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军校的三位女共产党员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黄埔军校的三位女共产党员


宵雪 

    黄埔军校作为中国现代历史上的新型军事政治学校,不仅为国民党输送了一大批名将,也走出了数十位共和国将帅。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众多黄埔生中,还产生了多位著名的女共产党人。

    1、胡筠:转战湘鄂赣的红军名将

胡筠烈士原名胡昀,1898年2月10日生,湖南平江大坪人。1927年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为中国革命第一代女兵。
    1928年春胡筠任中共北乡特委书记。“三月扑城”失败后,县委书记毛简清潜往上海,代书记罗纳川牺牲,胡筠奔走四乡,被推举为平江县委书记。同年,平江起义后第二天她率领游击队和部分群众进入县城与彭德怀起义部队会合,她被选为平江县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县工农革命军总指挥。同年10月任红五军第一纵队党代表。1930年任湘鄂赣暴动委员会党代表,率领赤卫军20个团随红三军团攻占长沙,被选为湖南省苏维埃政府委员。同年任赣北特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赣北独立团团长,配合红十六军攻占江西武宁、修水、铜鼓、宜春,继任红八师师长,率部攻占湖北通城、通山、崇阳、阳新等县,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彭德怀元帅称她为“难得的女将”。
    1930年12月23日胡筠率红八师及赤卫军一千余人采用内应外合的战术,一举攻克了通城,缴枪一千三百七十支,长机枪五挺,手枪三十余支,子弹十余担,其他军器无数。胡筠在担任红军学校女生团政委时,运用武汉军校学得的军事知识,指导女生们的军事学习和训练。一次敌人进犯省委会,胡筠率领女生团和省委机关的女同志参加反击战。这次战斗数她所率领的娘子军打得最出色。1931年中共湘鄂赣省委成立,她被选入省委常委,兼妇女部长。1933年受王明“左”倾路线打击,执行者来到湘鄂赣后,改组省委,胡筠被诬害为“AB团”,胡筠改任省互济会主任、省委党校教务主任。次年被害。
    胡筠出身诗书世家,虽然自幼时缠脚,却以“神枪手”之名勇冠黄埔四女杰之首。

    2、游曦:山城壮志雏鹰

    游曦,原名游传玉,1908年3月26日生于四川省巴县。1926年12月,进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大革命失败后,她又随叶剑英同志南下广州。
    在白色恐怖下,中共广东省委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作出广州起义的决定。此时,游曦担任共青团支部委员和女兵班班长。她一边参加紧张的练兵,一边发动妇女做好起义准备。
    12月12日晨,反动派的军队开始反扑。敌兵不断增加,形势越来越紧急。游曦奉命率领女兵班到珠江北岸的长堤,执行阻击敌人的任务。当晚10时以后,起义军主力已撤出广州。13日,反动派的军队在英、日帝国主义的军舰炮火的支持下,蜂拥入市区。来不及撤退的起义士兵和工人赤卫队,与敌人进行巷战。游曦的女兵班与指挥部已失去联系,仍坚守在长堤的天字码头附近,阻击敌人后续部队渡江。她们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后,伤员很多,粮水断绝,子弹也不多了,形势危急。游曦决定派一个战士回总部联系。那个战士说:“班长,你亲自去吧!我们坚决顶住敌人!”游曦明白战士的意思,温和而严肃地说“这是什么时候,我不能离开这个岗位!”她停顿一下,用严峻而亲切的口气说:“去吧!告诉指挥部的领导同志,我们宁愿流尽最后一滴血来保卫苏维埃政权。”
    这个战士走后,敌人又进攻了,游曦和同志们甩出了最后的几个手榴弹,随即和敌人拼刺刀,又一次打退了敌人。敌人又疯狂地扑来,游曦和战友们与敌人经过激烈搏斗献出了年轻生命。游曦牺牲时,年仅20岁。

    3、赵一曼:喋血沙场的英烈

    赵一曼是四川省宜宾人,原名李坤泰。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她在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后,就在学生中积极从事革命活动。“九一八”事变以后,她被派到珠河中心县委。在那里她积极发动群众,组织抗日自卫队,与日军展开斗争。
    1935年秋天,赵一曼担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第二团政治委员。第三军主力转移后,她率领第二团留守在珠河根据地,继续开展游击战争,以牵制敌人的兵力。部队在滨绥铁路北边的一个山沟里作战时被敌人包围。赵一曼和战士们经过一整天的血战,击退敌人多次进攻,但终因寡不敌众,弹药不足而失败。赵一曼身负重伤,被敌人俘虏。由于她伤势很重,敌人怕她很快死去,便连夜进行审讯。敌人问不出口供,就用马鞭子抽打她的伤口,但她坚强不屈,怒斥敌人,毫不动摇。敌人并不死心,为了得到她的口供,把她送到医院治疗。在医院里,她耐心地对护士和看守进行宣传教育,终于把他们争取到自己一边。1936年6月28日,她与护士和看守一起逃了出来,不幸又被敌人追捕回去。敌人施用各种酷刑折磨她,但她始终没有泄露一点党的机密。敌人施用各种酷刑折磨她,但她始终没有泄露一点党的机密。敌人从赵一曼嘴里得不到任何东西,决定把她押解回她曾经工作过的珠河。在从哈尔滨开往珠河的火车上,赵一曼给自己的儿子写下了遗书。1936年8月2日,在黑龙江省珠河,赵一曼被敌人杀害,时年31岁。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9期,摘自2014年12月31《党史信息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