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用“战争财”打造独立的金融体系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伊斯兰国”用“战争财”打造独立的金融体系


高珮莙 

    2015年1月5日,据卡塔尔媒体“al-Araby al-Jadeed”报道,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公布了20亿美元(约合124亿元人民币)的2015年财政预算,其资助的银行也将在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开业。
    美国《大西洋月刊》称,通过建立自己的货币、预算和福利系统,这个“全世界最富有的极端组织”正努力改变其恐怖组织的形象,希望成为合法国家。但美国《石板》杂志认为,若IS继续致力于“建国”,它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面临相当严重的现金流问题。

    开银行、铸货币,IS欲脱离全球经济体系

    “20亿美元的预算将用于战士的工资、对死去战士的家人进行补偿,以及教育、建设和穷人、残疾人福利等基本服务。”伊拉克摩苏尔地区部落领导人阿布•萨阿德•安萨里告诉“al-Araby al-Jadeed”。此外,IS还有2.5亿美元(约合15.5亿元人民币)的预算盈余,计划用于“推进战争”。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来自摩苏尔的消息很难确认,但如果IS确实已设立银行、支付工资和为慈善事业提供支持,那将是其模仿塔利班、欲成为残酷统治政权的信号。
    其实,作为最富有的恐怖组织之一,欲建立“哈里发国家”的IS早就致力于拥有自己的金融体系。华盛顿研究所的亚伦•泽林指出,开银行是IS管理经济的延伸。2014年6月,IS建立“消费者保护办公室”,“劝服当地居民并提供社会服务、宗教演讲”。
    同年11月14日,IS领导人巴格达迪指示其追随者铸造自己的货币,“打破西方经济体奴役穆斯林的专制货币体系”,把穆斯林“从基于魔鬼高利贷的全球经济体系中拯救出来”。IS还在其网站中提到,即将建立的“财政部”会向公民解释如何使用货币。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这套新货币仿照古时的伊斯兰教哈里发帝国古币,包括两种金币、3种银币和两种铜币。一种金币上刻有《古兰经》中提到的7支麦穗,另一种则刻着世界地图,象征IS终有一天将统治整个世界。3种银币的图案分别是“圣战”中使用的剑和盾、象征大马士革的尖塔和耶路撒冷的阿克萨清真寺。两种铜币上则是新月或3棵棕榈树。
    英国《金融时报》称,IS的新货币最高包含21.25克黄金,价值约694美元(约合4309元人民币)。最小的铜币约含10克铜,价值大约7美分(约合0.43元人民币)。硬币币值与同等重量的金属相当。当时,IS还没有设立“中央银行”,发行货币全程由获得巴格达迪授权的舒拉委员会监管。
    “他们意识到国际银行系统不会对他们开放。”旧金山的黄金和货币专家阿克塞尔•默克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如果他们使用纸币,就会面临猖獗的通货膨胀。”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史蒂文•汉克则质疑道,IS货币的购买力主要取决于相应金属的价值,但问题是,他们从哪里获得这么多的黄金、白银和铜?
    默克也认为,即使在IS的暴力规则威胁下,让公民接受新的货币体系并坚持使用仍是巨大挑战,民众很可能为金属本身的价值而大量囤积硬币,最终使IS耗尽金属储备,不得不降低硬币中的金属含量。
    “充满活力的货币需要充满活力的经济,二者缺一不可。”他说。

