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美国博士捏造“清官员称钓鱼岛归日本”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一美国博士捏造“清官员称钓鱼岛归日本”


淘沙 

    百余年来,日本及其支持者一直四处寻找各种“证据”,甚至曲解和伪造文献,以图“合法”霸占钓鱼岛。一名自称“美国珍尼亚大学哲学博士”、现于“美国学术机构”从事研究工作的“黎蜗藤”,于2014年9月在台湾云南图书出版公司出版《钓鱼台是谁的 钓鱼台的历史与法理》一书,谎称清朝官员傅云龙认为钓鱼岛是日本领土的一部分,颇有迷惑性。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傅云龙认为钓鱼岛属日本?

    傅云龙是浙江省德清县人。在61岁生涯中,他经历了中日甲午战争、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等跌宕悲惨的年代。傅云龙官至花翎二品衔,曾历任兵部郎中、北洋机器制造局会办、海军衙门总办等职,一生勤奋,著述甚丰,当属清朝官员中的佼佼者。傅云龙于1889年编著的《游历日本图经》共30卷,全面记载了他考察日本时搜集的大量资料,反映了日本当时的基本国情和许多细节。
    然而,“黎蜗藤”在《钓鱼台是谁的》一书中,以傅云龙所著《游历日本图经》中所附地图和岛名诡称:“有理由相信傅云龙认为钓鱼台是日本领土的一部分……在‘州南诸岛’部分(指琉球群岛等)列出所有钓鱼台列屿的岛屿,和地图对照看,‘尖阁群(岛)’指钓鱼岛、南小岛和北小岛,‘低牙吾苏’岛指黄尾屿。这个岛表对于‘钓鱼台’属于日本的表述,比地图还要有说服力。可见,地图和图表的证据,充分证明了傅云龙作为一名清国的特派官员,在一份官方的著作中,完全肯定钓鱼台是日本领土。”
    要辨清事情真相,还得从傅云龙这次出国考察的背景和目的说起。清朝末年饱受列强欺凌,总理衙门为详细了解国外情况、谋求变革而专门派人出国进行外国国情考察。光绪十三年(1887年),47岁的傅云龙在总理衙门出洋游历官人选考试中独占鳌头。据傅云龙日记记载,当时考试的题目是“海防边防论”、“通商口岸记”、“铁道论”、“明代以来与西洋各国交涉大略”。由此可见,清政府此次派员调研考察的目的首先是为在海上防御日本而重点全面了解日本的国情;其次是为了解和借鉴美国、日本的铁道发展经验;第三是为同到访国家展开外交及通商探路。
    傅云龙作为中国清政府的出洋游历特使,于1887年至1889年往返于太平洋,在26个月内考察了日本、美国、加拿大、古巴、秘鲁、巴西等六国,并途径巴拿马、厄瓜多尔和智利等五国。他不辱使命,广集资料,详尽考察,笔耕不辍,写下了100多卷介绍这些国家国情的《游历图经》。其中包括前后花了约1年时间,于1889年刊行的《游历日本图经》一书。
    通览《游历日本图经》全书,可以看出作者采取中日资料结合、古今文献交错的研究与写作方法,详述当时的日本国情。其中日本的天文地理、经费预算等内容,主要是引用日本的相关文献和地图并附加一些说明。例如该书所附《日本国计里总图》及《日本地理六》的岛屿表,均系抄录日本认定的岛屿名称。由于中国钓鱼岛列岛的所有名称已被当时日本绘图者篡改得面目全非,加之字体甚小,傅云龙确实未必能识破。但必须指出的是,傅云龙已多次强调指出,琉球在日本以外。而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从来就不是琉球的一部分。故此,不能依据傅云龙在该书中抄录的、被篡改名称的钓鱼岛,便牵强杜撰出所谓傅云龙认为钓鱼岛属日本。

