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根去魂”的历史镜鉴——读《苏联军队的瓦解》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拔根去魂”的历史镜鉴——读《苏联军队的瓦解》


黄昆仑 

    是以君子为国,观之上古,验之当世,参之人事,察盛衰之理,审权势之宜,去就有序,变化因时,故旷日长久而社稷安矣。(贾谊《过秦论》) ——题 记

    近600万现役军人,2500万后备军,手中握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核武器,甚至能用火炮发射核弹头……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这支军队与500多万纳粹军队浴血奋战,为二战的结束立下了不朽功勋;在近半个世纪的冷战中,它是唯一能够与美军抗衡的力量。但是,这支看似强大无敌的军队却在赋予其生命的政党最危难之时,选择缄默不语、袖手旁观,甚至有的还反戈一击,不仅直接导致苏联分崩离析、苏共红旗落地,而且最后自身也土崩瓦解,给后人留下“数百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的喟叹。
    1998年,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的威廉•奥多姆撰写的《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Military》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2014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引进并组织翻译出版了这本书,书名译为《苏联军队的瓦解》。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正如此书封面所言:“本书的观点未必完全正确,但其揭示的经验教训却值得我们深刻警醒”。
    威廉•奥多姆是美国著名的苏联问题专家和军事学者,他运用大量专访材料、史实资料和数据,在苏联的经济政治改革和社会变迁的大背景下,对苏军“为什么”和“怎样”瓦解的过程和原因,进行了深刻剖析。从他的阐释中可以发现,苏军在短短6年之内土崩瓦解,除了经济、政治及社会等方面的外部因素外,内部出现的各种溃败是主要原因。
    苏联解体后,时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罗伯特•盖茨飞到莫斯科,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在红场宣称:“我们知道,无论施加经济压力还是进行军备竞赛,甚至用武力也拿不下来。只能通过内部爆炸来毁灭它。”
    “内部爆炸”是一个让人“细思恐极”的说法。如果在内部安放大量炸弹,并自己亲手引爆,再固若金汤的堡垒也会不攻自破。当领导人对主义的信仰和对道路的信念发生动摇的时候,一枚枚无形的炸弹就会被不设防地放在堡垒中那些腐朽脆弱的地方,覆亡解体的悲剧就难以避免了。
    在苏联解体这一宏大的历史悲剧中,真正值得总结的,首先便是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选择造成的根本性的错误”。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戈尔巴乔夫上台后鼓吹的“新思维”、“军队非党化”及其混乱无序的改革,抽空了苏军的建军之本。正是“戈尔巴乔夫造成了苏联军队的瓦解”,“他用他的政策使军队逐渐遭到破坏”。
    在《苏联军队的瓦解》开篇,作者就特别分析了“苏联的战争观”,提出源自马克思主义、并由列宁发展成熟的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理论,是苏联军队的建军之本。因此,想要瓦解苏联军队,首先要瓦解其“军魂”。作者写道:“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他的新‘防御性学说’与上述战争观长期形成的自然统治地位、与军队和党的教育中对此的刻意阐述都发生了冲突”,军队和党的意识形态专家不得不“拼凑了一些被扭曲的论点来设法将马克思的阶级斗争思想同以‘新思维’及‘人类利益’为重的观点统一起来”。因此,苏军瓦解首要的原因,就是苏联最高领导人质疑或放弃了本应坚持的社会主义道路。说到底,就是不再相信在党旗下说过的誓言,不再热爱自己所领导的国家,并且利用自身所掌握的政治权力,有意无意地促使更多的人质疑或放弃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信仰,最终,苏军的瓦解、苏联的解体便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现实。
    西方国家对共产主义阵营的意识形态渗透一直都是“蛮拼的”。作者对此亦不讳言:“美国也加强了意识形态斗争,卡特总统的人权政策和里根总统的‘罪恶帝国’演说使莫斯科处于守势”。但是,面对敌对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进攻,采取“守势”就是缺乏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的表现。戈尔巴乔夫所发起的苏联体制的“公开性”改革和公众大辩论,使苏军几十年的积弊在短期内被媒体释放呈现,加上在当时深陷阿富汗占领困境的影响,最终导致苏军的公众形象“一夕坍塌”,军队内部的思想混乱、军心涣散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更有甚者,还有人以“新思维”、“公开性”为名,在党的头号理论刊物上批评党对军队的领导,“军队非党化”的鼓噪甚嚣尘上。这更是一种“不战而降”。
    与信念丧失、军魂动摇相伴的,还有随处可见的腐败:“几位将军向一些集体农庄提供了大量部队‘免费’劳动力,以换取经理们回赠给将军们的丰厚‘礼物’。在苏联国内,人们对这种普遍的腐败一般采取默许的态度”。在苏联解体前,主要的军事资源被用于供养高级军官,基层军官和士兵的待遇很差,甚至出现军人酗酒、吸毒、开小差和倒卖武器装备的现象。军队腐败、尤其是高级军官的腐败使得苏联政治危机来临时,军队以更快、更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瓦解。
    在作者眼中,戈尔巴乔夫“偷偷摸摸”地进行的军事改革,也是导致苏军瓦解的重要原因。在那场引爆苏联全方位混乱的所谓“改革”中,戈氏迫不及待地单方面裁军与投降般地削减战略核武器、中短程导弹,使军队瞬间产生了大规模指挥紊乱和大量没有预案的工作任务,这导致“荣誉感、自信心和尊严丧失殆尽,苏军作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整体政治力量不复存在”。在改革中为体现“民主化”思想,苏共在军队体制编制调整中,逐步削减了各级政治机关和约8万名政治工作军官,并在《苏共组织在武装部队中的工作条例》中规定,“苏共组织及其机构不得干预行政人员和军事指挥机关的工作”,更使军队的思想政治基础被釜底抽薪。由此,苏军内部刮起了“退党风”,特别是年轻军官的主动退党“最终汇成洪流,包括空军司令沙波什尼科夫也弃党而去”。在改革中,比既得利益者更可怕的是组织崩溃,因为这将导致党、军队和国家无可挽回的失败。
    瓦解,“同战争一样可怕”。曾经强盛一时的苏军也许从未想过,“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会是它最后的谢幕。对此,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和忧患,补足理想信念的精神之“钙”,铸牢听党指挥的军魂,对作风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常抓不懈,科学有序地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在党中央、习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在强军目标的指引下,我军永远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699期,摘自2015年1月12日《解放军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