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烈士的豪情:“金山换不走我的信仰”——在红岩烈士墓前的断想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红岩烈士的豪情:“金山换不走我的信仰”——在红岩烈士墓前的断想


何建明 

    每一次到重庆,我总要到红岩烈士墓前去拜谒那些长眠在那里的先烈。前不久再次来到烈士墓时,不知何故,有一位与江姐一起被敌人残害的“红小鬼”烈士的一句话,总在我耳边回响——“呸,即使你们搬来金山,也别想换走我的信仰!”
    这位“红小鬼”的话让我联想到了今天“坊间”常常传道的“某某”官员被抓,从其家中搜出黄金多少多少……作为一名生活在今天的共产党人,我感到现实中的那些所谓的“共产党员”——其实他们还都是共产党的大干部,其党心、良心到底何在?
    我所说的“红小鬼”真名叫袁尊一,一九四九年十一月十四日同江竹筠(即江姐)等共产党人一起被敌人枪杀。他的传奇尽管没有被写入《红岩》之中,然而他是真实的红岩革命史中的一位重要人物。十六岁就入党的“红小鬼”袁尊一生前曾担任过中共地下党川东临委及临委书记王璞的交通员。为了革命事业,袁尊一屡屡出生入死,承担组织交付的一个个艰巨而机密的任务,同时他还独立担当很多组织工作,单线发展和培养了一批优秀同志入党。王璞同志牺牲后,袁尊一作为了解川东地下党组织的特殊人物,又与川东临委秘书长肖泽宽等同志并肩同敌人进行了一场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接受了残酷斗争条件下的种种考验,在地下工作的同志们心目中具有很高威信。
    一九四八年八月十二日上午八时,袁尊一在重庆市临江路与地下党员何忠发接头时,被叛徒出卖而遭敌人逮捕。由于袁的身份特殊,特务将其关押在渣滓洞监狱,饱受酷刑摧残。特务们曾让叛徒当面与袁尊一对质,袁尊一大义凛然,反将叛徒骂得狗血喷头、无地自容。特务头子徐远举(小说中的徐鹏飞)不相信年纪轻轻的袁尊一能这么“硬扛着”,便亲自审讯,结果照样一无所获。特务头目徐远举听说袁尊一是地下共产党的“大管家”,身上常带黄金若干,又知他家有老母,却过得异常清贫,便使毒招诱惑袁尊一:“只要你招认,并把地下党的组织活动告诉我们,所有破获的黄金全归你个人了!你老母亲和全家人的生活也由我们负责……如何?”袁尊一听后,仰头大笑:“笑话!我是堂堂共产党人,平时见的金条银元无数,但那都是革命的本钱,也是我要用生命保护它的。你们岂知我值多少钱吗?”
    “多少?”特务伸长脖子问。
    “哈哈……”袁尊一听后更是仰天大笑:“我的生命其实只值你们的一颗子弹。可是,你们知道能用多少钱买得了我的信仰吗?”
    特务们又问一句:“多少?”
    袁尊一突然手指天空,道:“就是天一样高的金山,也难换我的信仰!”
    “枪毙!”穷凶极恶的特务最后不得不用极刑结束了这位“红小鬼”的生命。
    袁尊一虽然牺牲了,但他的故事和精神还没有完。生前的袁尊一,曾经收养了他的老上级、先于他被敌人杀害的烈士王璞和左绍英夫妇的女儿小凯渝(新中国成立后改名为雷咏雪)。那时袁尊一家中极为清贫,常常吃了上顿无下顿,可他从不动公家的一分钱来为家人和义女买哪怕是一两白米。为此,袁尊一还活活地失去了自己不到三岁的亲生女儿。妻子眼看着因为饥饿而病得奄奄一息的女儿哀求他,能不能“借”一块钱给孩子买碗热汤?袁尊一坚决地摇摇头,说:“绝对不能!如果今天我‘借’了公家的钱,明天也许就有了独吞的念头。组织的东西、党的财产,比生命还重要,我们是共产党员,决不能向它伸手!我要做到,你们也都要做到。”后来是袁尊一自己去当了三天码头搬运苦力,给孩子和家人换回了两斤白米。
    袁尊一被捕后,藏在他家里的黄金和钱物,由他母亲交还给了组织,他妻子、也是他直接发展的地下党员谢以思,却无法承受失夫丧女和家庭贫困的多重打击,另嫁他人。袁尊一的老母亲为了让烈士儿子后继有人,便将袁尊一胞兄之子袁继武作为烈士之子。然而,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像这样一位实际上是“断后”的革命烈士,江青等人仍然没有放过对他的侮辱和迫害,新中国成立后袁尊一长期被诬蔑为“叛徒”,故小说《红岩》里根本没有提及这位“红小鬼”烈士的传奇故事。他的老母亲也因为一直不得到照顾,被病魔拖死于一九七一年;曾经是他妻子的谢以思也没有被“造反派”们放过,长期被关在阴暗潮湿的牛棚里罚苦役,落得一身重病,死于一九七八年。连“父亲”是什么样都不知道的继子袁继武也因为是“叛徒的儿子”,被剥夺了升学、当干部的种种权利,一直生活在社会最底层……
    袁尊一烈士及其亲人所受的不公待遇,引起了他的战友同志的关注。有一位曾是袁尊一下级的女地下工作者谭月英(后改名谭群生),实在无法接受自己上级袁尊一烈士会在牺牲后受到如此残酷的诬陷,从“文革”初期的一九六六年开始,便依靠自己的力量,一直在收集和整理袁尊一的革命事迹,历时整整三十年,直到一九九六年才正式完成了《袁尊一烈士事迹》的文稿的出版工作。这位在与袁尊一的交往和共同战斗中,深深爱上自己的上级但始终没有表白过一句话的女共产党员,当她看到烈士失去自己的女儿、妻子改嫁、养女也被领走后,便将自己的女儿改名为“杨袁锋”,默送给烈士做义女,并教导孩子:“什么时候都要像袁伯伯那样,做个无私不贪之人。”
    “金山换不走我的信仰!”这是执管巨额党产的袁尊一烈士平时常说的一句话,也是他用自己的行动和年轻的生命践行于忠诚党的事业的真实写照。看看革命先烈的言行,再瞧瞧今天我们党内一些贪官不惜耍尽招数,将公家的成斤、成吨黄金秘藏于自己家中,其嘴脸之丑陋、行为之卑劣,还有一点点共产党人的德性吗?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14日《中国文化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