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评说淞沪会战的战略得失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重新评说淞沪会战的战略得失


张之涛 

    凇沪会战是抗战期间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国民党方面一直对发动凇沪会战的战略大加吹捧,但在今天也有不少军史爱好者甚至历史学家对此战略表示质疑。以蒋介石为首的国军统帅部到底该不该发动这场战役?!要想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必须搞清楚“八一三”淞沪会战的由来。

    发起淞沪会战的缘起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日主要军事行动集中在华北平津地区。起初,日本预期会迅速停火,并获得更多的中国领土,类似于早先的九一八事变(1931年)、一二八事变(1932年)和长城之战(1933年)。中国的公众舆论强烈反对任何进一步的妥协,而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也准备好打一场防御战争。蒋介石认识到芦沟桥事变是日本的一次大胆的挑衅,想要完全将河北、察哈尔、绥远等华北省份从中华民国政府分离出去,建立另一个满洲国。这使得蒋对日本行动的容忍(“和平未到根本绝望时期,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到了“最后关头”,除了打一场和日本之间的全面战争,已经别无选择。
    蒋介石和他的军事顾问相信日军下一个步骤必定是从华北沿平汉铁路和津浦铁路南下,直插武汉,进占华中和华东。“八一三”淞沪会战是当时军政次长陈诚建议主动发起,以将日军主力从华北吸引到华中。当时军政次长陈诚从上海返回南京,向蒋介石提出扩大沪战的建议:“敌如在华北得势,必将利用其快速装备,沿平汉路南下,直驱武汉,于我不利,不如扩大沪战一牵制之。”陈诚在日记中记载了蒋介石对此建议的回应:“一定打”。陈诚的理由是,自古北方游牧民族入侵中原都是从华北南下黄河、长江,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日军如依仗机械化优势大举南下华北平原,攻占武汉,中国军队不但难以抵挡,而且国民政府和抗战物资也无法撤退到大后方进行持久抗战。不如主动进攻上海吸引日军,国民党军可依托钢筋水泥建筑大量杀伤日军,并将日军主力逐渐引到华东稻田水网地带,使日军重装备难以运动、发挥威力。
    南京军事委员会管理部代部长姚琮也曾向蒋介石解释建议淞沪作战,“其利有五:指挥便利一也;集中容易二也;补给较便三也;江南多港湾不利于敌四也;易动列强感官,而得多助五也。”这个看似比较全面的战略决策,代表了当时国民政府对淞沪之战的主流判断。可惜此后实际作战中,几乎都未能出现对国民党军有利的方面。
    在外交方面,国民政府试图以上海为战争舞台,获取国际社会同情。中国驻英国大使郭泰祺曾警告英国外相艾登,“上海是英国在华利益的中心,如果中国在这里战败,日本将控制整个中国市场,因此中国作战不只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英国”。驻法大使顾维钧也主张,以上海之战正世界之视听:“毫无疑问,在上海前线许多精锐军队是要丧失的。问题在于,是运用这些军队坚守上海,从而在国外产生心理上的效果呢?还是后撤到一个偏僻角落进行战斗,这个地方不为任何人所知,也就不会有任何人表示关心,但是损失是相同的?全世界都知道上海在什么地方,战斗是为了什么。在上海集中了西方各国最大利益,西方人士将仔细阅读报纸上的战况报道,马上会得出印象。所以我们主张政府尽可能坚守上海一线。”就连当时的训练总监部总监唐生智也在回忆中说,蒋介石当时对他坦言:“上海这一仗,是要打给外国人看看。”
    蒋介石同意陈诚、姚琮军事方面的判断,加上考虑上海为远东经济中心,还有租界,西方各大国有直接利益,如上海开战西方大国必会干预,因此指示主动发起上海作战。

