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微妙的对台政策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微妙的对台政策


王建民 

    不久前,美国在台协会(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发表言论,表示对台湾2016年“大选”“美国不会闷不吭声”,受到台湾政界的高度关注。显然,美国已经开始关注并有意影响2016年的台湾“大选”,让选情向着有利于美国管控台湾的方向发展。同时,美国又开始讨论是否需要重新检讨新形势下的现行美对台政策。事实上,多年来美国一直在管控台湾,特别是在政治上绑架了马英九,现在只不过是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与中国大陆强势崛起的双重背景下进一步强化对台湾的管控,维护美台政治结盟与准军事同盟关系,让台湾继续扮演牵制中国大陆的重要角色。

    美国是否会调整对台政策

    日前,美国联邦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伊斯与28位众议员联名致函美国国务卿克里,要求美国政府重新检讨目前的对台政策,着手推动“全新且全面”的“对台政策检讨”,为进一步扩大美台关系奠定基础。该函还表示,过去20年来,台湾巩固了民主,建立了一个活跃且多元的“民主国家”,但台湾在“外交”上仍被孤立,无法加入国际组织,这已“违反”联合国宪章的普世原则。此外,中国大陆至今仍部署约1 600枚导弹对准台湾,拒绝放弃对台动武。为此,他们要求克里在这个急迫议题上共同合作,加强与台湾这个重要的民主伙伴的关系。这一信函不仅错误地将台湾视为一个“国家”,而且持续宣扬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武力威胁,显然是在有意制造两岸矛盾,破坏两岸关系,以强化美国对台湾的支持与控制。
    华府智库“2049计划研究所”在2014年9月举行的“对台政策检讨20周年”研讨会上,讨论了美国对台政策的过去与未来,台驻美代表沈吕巡应邀参加。美国国务院前亚太助理国务卿罗德表示,过去五年两岸关系是1 949年以来最稳定时期,这要归功于北京、华府和台北开明的政策。这一看似客观、友善的表态,却深刻揭示了台湾问题实际上是由“中美共管”的,而在大陆无法直接介入台湾内政的情况下,美国才是左右台湾政局的外部关键力量。至于美国会不会重新检讨对台政策,在两岸关系稳定的认知下,在美国一直实质掌控台湾的情况下,应该不会有大的调整,但美国会继续强化美台关系,巩固美台“准安全同盟关系”。罗德表示,美国对台湾不要有躁进举动,以免破坏中美关系;但也不要降低美台关系,不要减少甚至停止对台军售,因为这将破坏历史、法律、地缘政治和道德上的义务,削弱台湾的安全,只会让北京“肆无忌惮”,释放危险信息。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则表示,美国必须根据当前的环境处理美台关系,要不要检讨与调整,需要根据新形势来判断与决定。可见,美国仍将台湾视为自己的势力保护范围,认为有“义务”维护台湾安全,以阻碍两岸统一。在这样的思维与考虑下,美国短期内对台政策不会有大的调整与变化,但仍会根据两岸关系发展进程以及周边或亚太地区形势来进行微调。

    美国为何要一直“挺马”

