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忧患意识与和平情怀


南振中 

    朱文泉196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回望将军半个多世纪的军旅生涯,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他既担任过师参谋长、集团军参谋长、大军区参谋长,又担任过师长、集团军军长和大军区司令员等军事主官。在两类指挥岗位上交叉任职,使他对陆、海、空等多维空间军兵种部队及作战形态均有所了解,因而能站在全局高度,对岛屿战争进行根本性、关键性、趋向性思考。二是他的故乡江苏省响水县濒临黄海,入伍后先到徐海地区,随后辗转于黄海、东海之滨,最后担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作为沿海战区的主将,他经常对辖区岛屿进行实地勘察,从灵山日照到连云开山,从江阴炮台到吴淞口岸,从舟山普陀到一江山岛,黄海、东海的许多岛屿留下了他的足迹,因而他对岛屿战争的研究摆脱了“书卷气”。三是他先后在解放军军事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进修学习,还担任国防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兼职导师,军事科学院特邀研究员,南京大学客座教授,是“军中儒将”,有深厚的理论功底。这三个特点叠加,使得朱文泉将军对岛屿战争有许多独到见解。
    2007年9月,朱文泉将军从南京军区司令员的位置上退下来,当时他说过一句话:“司令员不当了,还可以当研究员。”从那时到现在的7年间,他夜以继日,梳理多年来军事指挥工作的心得体会,跟踪研究岛屿战争军事思想的新变革。在《岛屿战争论》一书中,他用历史眼光揭示世界岛屿战争接连不断的缘由,勾勒当今世界岛屿争端的严峻态势,逐项研究岛屿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多层次、全方位探讨岛屿战争的制胜之道。这部鸿篇巨制是一位爱国将领对民族命运的深度思考,既植根于实践基础,又有理论高度,因而具有时空穿透力。
    阅读《岛屿战争论》,联想到中国中央电视台《百战经典》栏目的主题词:“因为珍爱和平,我们回首战争。”《岛屿战争论》的字里行间透出了朱文泉的忧患意识与和平情怀。
    “饱经历史创伤的岛屿,有的至今仍被喋喋不休的争吵所困扰,有的甚至要流淌鲜血。”他在本书第一篇第三章写下的这段感言,就是忧患意识的体现。他注意到,目前全世界约有410个岛屿(半岛、礁岩)存有争端,涉及85个国家和地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间,仅海上局部战争与武装冲突就达200多次。“战争的烽烟依然在飘荡,岛屿战争的威胁依然严重存在”,这是他对热爱和平的人们的善意提醒,是警世良言。
    朱文泉在《岛屿战争论》一书中,用大量篇幅揭示战争给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倡导中国古代军事家孙武提出的“慎战”理念。他从研究岛屿战争史入手,为读者提供了一系列数据:人类历史有记载的战争1.5万余次,35亿人在战争中丧生;第一次世界大战夺去2113万军民的生命;第二次世界大战夺去6500多万军民的生命。在海湾战争中,美军向伊拉克发射了数十万枚贫铀弹,贫铀物质总量达315吨。战后,伊拉克人特别是儿童患各种放射性疾病的数量大幅度上升,儿童癌症死亡率比战前增加7.2倍。2014年8月25日,第九届孙子兵法国际研讨会在青岛举行,来自26个国家和地区的160余名专家学者,共商运用《孙子兵法》智慧维护世界和平合作发展之道。朱文泉将军在发言中说:“慎战思想是《孙子兵法》的精髓,是孙子军事学说的基础和起点,是孙子战争观的核心。”既然战争是关乎国家、人民和军队生死存亡的大事,就必须慎之又慎。要坚持“非危不战”的原则,只要不危及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就应力避战争。“热点冷对”“三思而行”,这是他从《孙子兵法》中汲取的智慧。
    《岛屿战争论》一个重要理论突破是把克劳塞维茨的“两段论”发展为“三段论”,提出要重视发挥“非武力斗争”的缓冲作用。德国军事理论家和军事历史学家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写道,“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战争不仅是一种政治行为,而且是一种真正的政治工具,是政治交往的继续,是政治交往通过另一种手段的实现。”这就是说,当政治手段达不到目的时,可以直接选择战争。朱文泉认为,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政治—战争”两段论正朝着“政治—非武力斗争—战争”三段论的方向演进。“非武力斗争”是“政治”与“战争”之间的“缓冲阶段”,为解决争端提供了更多的选项。近几年,在处理岛屿主权、海洋权益、边界争端及各种利益冲突中,争端各方在寻求政治解决陷入僵局之后,没有直接开战,而是进行舆论战、法律战、心理战、民意战、外交战、经济战。这些“非武力斗争”方式缓解了战争风险,有助于遏制战争、维护和平。为探寻“非武力斗争”之路,朱文泉认真研究了《孙子兵法》中的“止战”思想。《孙子兵法》说:“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他赞赏这一理念,但同时认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可将“不战而屈人”调整为“不战而和人”。“屈”是强压对方,追求的是“我赢你输”;“和”是以“和”的动机、“和”的途径、“和”的方式,达成相互谅解、相互包容,实现双赢乃至共赢。“不战而和人”顺应了国际社会发展大趋势和各国的利益诉求。
    作者的和平情怀还体现在对“绿色战争”的探讨上。未来战争中,高新技术武器装备的使用,不仅带来高投入、高消耗,而且杀伤性、破坏性将会更大。他呼吁另辟蹊径,思考一种少伤亡、少破坏的环保型“绿色战争”。比如,控制战争规模,能小打的不大打;控制战争区域,不无限扩大战争波及地区;控制打击目标,不盲目扩大打击对象;控制人员伤亡和战争消耗等。对人类来说,最宝贵的是生命。人类虽然一时难以彻底消灭战争,但从珍惜生命的角度出发,应当认真探讨新型的“非致命战”。
    诚如朱文泉所言,以往的战争是“死神的盛宴”。我读过罗伯特•斯莱塞写的《二战美国陆军作战全过程:血战太平洋》一书。据这本书记载,1945年2月至3月进行的硫磺岛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争美日间最激烈的战斗之一。早在战役打响之前,硫磺岛日军守备队司令长官栗林忠道就要求“每一位日本官兵在阵亡前必须杀死至少10名美军”。这次战役以美军胜利、日军失败而告终,但双方伤亡惨重。日军守备部队阵亡22305人,被俘1083人,共计23388人。美军阵亡6821人,伤21865人,共计28686人。美军陆战第4师、第5师战斗部队伤亡率高达75%。朱文泉对“非致命战”的探讨,正是基于对珍惜人类生命共识的高度认知。
    2013年4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主旨讲话中曾说:“和平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没有和平,发展就无从谈起。”当今世界并不安宁,可喜的是,“要和平,不要战争;要合作,不要对抗”已成为国际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驱动。如果像朱文泉将军提醒的那样,我们既随时保持对岛屿战争的高度警惕,又积极倡导“慎战”理念,那么,世界和平的延续并非白日做梦。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网摘)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