    “围魏救赵”是否正确

    国民党这一“围魏救赵”战略是否正确呢?可以说是极大错误。就大战略而言,当时对中国最关键的是时间,因内战刚结束不久,国民经济正逐渐恢复(1936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达到战前最高峰),陈诚本人也正在负责利用进口武器装备50个国防师的计划(如与德国合作,用江西大余的钨矿石换取德国武器),在上海与日军大战则势必终止中国的抗战准备而仓促与日军决战。实际当时日本决策机构在“七七”芦沟桥事变后对是否全面侵略中国摇摆不定,以参谋次长石原莞尔为代表的“不扩大派”暂时占了上风。石原为当时实力派人物,因当时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为皇族只是挂名,军部实权在参谋次长石原手里。石原甚至主张:“断然将我华北全部驻军一举撤至山海关满华国界,然后由近卫首相亲自飞往南京与蒋介石促膝交谈,解决日华间根本问题。”(《大本营陆军部》第1卷,朝云新闻社1974年版,452页)。日本外务省东亚局局长石射猪太郎也策划“日中邦交调整和停战方案”与“船津工作”。1937年7月底8月初,石原莞尔向日本陆军、海军首脑疏通,坚持“以外交手段收拾残局”。于是以石射猪太郎为主,会同陆军省当局人员,作出了日中“全面邦交调整方案”和“停战条件”。这个方案获外务省、陆军省、海军省三省一致同意,首相近卫文麿也立即表示支持。石射猪太郎把这一方案委托于设在上海的日本在华纺织同业会理事长船津辰一郎,让后者将方案秘密地透露给南京外交部亚洲司长高宗武,试探中方态度。8月9日,船津与高宗武在上海进行会谈,同日日本驻华大使川越与高宗武也作了一次会谈。
    据这个日本方案,中日双方军队停战线划定为河北省永定河及白河右岸以东、以北各地区及察北六县为非武装地带,日军除战前驻屯军原有兵力外,新增部队一律撤退,中方则将中央军撤出河北省,实行停战,同时废除《塘沽协定》、《何梅协定》、《土肥原秦德纯协定》以及《淞沪停战协定》。所谓调整邦交,日方承认中国中央政府直接统治河北、察哈尔,撤销冀察政务委员会及伪冀东自治政府,日本对内蒙、绥远不加干涉,缔结中日防共协定及河北经济协定。中国则对东北的伪满洲国予以承认或者默认,日方则考虑对华经济援助及撤废治外法权等等。
    日本这个方案,是通过回复到芦沟桥事变以前的状态,换取国民政府对东北伪满洲国的正式承认。国民政府本可利用此次谈判与日本周旋,尽量赢得更多时间。然而当高宗武返回南京时,“八一三事变”正好爆发。中国军队进攻上海日军后,石原莞尔被迫辞职,日本统帅机构决定全面侵华,可见陈诚主动挑起上海战事的失策。
    就算当时国民政府对日本军部战略意图判断不明,日军从华北大举南下就能发挥机械化优势?!日本最强的是海军,空军次之,陆军又次之。日本陆军的主战兵器比如坦克装甲车火炮机枪步枪跟美苏德英相比都是烂货,战法也是一战水平的,火力不足美军同等单位的十分之一。日军曾试图北进,在诺门罕被尚未完成现代化换装的苏军打得骨碎肉糜魂飞魄散,从此不敢再觊觎苏占远东地区,而是在日占东北大修特修永久性工事,一心固守,结果苏联打败德国后掉头东向,只用了二十四天就把中国东北的日军基本歼灭。避开日本的海空威力,跟日军在中国内陆腹地打陆战,特别是山地战,是中国军队的唯一正确思路。以中国地域之辽阔,建设之落后,道路之糟烂,桥梁之稀少,日军在大部分地区根本发挥不出那点摩托化机械化的机动能力,只能跟着中国军队拼步兵、趟烂泥、爬大山、涉水下河、埋锅造饭,肥的拖瘦,瘦的拖死。而国军主动在上海开战赢得了什么呢?长江三角洲是一个地势平坦无险可守的向海突出部,是整个中国大陆战场上最有利于日本发挥海空优势的地区。日本航母游弋在长江口外,舰载机完全笼罩了整个战区,很多国军在开进中就被轰炸扫射垮掉了。上海更有一条水深宽阔的黄浦江,日舰从容驻泊开炮——一艘巡洋舰的火力就超过整个战区国军火炮力量,射程十几二十千米,有观测气球,有校射飞机,一次次准确的齐射把多少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直接炸碎在了行军路上、宿营地里、战壕边上和冲锋途中,打得国军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所谓江南稻田水网限制日军作用也有限,日军正可发挥其海军优势用舰艇溯长江而上,有力配合陆军行动,这一点正是古代北方游牧民族所不具备的。李宗仁力劝蒋介石不要在上海这个不利的战场上豪赌,无奈总裁不听。冯玉祥说,“在上海战场上,一百里以外看著,半边天都是红的……我们的队伍每天一师一师地、两师两师地加入前线,有的师上去之后三个钟头就死了一半;有的坚持了五个钟头就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是个大熔炉,填进去就熔化了”。长三角两面临海,更给日军从海上调兵遣将提供了巨大的方便——在正面僵持的情况下日军以一部从南面的杭州湾登陆,顺利完成侧翼包抄,国军在即将被彻底包围的情况下,撤退变成了溃逃,逃散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只能派人在道路两边的残墙上用白灰刷上“XX师到江苏宜兴集合”、“XX师到江苏镇江集合”的字样,好让溃兵知晓到哪里去找部队。