    《游历日本图经》证明当时清政府未承认琉球归日本

    《钓鱼台是谁的》一书谎称傅云龙认为钓鱼岛归日本所有,而完全无视傅云龙在《游历日本图经》中反复明确表明琉球不属于日本。日本为吞并琉球国,于1872年把琉球国改称“琉球藩”,1879年又把“琉球藩”强行改为冲绳县,清朝政府曾表示反对。直到傅云龙赴日前两年的1885年,“琉球救国运动”代表人物向德宏(幸地朝常)还到天津向李鸿章提交请愿书,反对日本霸占琉球。因此,傅云龙在《游历日本图经》一书中多次强调指出,日本领土只包括本州、四国、九州、北海道,而不包括琉球。
    傅云龙《游历日本图经》的《日本地理图》开篇便指出:“日本为唇齿国欤,兹绘计里总图,而以朱文重于其上者旧辟新拓之铁道与夫海陆四处之电线也。琉球而外。又绘府若县若厅四十有二……”这清楚地证明,傅云龙认为琉球属日本之外,故该书日本各县的地理图中也不包括琉球或冲绳。
    傅云龙还在该书所附《日本国计里总图》上,特意批注了几行重要的说明。即,日本国有四个大岛,“所谓四大岛者,一九州、二四国、三中土、四北海道。中土云者日本岛也,一名本洲(笔误,应为本州)岛。宅国(笔误,应为它国)外者又有豆南诸岛(伊豆岛以南的大东岛、小笠原群岛)与州南诸岛(九州以南的琉球诸岛)与千岛列岛。或合之四大岛称七部焉,非总一图。”这幅《日本国计里总图》把琉球群岛写为“州南诸岛”。傅云龙特意在书中声明,除日本四大岛之外而单独画在图中框内的“州南诸岛”、“豆南诸岛”和千岛列岛不属于日本,而是它国,并不总画在一张图上。
    傅云龙在《游历日本图经》的《日本地理六》关于岛屿表的前言说明中再度强调:“日本四大岛。云者一中土,亦名本州、二四国、三九州、四北海道”,其中不含琉球。从傅云龙日记看,他撰写《日本图经岛表》只用了一天。由此可见,在那一天时间里,傅云龙只不过是制表抄录了日本岛屿的相关文献而已,反映的是日方对日本所述岛屿的认知,而非作者本人对日本所属岛屿归属进行考察后所表达的理解。
    《游历日本图经》附有日本各县的地图,唯独不包括琉球或冲绳县的地图,日本版图到鹿儿岛县的“与论岛”为止。尽管该书所附日本人绘制的《日本国计里总图》中包括“州南诸岛”,即九州以南的琉球,但在介绍日本各县的地图中却刻意删除了冲绳县。这再次表明当时清政府并不承认琉球归属日本的立场。既然傅云龙连琉球被日本吞并一事都未认可,又何来跳过琉球而承认钓鱼岛等无人岛是日本领土的道理?
    由此可见,《游历日本图经》一书《日本地理六》的岛屿表,充其量是抄录当时日方地理资料。表中记述琉球部分使用的“州南诸岛”及被篡改、有误的钓鱼岛列岛岛名,与该书中《日本国计里总图》的标注相同,说明傅云龙在这两处引用的是同一日本资料,但绝不能代表中方立场。日方认为钓鱼岛从1895年起属于冲绳县管辖,而傅元龙的《游历日本图经》证实,直到1889年清政府仍未承认冲绳(琉球)属于日本。

