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衰落的大趋势不会改变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美国衰落的大趋势不会改变


何自力 

    美国经济去年第二、三季度取得平均4.8%的增速,经济貌似步入快速复苏轨道,有人因此又开始质疑美国是否真在衰落。笔者认为,美国的衰落由其制度和政策的内在矛盾和缺陷所致,无论其当下经济增速多高,都不会改变衰落的大趋势。
    判断一个强国是否衰落,关键是看支撑其地位的社会历史条件是否生变,而不是看一时经济表现。17世纪以来相继崛起过三个引领世界的强国,即率先走向海洋时代的荷兰、率先步入工业时代的英国和率先引领金融时代的美国。金融时代最显著的特征是金融资本取代工业资本成为经济的主导力量。基于雄厚的金融实力加上强大的加工制造能力,美国最终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经济秩序的主导。
    但自上世纪70年代起,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国主导的金融时代出现严重危机。作为克服危机的重要手段,美国大力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在世界范围内强力推行投资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但这非但没有克服反而不断深化了危机,推动美国走向衰落。其主要表现是:
    其一,经济实力衰落明显。美国经济总量已从战后初期占世界45%下降到现在不足四分之一,其自1971年至今40多年来一直面临贸易逆差,逆差规模由最初仅十几亿美元剧增至现在数千亿美元。
    其二,产业结构严重失衡。美国的产业结构严重扭曲,三次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依次为0.7%、16.8%和82.5%,经济高度金融化,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脱节,传统制造业高度萎缩,高科技产业独木难以成林,既无力扩大内需,也难以拉动世界经济增长。
    其三,债台高筑。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美国本应对经济落后或陷入经济危机的国家和地区加以援助,以维护世界经济平衡。但2014年底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达18万亿美元之巨,首次超过美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规模,负债率超过100%,美国自己已在寅吃卯粮,帮助别国发展更是力不从心。
    其四,经济稳定功能严重弱化。美国本应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器,但事实上它却是包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在内的多次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凭借世界储备货币地位而滥发美元的自私行为,更使美国成为国际经济秩序的麻烦制造者,更别说推动世界经济走向复苏和稳定。
    可以说,美国强国地位赖以存在的金融时代因工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而开启,随金融资本的高度膨胀和催生经济虚拟化而达到顶点,最后因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脱节,国民经济失去财富创造能力和竞争力而走向衰落。
    美国衰落与其他国家的发展和崛起没有直接关系。金融时代及与之相适应的国际经济秩序由美国引领和主导,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只是该时代的参与者而非规则制定者,更不是竞争对手。美国衰落是金融时代即将终结的结果,这已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大趋势。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9期,摘自2015年1月9日《环球时报》)

美国衰落的大趋势不会改变
何自力
    美国经济去年第二、三季度取得平均4.8%的增速,经济貌似步入快速复苏轨道,有人因此又开始质疑美国是否真在衰落。笔者认为,美国的衰落由其制度和政策的内在矛盾和缺陷所致,无论其当下经济增速多高,都不会改变衰落的大趋势。
    判断一个强国是否衰落,关键是看支撑其地位的社会历史条件是否生变,而不是看一时经济表现。17世纪以来相继崛起过三个引领世界的强国,即率先走向海洋时代的荷兰、率先步入工业时代的英国和率先引领金融时代的美国。金融时代最显著的特征是金融资本取代工业资本成为经济的主导力量。基于雄厚的金融实力加上强大的加工制造能力,美国最终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经济秩序的主导。
    但自上世纪70年代起,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美国主导的金融时代出现严重危机。作为克服危机的重要手段,美国大力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在世界范围内强力推行投资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但这非但没有克服反而不断深化了危机,推动美国走向衰落。其主要表现是:
    其一,经济实力衰落明显。美国经济总量已从战后初期占世界45%下降到现在不足四分之一,其自1971年至今40多年来一直面临贸易逆差,逆差规模由最初仅十几亿美元剧增至现在数千亿美元。
    其二,产业结构严重失衡。美国的产业结构严重扭曲,三次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依次为0.7%、16.8%和82.5%,经济高度金融化,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脱节,传统制造业高度萎缩,高科技产业独木难以成林,既无力扩大内需,也难以拉动世界经济增长。
    其三,债台高筑。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美国本应对经济落后或陷入经济危机的国家和地区加以援助,以维护世界经济平衡。但2014年底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已达18万亿美元之巨,首次超过美国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规模,负债率超过100%,美国自己已在寅吃卯粮,帮助别国发展更是力不从心。
    其四,经济稳定功能严重弱化。美国本应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器,但事实上它却是包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在内的多次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凭借世界储备货币地位而滥发美元的自私行为,更使美国成为国际经济秩序的麻烦制造者,更别说推动世界经济走向复苏和稳定。
    可以说,美国强国地位赖以存在的金融时代因工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而开启,随金融资本的高度膨胀和催生经济虚拟化而达到顶点,最后因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相脱节,国民经济失去财富创造能力和竞争力而走向衰落。
    美国衰落与其他国家的发展和崛起没有直接关系。金融时代及与之相适应的国际经济秩序由美国引领和主导,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只是该时代的参与者而非规则制定者,更不是竞争对手。美国衰落是金融时代即将终结的结果,这已成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大趋势。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9期,摘自2015年1月9日《环球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