    淞沪会战战果评估

    淞沪会战的彻底失败和完全崩溃,导致日军在长三角如入无人之境。本来在南京和上海之间还有两道预设防线:吴福线和锡澄线,经数年修筑,号称固若金汤。但是一来这两条防线都是豆腐渣,有的混凝土用手可以捏碎,机枪射口大如门窗,各个碉堡间无交通壕连接,机枪掩体积水达半人深无法使用等等,质量比围攻中央苏区大搞堡垒攻势时修的碉堡都不如。二来兵败如山倒的时候无人来守防线,有些尚完整的部队想进入工事,一找不到钥匙二没有工事图纸,震惊吐血之余只能放弃。于是8月13日淞沪会战开始,11月12日上海沦陷,11月20日苏州沦陷,12月8日镇江沦陷,12月13日南京沦陷,以如此微小的代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重创中国,日本国民狂喜不能自禁,万人空巷提灯上街游行欢庆。
    淞沪会战国军先后投入的七十多万兵力伤亡三十多万,蒋介石攒的精锐德械师基本报销,只换得四万日军伤亡。一起赔掉的还有中国的最繁荣的地区和无数百姓的生命财产。这是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战果最大的会战,也是交换比最划得来的会战之一,反而是那些深入内陆的会战中日军遭到了挫折和打击,比如武汉会战时日军精锐部队在大别山特别是富金山陷于苦战就是例子。而在陆地上机动能力急剧下降的日军再也没有打出杭州湾登陆一举打崩长三角这样干净利落的行动来。
    就淞沪会战爆发后全国抗战形势来说,1937年8月27日张家口沦陷、1937年9月13日山西大同沦陷、1937年9月24日河北保定沦陷、1937年10月10日河北石家庄沦陷、1937年10月15日归绥(今呼和浩特)沦陷、1937年10月17日包头沦陷、1937年11月8日山西省太原沦陷、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1938年5月19日徐州沦陷、1938年10月22日广州沦陷、1938年10月26日武汉沦陷!!!日寇一年零三个月即据有中国大半精华地带,奴役超过半数中国国民,陷中国于血海达八年之久。如果这就是蒋公扭转日军的进攻轴线拯救中国的成果,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而日军如果沿平汉线南下,沿路有大河大江大山阻碍,路途遥远地形复杂,黄河、淮河、大别山区都可极大限制日军行动。只要日军过了黄河,后勤补给就会陷入困境,分散兵力保护补给线就会处处以劣势兵力面对优势兵力,始终无法打歼灭战,慢慢被耗损掉而没有什么收益,即便能够攻下武汉,甚至攻下广州,也不可能把北平——广州一线全部封锁,反而自己有被切成若干段的风险。冤死在上海南京的官兵如果用在这些地方,两个人换一个日军都是有可能的。
    至于国民党军70多个师、70多万大军在淞沪狭小战场与日军硬拼,在日军海陆空优势火力密集攻击下死伤枕藉,伤亡达30万,甚至有一天伤亡万余的惨况,正是让日军充分发挥其诸军兵种合成作战的优势。还有就是京沪一体,上海既为前线,国民政府首都南京就直接暴露在日军兵锋之下,日军增兵上海后很快就直捣南京,对中国抗战震动极大。至于国际干涉纯为幻想,当时绥靖主义盛行,英法正在关注德国无力干预,美国恨不得日本陷入中国战场,蒋中正的媚眼抛给瞎子看了。等到溃退到南京,又幻想日本的盟友德国出来调停,既不疏散也不撤退也没有做好死守的准备,结果众人皆知。淞沪抗战葬送了大批抗日最坚定最积极的精锐,丢掉了沪宁杭,极大地打击了民心士气,使中国加速滑向深渊。失土速度之快,连上海的工厂都只迁出了一小部分,大部为敌劫收或毁于战火。由此可见主动发起上海作战是何等幼稚,但国民党战后数十年照例吹嘘这一战略如何“高明”!而今大陆甚至有人编造谎言:蒋公才是中国最伟大的英雄,没有蒋公中国三个月就会被日本沿北平——广州一线切成两半,你们都被老毛的宣传骗了。巨大伤亡损失,反过来成了蒋介石抗战给力的注脚,这就好比说长平损兵四十万的赵括才是抗秦给力第一人一样,已经荒诞到了让人无语的地步!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8期,摘自《军事文摘》)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