    IS“建国梦”需大量资金支持

    建立独立的金融体系,只是IS“建国”图谋的一部分。2014年6月30日,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IS“圣战者”已宣布建立“哈里发政权”,并称其为“哈里发国消失百年后的重现”。
    美国恐怖主义研究和分析联盟(TRAC)透露,IS已从纯粹的军事力量,逐渐转为可以提供基本服务的政权系统,如确保其治下的民众有汽油、食物、水、天然气等生活必需品,规范交通秩序,运营中小学、大学、清真寺等。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IS的最高领袖巴格达迪自封为“哈里发”,他的两名助手、曾担任萨达姆军队高级军官的安巴里和图尔克马尼,则分别负责伊拉克和叙利亚地区的一切事务,如媒体关系、招聘政策、金融问题和指导地方议会等。
    在巴格达迪的“政府”里,还有“财政部长”、“安全部长”、“组织部长”以及各级“省长”、“市长”。直接向行政部门负责的舒拉委员会(意为民主协商会)是“哈里发”的监视机构,职责是确保“各级行政长官”严格遵守IS的伊斯兰教法,斩首西方人质也在舒拉委员会的管辖范围内。
    CNN分析称,从“内阁”到“各级政府”,再到金融和立法机构,IS的官僚层级看似与许多西方国家十分相似,但完全没有民主,还多了一个考虑斩首问题的委员会。
    据英国《卫报》报道,占领摩苏尔后,该组织资产从8.75亿美元(约合54.3亿元人民币)迅速膨胀到20亿美元。一位美国情报官员称,该组织每天收入可能在100~500万美元(约合620.8~3104万元人民币)之间。但知情人士表示,IS的开支也巨大,包括工资、武器和其他费用,“政权”的运转同样需要大量资金支持。
    美国《石板》杂志认为,IS虽然有钱,但其部分收入来源是不可持续的。IS目前的收入水平对一个恐怖组织来说着实不少,但对“管理国家”和“扩展领土”而言还远远不够。换句话说,如果它继续致力于“建国”,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面临相当严重的现金流问题。
    CNN称,有迹象显示,美国领导的空袭严重影响了IS组织的运转能力,中东国家也正努力切断其从富裕地区同情者手中筹集资金的链条。

    IS统治下民众饱受贫困之苦

    一个星期前,60岁的阿里在迫击炮的轰炸中失去了小女儿,150只被抛弃的羊无助地站在小女孩死去的地方,它们是这家人的全部经济来源。
    炮火平息后,已搬离故土的阿里在女儿墓前坐了半个小时,亲吻着她的照片。“她才7岁,那么小那么美,让每个人都想悉心呵护。”他告诉CNN。
    2014年12月,IS发布一段视频,显示戴着面具的工作人员在拉卡市清理道路、修理下水道,人们仍正常生活。但在网络活动人士阿布•易卜拉欣•拉卡威口中,这座被IS控制数月的叙利亚城市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面貌。
    拉卡威告诉英国《观察家报》,虽然在黑市出售石油让IS每天收入300万美元(约合1863万元人民币),但极端分子无意将财富用于当地居民,反而不乏巧取豪夺。CNN报道称,在IS控制的地区做生意需要交税,开车通过IS控制的公路需要交费,摩苏尔人需要把钱从当地银行取出,“自愿”捐献给IS。
    连续数月的战乱让当地通货膨胀十分严重,面包价格上涨150%,成千上万难以负担高价的平民,正在忍受大范围的饥荒,就连饮用水都得直接到幼发拉底河中去取。IS战士却能喝得起250叙利亚镑(约合23.6元人民币)一罐的红牛,每个月还会获得超过3万叙利亚磅(约合2832元人民币)的补助金,相当于叙利亚平均工资的两倍。一家慈善机构向1000多户贫困家庭提供免费的每日一餐,但IS并没给予该机构任何经济支持。
    炼油厂和发电厂被美国领导的空袭炸毁后,油价涨了3倍,虽然IS的发电机每天24小时工作,但平民只能限时使用3~5小时电;IS专享的医院配备了最好的医生和最新的医疗设备,平民却常死于缺乏基本护理和救护人员不足。
    “拉卡正在被安静地屠杀。”拉卡威告诉《卫报》,市中心的天堂广场上,许多人因抽烟等“罪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或被斩首,“人们说,天堂广场已成地狱广场”。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8期,摘自2015年1月15日《青年参考》)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