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五百年来拉美首次开始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美国知名学者诺姆•乔姆斯基访谈录


路易莎•雷诺兹 魏文编译 

    美国语言学家、哲学家和活动分子诺姆•乔姆斯基的理论从半个世纪以来在多个领域一直被参阅,特别在语言领域和他对美国对外政策的批评。他对资本主义制度和操纵群众系统的批判是严酷的。这里强调的是美国的政策和拉丁美洲,中美洲内战的暴力的遗产,对危地马拉屠杀和正在整个地区改变权力结局的人民抵抗运动的看法。
    我比预约提前几分钟到了诺姆•乔姆斯基在马萨诸塞工学院的办公室。当我在办公室外等待的时候,进来两个新西兰的小伙子。我问他们是否也是来会见诺姆•乔姆斯基,其中一人幌动《媒体的控制。宣传的出奇效果》的副本说,“我们在美国旅行,我们来是为了让他给这本书签字”。几分钟之后,女助手开门邀请他们进去。
    就在诺姆•乔姆斯基在前厅为书签字时,女助手让我在他的办公室就座。办公室上一个书架上有一张萨尔瓦多主教罗梅罗的照片,罗梅罗是1980年被反起义部队(政府军)暗杀的,上有一句话:“教育是创造一种批判的精神,不仅是传播知识”,这是克里斯帕斯(萨尔瓦多一个宗教组织)的信念,该组织感谢乔姆斯基支持对内战受害者有利的萨尔瓦多运动。
    乔姆斯基的理论在语言领域曾是一场革命,是一个被用来发展他关于宣传的理论和通过媒体操纵群众的理论的科学框架。他公开反对1967年的越南战争,这标志着他漫长的政治积极活动的历程,在80年代他坚定地反对美国支持中美洲军事独裁的军事干涉。
    如今,86岁的乔姆斯基显得放松,和蔼可亲,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名声地位。当两个新西兰青年走后,他走进办公室,他问候我,我们开始会见。我们的谈话重点是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政策,在中美洲内战留下的暴力的遗产和正在改变整个地区权力结局的民众抵抗运动。我问他自从他1985年写《美国在中美洲的干涉和争取和平的斗争》之后,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政策是否有了重大的改变。乔姆斯基认为存在变化,但是那是“由于拉丁美洲主要是南美洲的独立增强,因为中美洲的独立程度更低一些,因为它的软弱和接近美国,这是一个相当明显的现象”。他继续说,“在美洲首脑会议期间(2012年)美国和加拿大采取区别于西半球其余所有国家对一系列有争议的问题表明的不同的立场”。一个是古巴问题,另一个问题是对毒品不定罪的问题。这是几年前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此外,美国没有能力像以前那样进行直接干涉。由于过去的干涉美国做到在某种程度上破坏了民众的运动。在过去,美国实际上镇压了任何独立的意图。现在美国干涉的能力下降,更没有必要干涉,本地区变得更加独立。
    雷诺兹:美国坚决支持审判危地马拉前独裁者埃弗拉因•里奥斯•蒙特的屠杀案。
    乔姆斯基:我认为说美国“坚决支持”是夸大了……美国驻危地马拉使馆对审判有进展表示有兴趣。他们需要迅速做出结论,不牵连到美国和它的盟友。无论如何,里奥斯•蒙特不是以孤立的方式行动。他得到里根政府的支持,当时美国国会阻止里根继续直接参与屠杀的暴力,里根下令他的国际恐怖主义的军队以色列人培训危地马拉的军人,向他们提供武器基本上是为了完成美国曾经伪装的同样的作用。
    雷诺兹:在美国支持审判里奥斯•蒙特的背后真正的动机是什么?是害怕在它的后院有一个“失败的国家”吗?
    乔姆斯基:毫无疑问,在美国使馆有人对支持审判有兴趣,但是在美国的对外政策中,我觉得审判是可以容忍的,只要不触碰到美国和它的盟友;这是特别重要的。美国不反对这些罪行在国家的法庭受到审判,只要不提及冲突的国际规模。这发生在所有的地方。比如发生在(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的事件上。他受到审判,因1982年犯下的战争罪被判处死刑,事实上他犯下的罪行没那么严重。第二年发生了更加严重得多的罪行,如哈拉布贾的屠杀和对库尔德人的打击,但是这些罪行从来没有被提及,因为那是在美国的支持下犯下的罪行。就在那一年,伊拉克从被认为是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中删除,为的是美国能够继续向它提供援助。就是那年出现了有名的多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与萨达姆•侯赛因扬的照片,但是对此没有任何提及。
    雷诺兹:美国应当考虑在南部边境上没有陪伴的儿童移民的危机吗?这是美国在本地区干涉政策的一种后果,是在(中美洲)地峡的国家暴力加剧和贫困造成的影响。
    乔姆斯基:大多数儿童来自洪都拉斯。这不是巧合。洪都拉斯的形势已经相当坏,但是在政变(2009年反对曼努埃尔•塞拉亚总统)以后,这个国家变成一个恐怖的故事。孩子们的到来是美国帮助造成的令人恐惧的国内形势的结果。这里,在波士顿附近存在一个相当大的马雅社区,包括很多从高原逃出来的人。这些青年不知道他们正在逃离80年代犯下的残暴的结果,美国曾大力支持那种残暴。我们正在边界上遣返我们自己的罪行的受害者。
    雷诺兹:一方面,美国支持危地马拉反对逍遥法外国际委员会。另一方面,威尔逊中心2013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指出,在中美洲罪犯的武器大多数来自美国。在美国没有采取措施阻止武器的流动有助于那些犯罪团伙继续行动的时候,支持反对逍遥法外的斗争结果不是矛盾的吗?
