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探寻宝岛原始的美丽——台湾少数民族部落走笔


廖文根 

    提起台湾,人们很容易想到阿里山、日月潭等经典景点。其实,台湾值得一去的地方远不止这些。达娜伊谷、东源部落、吾拉鲁兹、雾台岩板巷……走进台湾少数民族部落,既可以享受难得的宁静,更可以探寻原始的美丽。
    台湾现有少数民族人口53万人,占台湾人口的2%。独特的文化、独特的语言、独特的风俗习惯、独特的社会结构,共同描绘出色彩斑斓的宝岛画卷。

    山水之美:原始而宁静

    从台北搭乘高铁抵达高雄左营站,转乘大巴,2个小时就到了台湾最南端——屏东县牡丹乡。牡丹乡因盛夏开花的“野牡丹”而闻名,但这里的美绝不仅于此。石门古战场、牡丹水库、东源森林游乐区、水上草原……远离城市的喧嚣,这些“藏在深闺”的景点原始而宁静。
    走进东源部落,古树参天、湖光粼粼,群山环绕的这片土地是当地少数民族村民的生活依靠,更是他们的精神家园。在东源部落入口处,一大片草原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这片草原看似不起眼,里头可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当地村民告诉我们,草原下面有丰富的泉水终年涌出,长年的水草盘根错节地覆盖在湿地之上,有如厚厚的棉被。这里是东源部落的禁地,也是圣地。记者抵近时,夜色降临。“体验一下‘草上飞’吧,你会终身难忘的!”村民热情邀请。脱下鞋子,卷起裤腿,借助手电筒的亮光,记者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踏在厚厚的水草上,冬日的凉意很快被惊险刺激驱散。
    达娜伊谷,意为“一个没有忧愁的地方”,是一条有美丽历史的潺潺溪流,位于嘉义县阿里山乡山美村。早期达娜伊谷溪是山美村村民传统的渔场,而四周稠密的丛林就是村民传统的狩猎场所。虽然在这里不能享用阿里山的特产“小火车”,但陡峻的高山和处处可见的巨石与飞瀑溪涧,让原生态的美扑面而来,达娜伊谷也吸引着八方来客。2009年8月,威力巨大的莫拉克飓风让达娜伊谷山河易色。面对罕见天灾,山美人选择了坚强。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山美人开始重建达娜伊谷。2011年,景区重新向游人开放。如今,由大陆善款援建的达娜伊谷吊桥游人如织,成为达娜伊谷的新地标。“‘达娜伊谷’自然生态资源丰裕,盛产鲴鱼,用我们的话说是‘真正的鱼’,是台湾特有鱼类。”站在达娜伊谷吊桥上,山美村村长安丽花指着桥下的一湾溪水,向记者喊道,“快看,那就是鲴鱼”。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银白色光芒的鲴鱼,此起彼落,煞是好看。“感恩于各界的援助,现在我们对未来充满信心。”安丽花说。

    文化之美:独特而厚重

    太阳神、陶壶、百步蛇,行走在屏东县泰武乡吾拉鲁兹社区,由这三部分组成的图腾格外醒目。泰武小学校长伍丽华给我们讲述了排湾人的起源传说:太阳神在陶壶中下了两颗蛋,请了最毒的百步蛇来守护。太阳的光芒日复一日射入陶壶,有一天,陶壶中诞生了排湾人一男一女两个祖先。美丽的神话故事,蕴含着丰富的科学原理和人生哲理。排湾人自称太阳之子,排湾人的先人告诉后人,没有太阳,这个地球就没有任何的生命存在;陶壶是排湾人很重要的宝物,象征着母亲的子宫,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在母亲的子宫中孕育的。百步蛇是毒蛇,而且会吃蛋,为什么太阳神还要请百步蛇来守护陶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祖先告诉我们,越是可能会威胁你生命的敌人,我们越要用我们的智慧,用我们做人做事的道理去感化他,让他成为守护你生命的朋友,所以排湾人的守护神就是百步蛇。”伍丽华说,“这个神话故事代表着排湾人的世界观、生命观、价值观。”
    走进雾台乡石板村,石头突然变得灵动起来。大块的石板经过切割、堆叠,建构出鲁凯人居住的房舍,而地板、床甚至桌椅也成为石头的艺术。
    走进村民包光辉的石板屋,仿佛置身艺术殿堂,各种猎物及手工打造的艺术品挂满墙壁。包光辉不善言辞,但和善地回应着我们的各种好奇。“石板屋都是会呼吸的房子,空气流通,阳光充足。”屏东县议会议员杜传临时客串起导游,“建造石板屋没有图纸,图纸都在屋主人脑子里面,完全是他们个人才智的展现。”
    在当地,一个男子是否能干,有一个很硬的指标——看他捕获了多少野猪(当地人称山猪)。每有收获,主人都会将野猪獠牙取下,挂在墙上或窗户上。穿行在以石板为底、陶壶为指引的岩板巷,除了可以欣赏各具特色的石头艺术,也可以感受家家户户的勤劳与血性。尽管包光辉身高不到1米6,但屋外挂满的野猪獠牙告诉我们,他是真正的勇士。

    传承之美:激情而坚韧

    随着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城市化的加快,台湾少数民族年轻人纷纷走出大山,涌入城市。部落文化面临流失、断层、甚至消亡的危险。传承部落文化,推动部落发展,新生代年轻人正在成为主角。
    作为吾拉鲁兹部落里的年轻人,40出头的华伟杰曾在英国获得博士学位。就在家人满怀期待地希望他在政界有一番作为时,华伟杰却选择回到家乡、回到部落,带领部落乡亲种植起有机咖啡。如今,泰武乡已成为台湾最大的有机咖啡种植专区,咖啡也成为当地乡亲未来生活的一个依靠,并以此带动部落文化和部落旅游。“这里虽然没有豪华热闹,但也有宁静的可爱,很多人来到这里,都不想回去了。”时任泰武乡乡长孙万教告诉记者。
    38岁的安丽花,大学毕业后就回到部落,坚持做社区营造工作。尽管是部落的高材生,但安丽花谦虚地说,“在部落工作,学历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要有一颗热忱的心。”热忱的安丽花得到了部落乡亲的信任和支持,就在不久前,安丽花当选为山美村村长。“希望达娜伊谷的游客越来越多,这样既可以传承部落文化,也可以使部落乡亲尽可能多地在部落就业,最大限度地减少人口外流。”安丽花说。
    找寻正在丢失的部落文化,已经成为一些在外面长大的部落孩子沉甸甸的责任。南投县仁爱乡南风村,1500人中有800多人是赛德克人。在村子入口,由白毛草、木头和石头建造的一个赛德克人传统屋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木屋由几名赛德克青年带领村民纯手工打造。“完全没有用钉子、水泥等现代材料,自己组成族人的工班,白毛草、木头、还有围墙的石头都是靠人力采集,而不用任何机械。”30出头,已经从事部落文化挖掘和推广10多年的赛德克青年王嘉勋告诉记者,正是通过不断收集资料、实际操作,赛德克丢了很久的传统建筑的传统工法被重新找了回来。
    “要得到自我族群的肯定,就要自己回来找寻正在丢失的部落文化。”王嘉勋说,“我们这边人力资源不缺,可是人本资源很缺,就是真正懂得本族文化的专业很少。”近几年,和王嘉勋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陆续回到部落,成为找寻和传承部落文化的生力军。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15日《人民日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