    从近年及近期多项事件观察,美国基本上一直“挺马”,支持马当局,很少批评,这与台湾岛内对马英九评价不高与强烈批判形成显著对比。这是为何?表面上看,马英九的两岸政策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得到美国人的肯定与支持,但实际上是美国绑架了马英九。马英九最听美国人的话,马英九提出的“亲美、和中、友日”与“不统、不独、不武”的大政方针最符合美国利益。
    尽管近年来国共关系改善,两岸关系改善,但海峡两岸的政治理念与政治主张依然差距甚大,两岸的政治鸿沟并没有缩小,反而在持续扩大,从而使得台美的政治结盟格局得以延续。马英九维持与美国的友好关系是情理之中的,而且也是地缘政治与亚太政治格局形势使然。
    但是,受中华传统文化与父辈思想影响,马英九也有着深厚的中华民族感情,这不同于台湾其他政治人物。马英九在决定参选2008年台湾领导人时以及当选初期,对发展两岸关系有着远大抱负,曾先后提出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与签署两岸和平协议的设想。然而,当政后的马英九,虽然迅速实现了两岸直接三通,开放大陆民众赴台旅游与陆资入岛,两岸签署了一系列经贸、司法等协议,但在关键的政治、军事方面的设想方面却没有任何进展,而且后来一再回避。许多人将问题归于马英九政治性格保守,害怕绿营反对,没有政治魄力与能力,其实这只是表象。背后真正的原因是美国控制了马英九,绑架了马英九,阻止马英九与大陆推动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阻止两岸签署和平协议,甚至对两岸政治对话与政治谈判也高度警觉。在台湾寻求美国政治保护与既有台美政治格局下,马英九无法也不可能摆脱美国的控制。
    美国在处理马英九2008年“大选”时的绿卡问题上就要挟了马英九。2008年“大选”前,民进党指控马英九持有美国的“绿卡”,这涉及严重的“政治忠诚”问题,让马英九选情陷于困境。美国当时在这一问题上迟迟不表态,不澄清,直到选举前一天,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才打破沉默,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持有美国绿卡者离开美国一年未再使用,绿卡自然失效。那么,这样一句简单的话,美国为何不早“澄清”?而且是以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方式说明?显然,美国不仅在操纵台湾“大选”,而且幕后一定与马英九阵营进行了秘密交易,马英九以某种政治妥协(如承诺“亲美”与任内不推动两岸统一等)来换得美国的“澄清”与支持。于是,马英九当选后,才会有“不统”的公开主张与公然“亲美”的表态,这不是马英九的政治风格,它违背了国民党的政治主张与现行“宪法”的规定,但在美国的绑架与要挟下马英九不得不为之。此后,马英九在处理两岸关系的重大问题上,背后一直有美国的黑手管制,只允许两岸进行经济、文化交流与合作,可以进行事务性协商,但不允许马英九进行两岸军事互信机制、政治谈判,和平协议、统一问题甚至东海与南海合作问题的协商与签署。

    美国为何不支持“太阳花学运”

    近年来在世界多地爆发的“颜色革命”与香港发生的“占中”运动中,美国扮演了重要角色,是幕后的策划者、鼓动者与支持者。但在2014年3月台湾爆发的“太阳花学运”中,幕后只看见绿营或民进党的影子,却没有美国的影子,反而美国在这一问题上公开“挺马打绿”。这是为何?这是美国管控台湾的另一表现,美国要继续加强对较冒进的民进党的管控,避免陈水扁式冒进路线的重新出现。
    “太阳花学运”爆发后,参与学运的学生占领了“立法院”,造成台湾政坛的巨大震动。民进党企图争取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支持。然而,美国一反常态,不仅没有公开支持这一学运,反而不断提出批评,甚至将矛头直指民进党。AIT理事卜道维于2014年3月28日做出回应:“我们不会视民进党的阻挠策略为具有正当性的民主行动”。这让绿营大为意外,原本认为这可能只是卜道维的个人意见,可是随后美国重量级人物相继表态一致,对学运与民进党的立场持否定态度,这才让绿营如梦初醒。
    3月30日,卜道维撰文表示,批评民进党挺反服贸的“太阳花学运”是为了在年底举行的“九合一”选举上获利,且公开质疑反服贸抗争的正当性。随后,AIT前理事主席、现任布鲁金斯研究所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表示,有人质疑民进党挺学运的背后思维,甚至提醒美国政府不再采取行动,台湾问题可能成为中美关系引爆点。4月4日,美国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罗素在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听证会上,首度公开表态支持马当局签订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认为这是“两岸关系的杰出进展”,并呼吁反服贸学生应避免暴力抗争。这是美国官方最直接明确的表态“挺马”。不仅如此,美国还在幕后对民进党与王金平双双施压,迫使其做出妥协。种种迹象显示,美国在结束学生占领“立法院”问题上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美国没有支持“太阳花学运”,没有支持民进党而支持执政的马英九,关键原因在于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太阳花学运”的抗议行动、尤其是占领“立法院”的行为不仅不符合民主原则,而且还会严重冲击两岸关系发展,一旦两岸关系恶化,会伤害到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推进与美国的整体利益。特别是绿营具有强烈的“反中”意识,有较激进的政治主张,美国虽然在民主理念上予以支持,但却担心伤及美国整体利益,因此才会加强对民进党在两岸议题上的管控,避免出现美国不愿看到的局面。