    所谓“中国官方史料认为钓鱼台属于日本”纯属曲解

    《游历日本图经》岛屿表中实际上根本没有出现钓鱼岛或“尖阁诸岛”。所谓“中国官方史料认为钓鱼台属于日本”,纯属曲解和误导。该书的岛屿表抄录的所谓“尖阁郡”、“低牙吾苏”等岛名有误。所谓“尖阁郡”或许是“尖阁群”岛的笔误,指南小岛、北小岛;“低牙吾苏”是根据中国闽南方言中钓鱼屿的发音注出的汉字,但当时被日方误认为是黄尾屿。
    日本的地图之所以发生上述混乱和错误并不奇怪。19世纪日本的一些绘图者对这些中国的无人岛似乎还缺乏认识。而最根本的原因或许是其不愿使用中国的原有岛名,因为那样很容易暴露日本吞并中国岛屿的野心。于是,日本绘图者便在相关岛屿名称上把水搅浑,为日本浑水摸鱼做铺垫。其做法之一是借助英美等国古代地图按中国闽南方言注明的岛名发音,标注日文片假名或汉字。当时的日本海军省的海图(非疆域图)便主要是依靠英国的航海记录和海图记载钓鱼岛的。
    1845年英国军舰“萨马兰朗”号绘制的海图即按中国闽南方言标注中国岛名。其中,花瓶屿被写作“Hoa-pin-su”,译为“和平山”,误用在钓鱼岛上;钓鱼屿被写为Ti-a-usu.音译为汉字“低牙吾苏”,并误用在黄尾屿上;赤尾屿被写为Raleigh Rock(意为探险家之岩),音译为汉字“尔勒里岩”。在1877年英国印制的《中国东海沿海香港至辽东湾图》上,南小岛、北小岛等岛礁被写为-Pinnacle Is,日本海军省的海图等将其翻译为汉字“尖头诸岐”或“尖阁群岛”。
    作为钓鱼岛、黄尾屿、南小岛、北小岛的总称,“尖阁列岛”一词是在甲午战争和《马关条约》之后,由1900年登岛调查的冲绳9币范学校教师黑岩恒命名的。赤尾屿则未包括其中,被日方改称“久米赤岛”。1921年7月25日,赤尾屿才被纳入日本国有地籍,又被改称“大正岛”,成为所谓“尖阁诸岛”的一部分。
    据傅云龙日记记载,他赴日考察时曾搜集日本海军海图。该图很可能是1886年日本海军省水路局编纂刊行的《寰瀛水路志》,其中关于钓鱼岛的记述便来源于1845年英国军舰“萨马朗”号绘制的海图及航海记录等。傅云龙在《游历日本图经》中的相关岛屿名称记载也不能不受其影响。
    另外,傅云龙《游历日本图经》岛屿表中出现“久场”、“赤”,是庆留间(现称庆良间)列岛中的两个岛屿,即“久场岛”和“赤岛”,并非方所说的黄尾屿和赤尾屿。如今,日本地图上的庆良间列岛中仍保留着“久场岛”,而“赤岛”则按同样的日语发音被改称“阿嘉岛”。黄尾屿、赤尾屿(明朝曾被称为“赤屿”)的距离、方位、岛上植物等,与“久场岛”、“赤岛”有相似之处。结果,很可能被琉球人或日本人混为一谈,把黄尾屿说成“久场岛”,把赤尾屿说成“久米赤岛”。
    《游历日本图经》如实介绍了当时日本如何认识本国的地理,但特意把琉球排除在日本领土之外。既然如此,又怎么能认为钓鱼岛属于日本呢?由此可见,所谓“中国清朝官员认为钓鱼岛属于日本”的说法根本不成立。
    此外,“黎蜗藤”还借题发挥地推断,傅云龙的《游历日本图经》有可能在《马关条约》的签订中起过作用。其所谓“依据”之一是李鸿章曾为该书作序。然而,1895年之前日本政府从未决定占有这些岛屿是确凿无疑的。如果依据傅云龙的《游历日本图经》就能证明中国当时便认为钓鱼岛是日本的,那么日本政府就根本没有必要在甲午战争中的1895年1月才秘密决定窃占钓鱼岛,后来又把钓鱼岛说成是“无主地”。而且日本政府一直否认占有钓鱼岛与《马关条约》有关,所以即便从日方角度看,也不会承认《游历日本图经》在签订《马关条约》过程中起到什么作用。倒退一步讲,假设1895年李鸿章知道日本地图已把钓鱼岛错划入日本版图,但《马关条约》谈判时台湾全岛及其所有附属岛屿都被迫割让给日本,又怎么可能就台湾的几个附属的无人岛提出异议呢?
    综上所述,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而非古代琉球国的一部分,古代琉球国1879年虽被日本吞并后改称冲绳县,但至今仍不能称之为日本固有领土。1889年傅云龙所著《游历日本图经》明确表示,琉球在日本之外,属于“它国”,该书中也未出现冲绳县地图,堪称是历史上从这一角度否认钓鱼岛属于日本的有力证据之一。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8期,摘自2015年1月15日《环球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