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耶克是历史虚无主义者的教师爷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哈耶克是历史虚无主义者的教师爷


童力 

    【核心提示】哈耶克试图把深受资本主义剥削的无产阶级拉回到“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中去,以此来消弭工人阶级“社会意识的觉醒”,从而为资本主义开“万世太平”,这就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近代以来,中国的社会思潮、学术思潮、思想交锋、主义之争等等,无不有其外国(毋宁说是西方)的背景,历史虚无主义当然也不例外。

    哈耶克与历史虚无主义关系亲密

    讲到中国的历史虚无主义,有两个外国人不能不提,一个是波普尔,一个是哈耶克。对于前面那位,史学界不陌生,多有批判,这里就不去说他了。至于后面这位,史学界似乎还很少关注。这不奇怪,因为此人是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不是历史学家。而我们中国的多数史学家有个不那么好的习惯,就是对史学以外的事情不太上心。这当然是不对的。其实,这个哈耶克早在解放前就在中国流传了,近三十几年来,更是成了一些人心目中数第一的超级思想大师。您要是敢声称自己不了解哈耶克,那一定是会被人家讪笑的。
    仅上述这个现象本身,就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别以为一提历史虚无主义,就一定不折不扣地缘起于史学界。更多的时候,它与更广泛的社会及思想背景相关,有着宽泛而切实的多重思想脉络,是一定的发展阶段的产物。像全盘西化论、民族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就与它有着清晰的血缘关系。第二,思想的渗透力与影响力,往往难以量化地予以实证,却又是确定无疑的。哈耶克与历史虚无主义的亲密关系,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岂止是关系亲密,哈耶克道地就是中国历史虚无主义者的教师爷。
    众所周知,哈耶克是个全心全意为资本主义唱赞歌的人。为此,除了在经济学和政治学领域,以系统性的著述不遗余力地贩卖其所谓自由主义的“学理”之外,他还真的到历史学领域来伸过一小手。那就是他编了一本小册子,取名为《资本主义与历史学家》。他要通过这本小册子证明什么呢?他是要证明,以往乃至现世中人们对资本主义的种种指责,像什么“资本主义导致了工人阶级状况的恶化”啦,什么“资本家是发动战争的罪魁”啦等等,都不过是“最离谱的超级神话”。
    哈耶克受不了人们去指责资本主义,但最让他受不了的,还是社会主义者对资本主义的揭露。因为社会主义者对资本主义历史的阐释,影响实在太大,大得主宰了过去两三代人对政治的思考,不仅已经成为了“人人皆知的历史事实”,而且还成为了人们“判断现有经济秩序的标准”。对此,哈耶克很生气,很恼怒。于是,他要发挥“以观念来破解观念”的专业特长,通过小册子来为资本主义作一篇翻案文章。

    哈耶克试图为资本主义开“万世太平”

    然而,哈耶克为资本主义所作的辩解,实在蹩脚得很。在他看来,资本主义不但“创造”了无产阶级,让无产阶级活了下来,而且还让无产阶级避免了贫穷,过上了富裕的生活。既然资本主义如此大慈大悲,那么,无产阶级为什么不对它感恩戴德,反而还诅咒它快些死呢?谢天谢地,哈耶克总算没有说无产阶级“没良心”,而是说那是由于“社会意识觉醒”的原因。谜底揭开了!原来,只要无产阶级思想蒙昧,资本主义就会很“美妙”。无产阶级想生活得幸福吗?那就蒙昧下去吧。
    如此为资本主义唱赞歌,除了无耻,笔者实在找不出更恰当的词汇了。诚然,“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在这个方面,社会主义者从来没有否定过。但是,在资本主义的发生发展史上,“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同样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资本主义对待劳动者,甚至连农奴制度、封建专制制度都不如,因为后者尚且懂得,“为了有可能压迫一个阶级,就必须保证这个阶级至少有能够勉强维持它的奴隶般的生存的条件”,而资本主义却“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因为它不得不让自己的奴隶落到不能养活它反而要它来养活的地步”。即使在今天,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的相对贫困与绝对贫困,也依然是存在的。
    哈耶克试图把深受资本主义剥削的无产阶级拉回到“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中去,以此来消弭工人阶级“社会意识的觉醒”,从而为资本主义开“万世太平”,这就是问题的实质所在。
    比之国内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哈耶克的目光显然更宽泛,更具有理论上刨祖坟的根本性。他在政治上反对共产党;在经济上主张彻底的自由主义;在社会形态上彻底否定社会主义,赞美资本主义,认定社会主义是“通往奴役之路”。他到历史领域来为资本主义翻案,目的是推翻历史唯物主义的社会发展史。而这个根本一旦动摇,其后果可想而知。对此,哈耶克是从里到外充满自觉的。就是这样一个社会主义的敌人,一个把社会主义与纳粹画等号的反动思想家,在中文的世界里,却受到了充斥着肉麻与奴颜婢膝的赞美之声。个别有心人士,甚至以把哈耶克全盘引入中国为职志。这就是哈耶克的渗透力与影响力。说哈耶克是历史虚无主义者的教师爷,岂虚妄哉!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