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古关系破冰影响初探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古关系破冰影响初探


向 骏 

    从古巴1959年革命成功后一直等到2014年12月16日,美国总统和与古巴领导人终于通了第一次电话。次日,奥巴马宣布“两国关系展开新篇章”。美国外交关系协会总裁哈斯认为此举象征“冷战最后标志的结束”。美、古关系破冰可能的影响分四个层面探讨如下。
    对美国而言,奥巴马此举不仅可摆脱“经济制裁”的历史包袱,更揭开了下任总统选战序幕。美国在1961年和古巴断绝外交关系,次年即开始对其实施经济禁运。2007年9月,美国的古巴裔商务部长古铁雷斯在传统基金会主办的“十字路口的古巴”系列活动开幕演说中虽指小布什坚持经济制裁是相当成功的,但也坦诚“反美主义是延续卡斯特罗政权的主因”。
    更糟的是此一“损人不利己”的冷战包袱早已使美国成为众矢之的。2014年10月28日第69届联合国大会再次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要求美国立即终止对古巴长达半个世纪的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投票结果188票赞成、3票弃权,仅美国和以色列投反对票,这已是联大连续23年通过类似决议要求美国结束对古巴制裁。难怪12月17日《纽约时报》的社论认为,奥巴马这项颠覆性的变革,将为美国外交政策领域“最具误导性的篇章”画上句号,而且“历史将证明奥巴马是对的”。《大西洋月刊》在题为“荒唐的古巴政策终于结束”的文章称,奥巴马做了应该做的事。
    美、古养关系破冰也将牵动美国2016年大选布局。拉丁族裔中能影响美国外交政策的两大族群除了墨西哥就是古巴。由于佛罗里达州的代表人票高达27张,仅次于加州、德州和纽约州,因此美国的古巴政策在总统选战中早已成为民粹外交的恶例。尽管大部分的拉丁裔选民倾向支持民主党,但佛州古巴裔选民传统上比较支持共和党。自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以来,美国历任总统和卡斯特罗的斗争从未停止过,而小布什可算是相当不友善的一位。
    为了终结美、古两国近50年的敌对状态,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接班人劳尔•卡斯特罗2007年7月26日在演说中提出与美国展开对话的构想,但立即遭拒绝。美国国务院表示:“他只需要与古巴人民展开对话”。布什政府的强硬态度显示其古巴政策仍未脱离冷战思维。其实,为了争取佛州古巴裔的选票,美国总统少有敢对制裁古巴公开表示反对者。
    以2012年美国总统选举为例,民主党囊括71%的拉丁裔选票,比2008年增加了4%,共和党再次败北的主因之一即为过度强硬的移民政策失去拉丁裔选票。2013年2月18日发行的《时代》周刊以年仅42岁、古巴裔的佛州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鲁比奥为封面,标题为“共和党救星”,该文强调他为“移民之子”,凸显共和党争取拉丁裔选票的强烈企图。难怪鲁比奥迫不及待地表示奥巴马“总统所做的,是放弃极大的优势,却什么都没换来”。问题是曾任佛州州长的杰布•布什也宣布考虑参加2016年总统选战,此举势将加剧共和党内的总统提名之战。
    至于民主党呼声最高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然也持续深耕拉丁裔选票,12月10-11日克林顿基金会举办了“美洲未来”论坛,出席贵宾除美洲开发银行总裁莫雷诺外,还包括全球第二富商墨西哥籍电信巨子斯里姆和以西班牙语文阅听大众为主的西斯雷诺斯集团主席等人。可见拉丁族裔已成2016年总统选战决胜重要关键。
    对古巴而言,该国人民将是最大的赢家。据统计,封锁对古巴造成的经济损失约为1万亿美元,而美国也平均每年损失12亿美元。经过一年多的折冲尊俎,美、古终于12月16日达成换囚协议,古巴释放被监禁5年的美国承包商格罗斯和一名被监禁近20年的美国间谍,美国则释放已被关押15年的3名古巴间谍。
