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欧洲各国打响“本土安全保卫战”


 

    
    法国《查理周刊》巴黎总部本月7日遭袭,给欧洲大陆敲响了恐怖袭击的警钟。连日来,法国、比利时、德国、奥地利、波兰等国纷纷采取措施,提升反恐级别或加强防范,打响了“本土安全保卫战”。

    法比两国提升警戒级别

    法国反恐预警方案“警惕海盗计划”的安全警戒级别有4级,政府总理有权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宣布或调整国家所处的警戒级别。袭击发生当天,法国总理府网站宣布,将首都所在的整个巴黎大区的警戒级别提升至最高级,并加大对新闻机构、大型商场、交通系统和宗教场所的保护力度。
    比利时的安全威胁等级最高为4级。15日晚,比利时将全国安全威胁等级提高至3级,并特别加强了对警察局和司法大楼等的安全保障。比利时警方15日在韦尔维耶、哈尔-维尔福德以及首都布鲁塞尔等“敏感”区域进行搜查,抓捕了13名涉嫌计划在近期制造恐怖袭击的嫌疑人,并击毙两名嫌疑人。17日,比利时调集150名配备武器的士兵在重要场所守卫,这是该国30年来首次动用军队增援警察。
    与法国和比利时不同,荷兰和德国并未提升安全威胁级别,但两国均加大了对本国境内极端组织成员的监控,以防范恐怖袭击事件发生。

    重点防范返回本土的极端分子

    据挪威反恐部门透露,叙利亚危机爆发后,挪威有60到70名激进青年前往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其中一些人已经返回挪威,成为该国目前面临的最大不安全因素。
    在德国,目前存在的最大安全隐患来自境内的少数极端主义分子。据德国情报机构透露,近年来从德国赴叙利亚和伊拉克为“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战斗的人数超过500人,其中约180人已返回德国。这些人现在是德国重点防范和监控的对象。
    据报道,奥地利境内有67名曾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嫌疑人,但当局由于缺乏足够的证据,尚无法对这些人采取法律手段。这些人被视为特别危险,受到监控。当局怀疑这些人可能在等待接受任务,招募同伙或发动袭击。
    近年来,由于前往冲突地区并加入当地武装组织的荷兰公民增多,且荷兰境内部分小型青年团体日益极端化,荷兰政府已加大对恐怖威胁的防范。据荷兰安全与司法部公布的数据,荷兰已发现有180名本国公民前往叙利亚等地参与作战,其中35人已返回荷兰,这35人目前均在监控之下。
    意大利内政部认为,宗教极端主义势力已不同程度地在一些意大利城市扎根,其中包括罗马、米兰、那不勒斯等。巴黎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意大利已在全国范围加强戒备。

    重要敏感目标防范措施升级

    法国总理府网站7日刊登通知说,安全部门将加大对新闻机构、大型商场、交通系统和宗教场所的保护力度。国家将动员所有能够动用的力量,在“警惕海盗计划”的范畴内,部署民事和军方增援人员。法国总统奥朗德12日决定,将动员1万名军人,保护法国全境的敏感地点。这是法国首次在本土动员如此多的军人参与安保。同日,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宣布,从12日起,在法国境内717所犹太学校和犹太宗教场所,将由4700名警察和宪兵实施“强有力和持续的保护”。
    德国内政部宣布制定反恐计划,包括对极端分子加强监听监视,对国外来的航班乘客加强排查,更新和增加警方反恐设备等。德国司法部计划出台一揽子法案,通过切断恐怖组织资金链、没收极端分子证件等方式打击恐怖主义。同时,德国还加强了与欧洲其他国家在安全政策上的协调。
    奥地利内政部也加强了安全防范措施,确定全国范围内192个重点保护目标,涉及政府、能源、交通、水利、金融和通信等。在首都维也纳,每天身着制服执行警戒任务的警力大约1500人,比过去增加三分之一。警方加强了对机场、火车站、宗教场所、使馆、学校、媒体机构等目标的巡逻,安全部门也加强了与其他国家安全和情报机构的联系。
    荷兰有关部门将加大对本国境内极端组织的管控,与欧洲其他国家加强信息沟通和国际合作,地方政府也将加强合作,并及时向反恐部门提供危险人士信息。
    波兰首都华沙警察局表示,虽然波兰面临恐怖袭击的威胁不大,但华沙还是加大了警察巡逻的力量,特别是在地铁站、机场等人员众多的场所,同时增加了对使领馆的安保力度。
    (《环球视野》摘自2015年1月19日《解放军报》)

    链接:欧洲成为反恐前线
    戴维•冯•德雷勒

    很遗憾,按照激进的恐怖主义令人毛骨悚然的标准来看,1月初有17人在巴黎惨遭杀害一事并非特别血腥。巴黎的事件甚至不是该周最致命的。在那一周,尼日利亚有多达2000人遭到“博科圣地”组织武装分子的杀害,在也门首都,在有可能是“基地”组织制造的汽车炸弹袭击事件中,有近40人遇难。
    但巴黎的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却极为不祥,且极为令人泄气。

