修桥的钱了。”
    根据阿布都的计划,这次要修一座宽1.8米的钢筋水泥桥,桥面要高,并且不用桥柱支撑,这样就不会影响湟渠清淤,算下来大概要花1万多。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8期,摘自2015年1月12日《人民日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