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依然具有强大生命力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依然具有强大生命力


孙乐强 

    160多年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反映着意识形态领域的深刻论争。自马克思主义产生以来,各种歪曲和诋毁马克思主义的思潮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一波过去,另一波又开始改头换面,重新粉墨登场:从拉萨尔主义、巴枯宁主义到后来的修正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再到今天的历史虚无主义和宪政民主思潮。虽然称谓不同,但本质却一样,即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和国家理论。就当前的历史虚无主义和宪政民主思潮而言,它们的直接目的是从根本上彻底否定党的领导和人民民主专政。那么,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真的失效了吗?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国家绝不是从来就有的,而是像阶级一样,是生产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是统治阶级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和财产关系而制造出来的政治工具。从这个角度而言,国家绝不是超阶级的人类共同体,而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社会产物,是统治阶级进行阶级统治的政治工具。因此,它必然会随着阶级的消亡而最终消亡。同时他们也承认国家具有公共管理和经济调节的职能,但在阶级社会中,国家的社会权力必然被统治阶级无形地霸占,被掏空为一种专政的工具,沦为一种虚幻的共同体。因此,马克思恩格斯一直告诫工人:第一,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暴力革命的策略。从这个角度而言,马克思恩格斯绝不像伯恩施坦所说的那样,彻底抛弃了武装革命,相反,他们始终是这一道路的坚持者,在他们看来,“革命权是唯一的真正‘历史权利’,——是所有现代国家一无例外都以它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唯一权利”。第二,无产阶级取得革命胜利之后,决不能简单地继承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必须运用暴力,彻底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第三,无产阶级专政只不过是向未来无阶级无国家的更高社会形态的过渡,“只要其他阶级特别是资本家阶级还存在,只要无产阶级还在同它们进行斗争(因为在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后无产阶级的敌人和旧的社会组织还没有消失),无产阶级就必须采用暴力措施,也就是政府的措施”。就此而言,即使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也绝不意味着国家的阶级属性消亡了,更不意味着阶级斗争不存在了。这些思想后来在列宁和毛泽东等人那里都得到了进一步的继承和发展。
    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从中国具体实际出发,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最终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建立了全新的国家政权,并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创立了人民民主专政理论。随着“一化三改”的完成,我们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的根本制度。一方面,就政权性质而言,这已经不再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而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对少数反动分子专政的国家政权。就此而言,新中国的国家政权不仅与资本主义国家政权存在天壤之别,而且与旧中国也存在根本差异,那种简单地将新中国定性为旧中国延续的做法,恰恰忽视了二者的本质差异,是历史虚无主义的重要表现。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剥削阶级存在的社会基础,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也不再是阶级社会中的对抗性矛盾,而是在公有制基础之上的人民内部矛盾。因此,社会主义国家的主要职能也随之发生了重要转变,即由原来的专政逐步转变为公共服务,以促进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全面发展。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彻底放弃了国家的专政职能,毛泽东同志曾多次指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阶级斗争不仅没有消除,而且在一定的范围内将长期存在,由此告诫,社会主义国家必须要时刻坚持国家的专政职能,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从这个角度而言,社会主义民主和国家专政是辩证统一的,任何将民主与专政对立起来的做法,都是错误的。也正是立足于此,邓小平同志指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国家在公共服务方面的职能日益突出,也是在党的领导下,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何进一步提升国家的公共服务能力,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体系,推进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已凸显为时代发展的主题。在此背景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战略命题,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那么,如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呢?一些学者提出了宪政民主思想,或重提民主社会主义,企图用西方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度或超阶级的国家观,来推进社会主义国家治理能力建设,实际上这是对社会主义国家本质的根本否定。习总书记强调指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既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能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相反,必须要时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就意味着,推进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必须要始终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后者是不可动摇的根本前提。
    随着国际形势的日益发展和日趋复杂,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已成为当今世界不可抗拒的潮流,但它们在本质上并没有改变意识形态斗争的实质,西方敌对势力不断加大对我国“和平演变”的力度,企图从根本上彻底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而文化多元主义恰是它们打着尊重文明的幌子,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惯用伎俩。习总书记指出:“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必须清醒地看到,新形势下我国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定面临的威胁和挑战增多,特别是各种威胁和挑战联动效应明显。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强化底线思维,有效防范、管理、处理国家安全风险,有力应对、处置、化解社会安定挑战。”当前的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和宪政民主等思潮正是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具体表现,它们都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和人民民主专政,彻底否定党的领导,并与西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里应外合,共同威胁社会主义的国家安全。
    基于上述分析,我认为,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不仅没有过时,而且依然具有鲜活的当代生命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我们必须全面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理论遗产:一方面进一步强化国家的公共服务职能,积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使其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发挥更大的效应;另一方面,必须加强人民民主专政,强化国家的专政职能,积极巩固和捍卫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胜利果实,为实现向更高社会形态的过渡提供根本保障。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8期,摘自2015年1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