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亿人春晚“年夜饭” 怎么做才有味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十三亿人春晚“年夜饭” 怎么做才有味


心闻 

    元旦假期过后的第二天,央视春晚微博爆料第一个确定在羊年春晚亮相的节目——历经春晚30多年的改革变迁,仍然是绝对保留曲目的《难忘今宵》,这次将玩个花样继续唱响。由郎永淳、欧阳夏丹、撒贝宁、朱迅、小尼5位央视名嘴领衔教唱的“五湖四海同唱难忘今宵”环节,目前已经正式向网友发出“英雄帖”,剧组将从征集到的视频中择优选用,并通过电视转播技术手段使普通观众的演唱视频和李谷一的现场演唱完美融合,打造出“千人同唱”的震撼视听效果。
    尽管今年的央视春晚比往年更加低调,公布总导演、成立剧组甚至连一个正式的媒体见面会也省掉了,关于“保密协议”、“四审变二审”的消息也传得神乎其神,但观众更为关心的,是如何摆好13亿人期待的这餐“年夜饭”。

    关键词:网络流行语的萌萌哒与精英口味

    在2015年央视春晚倒计时70天的时候,羊年春晚节目组官方微博发出了这样的调查:任性、心塞、萌萌哒……这些被嚼烂的2014年最火网络流行语,到底应不应该出现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调查显示,近7成网友反感春晚滥用网络流行语:“都说了是网络流行语,还是让它的流行止于网络吧”,还有观点认为“春晚就是网络流行语的终结者”,对于网络热词,春晚的态度应该是“创新”,而不是简单的“拿来”。
    “现在大家都在说‘挖掘机技术哪家强?’我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2002年第一次通过相声《妙趣网生》把网络上的流行词语、笑话带上春晚的姜昆近来有些困惑。网络热词是在特定情境中反映社会万象和症结的诙谐、巧妙方式。它体现了草根文化的精神内核,暗含草根民众的心理诉求。可近两年,春晚频繁放低身段使用网络流行语,观众却越来越不买账。
    从“全民狂欢”到“全民吐槽”,央视春晚这场官方最大规模的文艺盛宴已经走入第33个年头,每年的春晚,已成同一时间内,国际上收视率最高、观众最多、规模最大的晚会。近年来,随着春晚的人气与口碑显著下降,春晚需要改革创新的呼声越来越高。
    年年谈创新,却从未有过实质性改变。直到2014年冯小刚怀揣“春晚的最高标准就是博人民一乐”的理想坐上了央视春晚总导演的位子。2005年开始,春晚迈出了改革步伐,“开门办春晚”初见成效。比如,冯小刚的加盟在某种程度上或许可以改变央视春晚的内在基因,让春晚换一种“笑法儿”。不过创新也的确就像冯小刚事先说的那样,能有20%就很不错了,演着演着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春晚。
    2014年10月30日,哈文被宣布将担任羊年春晚的总导演,彻底打消了此前羊年春晚有可能停办的猜测。据知情人透露,此次通气会上除确定了导演组的基本班底,也大致确认了几个基本原则:要创新、要更开放。而哈文第三次执棒春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在2012、2013年春晚舞台上的创新,其首届春晚的最大创新,就是1.5亿元打造的“梦幻舞台”——龙年春晚的舞美设计,聚合了当今最新的技术和工艺,呈现出的效果炫目而又震撼,吸引了大批的80后、90后。
    据报道,2014年12月21日语言类节目首次“过堂”,包括冯巩、蔡明、潘长江、孙涛等春晚熟脸在内的8个节目全部过审。不过和谐的气氛仍然掩盖不住来自受众的巨大压力:大众和精英的口味该如何调和?毕竟,这是一档为13亿人做的“年夜饭”。

    关键词:同一张脸,有人厌恶有人赞

    每年随着春节临近,谁能搭上央视春晚的“直通车”,总成为舆论争执的焦点。这几年,类似“观众再也不想看到的十张脸”、“谁是你最不想看到的小品演员”的春晚网络调查比比皆是,但结论却大相径庭,各说各话,陷入争论。比如,有人说没有赵本山绝对不看春晚;有人说有赵本山春晚绝对不看。从演员到节目,春晚究竟该怎么“联欢”,越来越成了一件让人犯愁的事儿。
    和往年相比,羊年春晚剧组成立晚了好几个月,留给哈文的时间已经非常有限。但为了达到亲民、时尚、接地气的目标,剧组还是选择去基层找灵感:语言类节目导演汤浩的目标是天津相声俱乐部、陕西省喜剧表演协会、上海群艺馆等单位,深入了解最新发展动态;杂技魔术和创意节目组导演邹蕾奔赴深圳与亚洲魔术大会主办方接洽,挖掘魔术表演新人;舞蹈总监沈晨去攀枝花观摩第五届四川省少数民族汇演;执行总导演杨莱莱到天津参观考察“泥人张”彩塑工作室和杨柳青木版年画博物馆……
    央视羊年春晚不光先后举办四场座谈会,分别邀请大学生、专家学者、观众和演艺界创作人士建言献策,通过微博和央视新闻共同发起“我为央视春晚献计献策”专帖,让网友对春晚主持人人选做预测,还发布了春晚主题“家和万事兴”的同步轻APP,推出“我的2014年度词牌”跨年行动,“互动”成了羊年春晚的一个关键词。
    早在1983年,首届春晚就通过现场直播电话的方式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互动,电话点播、电话猜谜,用当时总导演黄一鹤的话说,联欢就是这台晚会的特色。经过30年的轮回,2014年,“外来和尚”冯小刚为春晚定下了“草根上春晚,全民大联欢”的主题。只是在这台晚会早已由一个联欢样式逐渐演变成庆典样式的今天,彻底颠覆现有模式而回归大联欢状态,已经不太现实。
    但让观众更多地参与进来,在直播过程中适当增加观众互动的环节,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实现荧屏上下的联欢,仍然是阎肃这样的“春晚老江湖”的共同心愿。据介绍,羊年春晚的一个亮点是,首次全新引进新媒体互动版块,把新媒体技术手段融入直播过程。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加速融合的今天,荧屏内外的互动联欢将以全新的方式呈现。

    关键词:高大上的“意义”与市井小民的“意思”

    “低俗媚俗的节目不用、格调不高的节目不用、有污点和道德瑕疵的演员不用。”就在羊年春晚摆出广收佳作、广纳贤才的“开门”态度时,“三个不用”近来在网上引发热烈讨论。
    一项网络调查显示,11163名参与者中,85.86%的受访者支持春晚不启用“有污点和道德瑕疵的演员”;10.28%的对此表示担忧,认为演员的道德瑕疵难以界定。对于羊年春晚阵容,认为选择草根选手更贴近民众生活,让人耳目一新的占53.38%;19.23%的选择期待娱乐圈新生代,更能迎合年轻观众口味;最期待看到春晚老面孔,还是要看明星、大腕的占18.32%。
    究竟是需要那么多高大上的“意义”,还是多些市井小民的“意思”?除了谁能上春晚,这台一年一度的晚会被争议的地方还很多。
    “对于谁喜欢什么节目,十个人有十个答案,所以没有办法说做一个东西放之四海皆准,你说他好一定有人说他不好,你用了这个有人就说你为什么不用那个。”首次执导龙年春晚之后,哈文的切身感受就是众口难调。而今天,她的选择仍然是“不能因为众口难调就不去做,只求尽心尽力、全心全意地按照我们的理解做一台晚会”,登上春晚舞台的演员,不管是草根还是所谓精英,首先得是高水平,以作品论英雄。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8期,摘自2015年1月12日《工人日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