    “游击战士”返回家乡

    对讽刺性杂志《沙尔利周刊》的袭击——以及在一家犹太超市和城市街道上的杀戮——将太多西方失败的方面交织在一起。凶手们只是受到“圣战”怂恿的数千名欧洲穆斯林中的三个,他们中的一些人曾前往中东地区接受恐怖主义战术的训练。他们的目标——一家犹太超市以及一家毫不犹豫冒犯虔诚信徒的杂志——大家都知道处于危险之中。
    但恐怖分子仍然得手。位于也门的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称,他们中的两人由该组织派出,并称袭击根据的是乌萨马•本•拉丹的继任者艾曼•扎瓦希里的指令。第三名凶手称,他由“伊斯兰国”组织派出,该组织在伊拉克兴起,并在饱受战乱之苦的叙利亚壮大。
    简而言之,如此富裕和强大的西方,在巴黎遭到了敌人的鞭打。西方与这些敌人已经战斗了数年之久,是一场尚未结束的战争的一部分。此外,专家们警告,可能还会出现比这更糟糕的。
    在本•拉丹宣布与美国开战近20年之后,从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北部的据点,到非洲的乍得湖湖滨等地,暴力的“圣战”分子仍十分活跃。他们目前在至少六个国家里控制着领土,或者更加自由地流动。“圣战”分子已经夺取了军火库、占领了油田并扫空银行的保险库。他们发布网上杂志,并拥有“推特”网站账户——与此同时对他们的对手发起黑客袭击。在1月12日,“伊斯兰国”组织的支持者们短暂地控制了属于美国军方中央司令部的“推特”账号。该组织还拥有自己的“国歌”。
    此外,他们的战术在不断发展。对《沙尔利周刊》的袭击与私运炸弹、自杀式袭击任务等行动有天壤之别。在这场袭击中,枪手们以军事化的作风进行合作,突破警察的防卫并进行一系列的刺杀行动。随着数千名欧洲穆斯林响应叙利亚以及伊拉克的“圣战”的号召,并随后作为有经验的游击战士返回家乡,欧洲可能会面临更多这样的事件。

    可怕的恶性循环

    在这种悲观情境中,一个亮点就是超过40位世界领导人与在法国的约370万民众一起游行抗议,团结起来反对恐怖主义。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因为未能现身或派出一位高级别代表而遭到批评。但即便是大量人群拥入巴黎的共和国广场,一种令人不安的疑虑仍在这种景象中传开。游击战的本质是将敌人的优势变为劣势。“圣战”分子会将这种针对伊斯兰暴力活动的大规模反对转变为一波反对穆斯林的政治浪潮么?
    通过袭击《沙尔利周刊》,赛义德•库阿希和谢里夫•库阿希兄弟狡猾地迫使西方在穆斯林对先知穆罕默德的卡通画像的感受与不受约束的言论自由世俗价值观当中做出选择。畏缩或冒犯:无论何种方式,谋杀者们胜利了。
    伦敦城市大学的政治科学家萨拉•西尔韦斯特里说,夹在暴力活动与激烈反对之间,在欧洲的穆斯林们感到越来越孤独。
    由潜伏的小组发动更多的袭击有可能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在这种恶性循环里,暴力活动引发恐惧,恐惧加深偏见,偏见导致不满,而不满则积聚形成更多暴力活动。仅法国就拥有约500万穆斯林,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没有很好地融合。曾前往中东开展暴力的伊斯兰圣战的法国公民人数已经达到约1200人。就像袭击《沙尔利周刊》的赛义德•库阿希,他们中的一些人将回到这里继续战斗。赛义德曾经在也门待过一段时间,并可能受到阿拉伯半岛“基地”组织的训练。
    这种风险有多大?虽然欧洲和美国爆发恐怖主义的威胁在统计学上仍较低(每年因闪电致死的美国人比恐怖分子致死的美国人多),但一些专家担心,巴黎是一种危险趋势的一部分。就像最近在波士顿、布鲁塞尔以及渥太华的袭击一样,在法国的袭击涉及在西方的伊斯兰极端分子,他们受到恐怖组织的启发,但并不一定受到恐怖组织的指使,袭击易受攻击的目标以获得最大程度的关注。
    或许这是有关巴黎袭击最令人泄气的事情——付出的耐心。杀手们显然在采取行动前静静地等候了数年。对于这场战争将持续多久的问题,他们的答案是:能多久就多久。

    一场比拼耐心的战争

    因此要做些什么呢?失败的解决方式列表似乎越来越长。大规模军事入侵:不行。万亿美元国家建设努力:不行。抓捕,可能还有拷问,甚至杀死恐怖分子高级领导人:不行。尽管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举措中的很多都还在进行当中,但它们都未能带来预期的结果。
    在就西方日益增加的威胁的讲话中,英国军情五处的负责人帕克敦促政府和领先的技术企业重新开始他们的伙伴关系,尽管公众对隐私问题存在争议。
    皮尤研究中心在2014年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欧洲民众坚决反对由斯诺登揭露出来的监视项目——在英国有70%的人反对,在其他一些国家有超过80%的人反对。
    但单靠技术还不够。欧洲各国的当局——因日益增加的变得激进的穆斯林而担忧,正在试验一系列战略,以在伊斯兰圣战分子们决定发动袭击之前,确定并追踪他们——或许还要改造他们。
    一系列手段,比如监视手段、金融手段、外交手段、军事手段、秘密手段、教育手段、自卫手段,或许是能够转败为胜的战略组合。
    此外,西方还必须找到一种能在耐心上与激进分子不相上下的方式。打击伊斯兰圣战暴力活动的战争,是一场与为追求破坏性而具有高度创造力的敌人的斗争。这是一个令人精疲力竭的前景,但却是一个西方必须以新的活力抓住的前景。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26日美国《时代》周刊)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