    乔姆斯基:我看没有任何矛盾。美国对跟踪在亚利桑纳和得克萨斯购买合法销售的武器的犯罪分子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忽视了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所起的作用。
    雷诺兹:在萨尔瓦多法拉本多•马蒂民族阵线在大选中获得连任,萨尔瓦多•桑切斯•塞伦在这个国家成为上台的第一位前游击队战士。在尼加拉瓜桑地诺分子继续统治,在哥斯达黎加吉列尔莫•索利斯最近当选总统,他是一位中—左的总统。与此同时,危地马拉继续由一位具有保守色彩的退役军人统治,洪都拉斯继续有一个右派的政府。我们面对着(中美洲)地峡一种意识形态的分裂吗?在这里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属于军事保守主义的堡垒。
    乔姆斯基:我认为比这要复杂得多。你看哥斯达黎加的情况。它是中美洲唯一没有受到美国直接干涉的国家,是本地区唯一在运行的国家。另一方面,本地区更贫穷的国家是是那些美国干涉过的国家,如海地、危地马拉和尼加拉瓜。
    雷诺兹:当中美洲存在如此巨大的社会经济差别的时候,我们能够谈中美洲的民主吗?
    乔姆斯基:当我们有那么多不平等的时候,我们能够谈美国的民主吗?必须提出的问题是:到什么程度人们的社会经济水平会导致提出公共的政策?70%的居民没有提出公共政策的某种要求,因为他们选出的代表没有关注他们。一个人获得更多的影响力,随之他的社会地位就上升。在存在更严重的不平等的同时,制度就变得民主更少。美国基本上是一种财阀政治,有一种形式上的民主。在更弱小的国家这就会变得更糟糕。
    雷诺兹:你提到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首脑会议期间表明美国与加拿大和西半球其他国家之间关于不给毒品定罪出现一种破裂。你认为不给毒品定罪将降低中美洲暴力的程度吗?
    乔姆斯基:毫无疑问。这不是想说需要将毒品合法化,仅只是不对毒品定罪。美洲的多数国家包括危地马拉支持的事情是减少犯罪。所谓反对毒品的战争实际上与毒品没有任何关系。当在几十年间实施的政策本身对所提出的目标没有一点影响,必须要问的是:公开提出的目标是真正的目标吗?可能不是。在美国存在毒品的问题。几乎所有的需求都来自这里。反对毒品的战争是相当种族主义的。它的设计是为了给很高比例的非洲裔美国居民定罪,他们中多数是男性,在某种程度上也给拉美裔美国人定罪。这是纯粹的种族主义,可以追溯到500年的美洲历史。在拉丁美洲一般来说居民是受害者。
    雷诺兹:谈到在拉丁美洲反对毒品的战争的影响,为什么美国面对墨西哥经历的因对阿约兹纳帕43名师范生被贩毒集团杀害出现的危机表现冷淡?
    乔姆斯基:那是一部真正可怕的历史。不仅是杀害43名学生,而是表明已经曝光存在秘密的埋人坑和联邦警察的残暴,有证据说明他们与贩毒集团有联系。但是墨西哥是美国的一个盟友。是一个得到美国支持的新自由主义的政府,美国不想对它的罪行意味着什么说任何话。
    雷诺兹:墨西哥民众社会对杀害学生做出愤怒的反应。会见开始时你曾说拉丁美洲国家越来越不相信美国的霸权。在什么程度上这种抵抗是由印第安人运动领导的?这些运动有可能变成为一支变革的力量吗?
    乔姆斯基:最近15年在拉丁美洲发生的事情具有重大 的历史意义,清楚地表明民众的运动可以做不同的事情。从征服者们到达本大陆以来的500年间,拉丁美洲第一次开始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农民运动是重要的角色,印第安居民比例很大的国家如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已经做了相当有兴趣的事情,对于当今存在的最紧迫的问题—环境危机,在全球范围内印第安人运动正在处于领导的地位。
    雷诺兹:印第安人运动坚定地反对自由贸易条约,今年在危地马拉由于印第安人和农民组织的坚决反对,已经在多米尼加共和国—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的框架内通过的“保护获得植物法”被废除。自由贸易条约在拉丁美洲产生了什么影响?
    乔姆斯基:这项法律最后不支持贸易,完全相反。结果对美国的孟山都公司是合适的,但是对农民不合适。这些并不是自由贸易,是一种自由主义与保护主义的混杂。这是为了以居民的代价保护投资者的权利的协议。事实是当比尔•克林顿(美国前总统)开始强有力地引入北美自由贸易条约的时候,也开始将(与墨西哥的)边界军事化,这不是巧合。注意到墨西哥的农民将不能与受到美国补贴农业加工企业竞争,这不需要天才,墨西哥的企业不能与美国的跨国公司竞争,这很可能引起大量人口外流。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9期,摘译自2015年1月7日西班牙《起义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