    相较于小布什总统任内对拉美的颐指气使,奥巴马从一上台就“承认美国过去的政策错误”。2009年4月17-19日在特里尼达与多巴哥举行的第五届美洲国家高峰会议期间,奥巴马和小布什的死对头委内瑞拉总统前查韦斯互动良好,并曾三度握手。当时美国的保守派如参议院前议长金瑞奇和前副总统切尼虽警告欧巴马不要被查韦斯的握手和拥抱所“迷惑”,但《纽约时报》则在社论指出,“委内瑞拉不是战略威胁,美国为布什总统的莽撞已付出太高的代价”。
    奥巴马所谓50多年来“最重大的”政策调整除禁运问题外还包括:美古将就恢复外交关系开展磋商,并将于数月内在古巴首都哈瓦那重建大使馆;重新审视把古巴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问题;采取措施扩大与古巴的旅游和贸易等,包括加强两国银行的联系。
    古巴在拉美最亲密的盟友—委内瑞拉的总统马杜罗认为美国放宽制裁“是菲德尔的胜利”。他的前任总统查韦斯生前曾大力资助缺乏外汇的古巴,最具体有效的是每天提供约10万桶几乎免费的石油,这相当于每年30-40亿美元的援助。如今委内瑞拉经济濒临崩溃边缘,自顾不暇的马杜罗已无力经援古巴,美国解禁可解古巴经济燃眉之急。
    曾任美国国防部负责西半球事务助理部长、现任教于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莫拉认为,“如果说有哪一方是直接赢家的话,那就是古巴人民。与外面的世界更好的连接,可降低对古巴当局的依赖……对古巴人民来说,是迈向更美好未来的重要步骤”。
    从拉美层面看,本世纪以来由于左派政权兴起导致拉丁美洲逐渐从“反美”向“脱美”滑动。例如,美国原本计划于2005年成立的“美洲自由贸易区”,因巴西前总统卢拉将其视为“美国兼并拉丁美洲的计划”,因此至今未能成立。又如,2008年3月初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发生边境纠纷,从委内瑞拉强行介入,到危机由巴西、智利和秘鲁出面斡旋而解决,美国完全没有插手的机会。
    再如,2011年12月2-3日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区33个国家领导人在委内瑞拉成立了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此一将美国和加拿大排除在外的组织显示拉美地区整合已获得形式上的保障。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宣称此一组织将“取代美洲国家组织成为西半球主要的外交机构”。
    小布什的拉美政策可谓全盘皆输。
    2012年4月,由前总统、大使、教授等约100名关心美国与拉美事务的学者专家联名透过华府智库“美洲对话”发表题为《重塑关系:美国与拉丁美洲》的政策报告,其中指出大部分的拉美国家认为“美国越来越和他们的需求无关,由于能力不足,美国已无法提出拉美关切议题的建议并付诸实施”。延至2013年11月18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美洲国家组织致词中宣示“门罗主义时代已结束”,并表示新的政策将视对方为平等伙伴、分担责任、不拘泥于主义、增进共享的价值和利益。
    此次奥巴马提出的政策不仅和拉美利益密切相关,更可算是“后门罗主义时代”的开始。通过改善和古巴的关系向左翼拉美国家示好,进而有效巩固传统后院将成为奥巴马总统重大的外交成就。2015年4月10-11日在巴拿马举行的第7届美洲国家峰会则为观察其“睦邻政策”前景的窗口。
    从全球层面看,1962年美、苏间的“古巴导弹危机”可算是冷战期间国际关系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奥巴马总统宣布将全面恢复与古巴外交关系后不到一周,《纽约时报》的编辑群推荐了13本古巴历史和美古关系的最佳书籍。或许顾虑一般读者的兴趣,并未包括国际关系学界公认的经典著作。(作者为台湾致理技术学院国贸系教授兼拉丁美洲经贸研究中心主任)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9期,网摘)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