    美国将如何左右台湾2016“大选”

    美国是否会介入台湾2016“大选”以及对“大选”有多大影响力,一直是外界关注的敏感问题。以前,美国对台湾“大选”的影响是在幕后运作、较少公开介入。2004年台湾“大选”时发生“3.19枪击案”,引发连(战)宋(楚瑜)阵营对陈水扁当选无效的上诉,支持连宋阵营的群众爆发了抗议行动。在此关键时刻,时任AIT台北办事处处长的包道格在幕后运作,一方面向陈水扁施压,要求他不要武力镇压抗议群众;另一方面秘密会见连宋,要求其取消群众抗争行动,并承诺协助查验选票,表示在结果出来前不会承认陈水扁当选。然而,当支持连宋的泛蓝民众停止抗争行动后,美国却随即发表声明承认陈水扁当选,让连宋吃了闷亏。当时美国的幕后运作,外界是无法知晓的,连宋也是在多年后才将此公布出来。
    近年来美国对台湾“大选”的影响则逐渐公开化或半公开化,公然介入。其实,台湾每次“大选”,蓝绿候选人都会在事前访问美国,希望争取美国的支持或信任;同时美国也在考察台湾的蓝绿候选人,看谁对美国更为有利。2012年台湾“大选”,美国的角色与运作最为典型。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选前访问美国,重点是向美国汇报她的两岸政策。结果,就在蔡英文尚未回到台湾之时,英国《金融时报》就报道,“她(蔡英文)让我们明确怀疑她是否有意愿且有能力,维持近年来区域所享有的两岸关系稳定”,这等于美国对蔡英文的直接否定,形成外部环境不利蔡英文的选举形势。不仅如此,美国还做出了一系列有利于马英九选情的举措:美国国际开发署署长沙赫与能源部副部长伯纳曼两位高官打破十多年来无部长级官员访台的历史先后访台;选举前不到一个月之内,宣布将台湾纳入美国的“免签证计划”候选名单;尤其在最后关键时刻,AIT台北办事处前处长包道格公开表态支持“九二共识”,这都很快被外界解读为美国公开“挺马”。美国这种公开介入台湾“大选”的做法在以前是很少见的。
    随着201 6年台湾“大选”即将到来,美国又公开表态有意介入与影响。2014年9月,“两岸关系机会与挑战”研讨会在美国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举行,卜睿哲表示,“美国政府会在某个时间以某种方式,针对2016年选举结果对美国利益的影响表达意见”,“无论是台湾或其他国家选出的领导人,美国的利益确认与任何时候民选领导者的政策有关,尽管华府面临两难,但不会闷不吭声”。美国影响台湾“大选”的手段很多。台湾淡江大学美国研究所教授、亲美学者陈一新发表文章认为,2016年台湾“大选”候选人要获得美国支持至少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有能力处理“行政”与“立法”两大部门的关系;二是有能力处理“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三是两岸、“外交”、经济、能源等政策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并配合美国的大战略。而美国影响台湾“大选”的筹码则至少包括:将台湾列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第二波谈判对象;提供台湾修复或制造潜艇的技术;出售台湾包括F-16C/D战机或更先进武器,以平衡两岸军力;派遣美国高层官员访台;宣布进一步提升美台安全与经济伙伴关系。陈教授提出的只是部分技术层面的问题。其实,美国影响台湾“大选”的筹码与手段很多,秘密的、公开的都有,其中台湾政治人物情报方面的筹码可能会一招毙命。
    美国在台湾“大选”中支持谁或倾向谁,是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首要考虑,而不是以台湾的蓝绿利益为重。要强调的是,美国对台湾“大选”虽然有重要影响,在必要时企图左右台湾“大选”的结果,但并不表示美国对台湾“大选”结果有绝对影响力。台湾“大选”基本上是岛内选民结构与选民意向决定的。只有在蓝绿候选人实力接近的情况下,美国才会发挥“关键性”角色。当然,不论蓝绿谁当选,其都会在选后继续与美国合作,美国依然是台湾的“最大靠山”,美国依然会掌控台湾。可以说,在中美综合实力发生重大改变之前,这一结构性格局很难改变。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9期,摘自2015年第2期《世界知识》)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