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欧洲伊斯兰恐惧症蔓延


约翰•费弗 

    十字军东征埋祸根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在前往耶路撒冷讨伐穆斯林异教徒的途中,全副武装的朝圣者向自己提出了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杀灭家门口的异教徒,却为何要长途跋涉,杀死与我们素不相识的人?
    11世纪的十字军战士开始了欧洲最早的屠杀犹太人的行动。如今,欧洲再度被中东冲突殃及。目前在中东参与当代十字军东征(或者未能前往伊拉克或叙利亚)的极端分子也提出了一个与11世纪十字军战士非常相似的问题:为什么不杀死身边的异教徒,却要舍近求远?
    今天的问题以及上周出现在《沙尔利周刊》办公室和巴黎一家犹太人超市的答案像900多年前一样令人不快。在这两次事件中,十字军战士都认为他们的行动具有世界历史意义。11世纪,是教皇乌尔班二世发出了战斗号令,把固守一方的基督徒变成了全球掠夺者。如今,是“伊斯兰国”组织和“基地”组织呼吁追随者杀死亵渎神灵的人。但是,如同最早的屠杀一样,最近发生在法国的暴行完全是犯罪行动。

    欧洲内部冲突严重

    这些谋杀并不构成战争,但还是体现了欧洲内部的严重冲突。冲突焦点不在于谁的信仰是真信仰,而在于欧洲的特性。
    在11世纪,激励十字军战士的不光是耶路撒冷的地位,他们还担心伊斯兰教即将蔓延到欧洲。如今,类似的忧虑激励着欧洲的伊斯兰教恐惧症患者和反移民者。
    按照旧有局面,欧洲以白人和基督教徒为主,边界明确,划分了谁是法国人,谁是德国人,谁不属于“西方文明”的安逸文化。不过,他们想象中的欧洲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当然,欧洲移民并非新生事物。尤其在二战后,殖民联系使得欧洲大陆走向多样化:印度尼西亚人去荷兰,阿尔及利亚人去法国,特立尼达人去英国。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劳动力短缺时期,巴尔干、土耳其和北非的外籍劳工涌入了德国和瑞士等国,而这些国家和地区几乎没有殖民联系。
    这些变化引发了第一波反移民情绪。1968年,伊诺克•鲍威尔向英国保守党同僚发表了著名的“血流成河”演说。他在演说中预言,由于英联邦的移民大举涌入,未来将出现暴力局面。尽管鲍威尔的“血流成河”并未成为现实,但欧洲政界的反移民压力却增大了。

    伊斯兰恐惧症蔓延

    在德国的中心地带,“欧洲爱国者抵制西方伊斯兰化运动”(PEGIDA)一方面深得人心,另一方面令德国政界人士感到尴尬。
    在法国发生杀戮事件后,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其他政界要人呼吁大家不要上街,但PEGIDA本周还是执意在德累斯顿组织集会,并且吸引了2.5万人。尽管德累斯顿的反示威活动吸引了3.5万人,但PEGIDA势不可挡,计划在德国其他城市以及其他国家组织更多的集会。
    凭借反移民和反穆斯林的宗旨,该组织吸引到了一群与足球俱乐部和摩托党有关联的铁杆极端分子,这并不奇怪。不过,别搞错了:即便在德国所谓的高尚人士当中,反移民和伊斯兰教恐惧症的情绪也非常普遍。
    蒂洛•扎拉青出版《德国自我毁灭》一书时是社民党要员。该书认为移民是国家的自杀利器。他的论著成了畅销书,而原因并非种族主义的光头党骤然成为热情的购书者。在德国上个月的一次民调中,有一半受访者声称支持PEGIDA及其反穆斯林的纲领。
    与此同时,在英国,反移民热情帮助独立党在大选中排名第三。法国的惨剧发生后,独立党领袖奈杰尔•法拉奇谈到欧洲国家内部的“第五纵队”,他们“持有我们的护照,却仇视我们”,他的支持率因此而大增。
    不过,欧洲的伊斯兰教恐惧症抬头,最有可能从中得益的是法国的国民阵线。这些极右翼运动的伊斯兰教恐惧症在很大程度上是偶然产生的。他们搭了反伊斯兰情绪的便车,因为这比种族主义或者一般的排外心理更得人心,也更容易被接受。这种伊斯兰教恐惧症只是冰山一角。极右翼的真正用意是把各类移民都拒之门外。

    谨防历史悲剧重演

    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在1099年“解放了”耶路撒冷。十字军战士在这座伟大的城市里对穆斯林和犹太人痛下杀手,导致血流成河。
    多次十字军东征席卷欧洲各地,绵延数世纪,而以上只不过是第一次。后来的东征行动的受害者包括异教徒、东正教徒、阿尔比派异教徒乃至今天克罗地亚的天主教徒。教皇乌尔班二世启动的这个暴力周期夺去了各种信仰和背景的受害者的生命,也引发了欧洲人之间的血腥暴力。
    各方的极端分子都会乐于看到十字军东征重演。“伊斯兰国”组织和“基地”组织都希望欧洲的街头血流成河。极右翼知道,对抗死敌的全面战争是攫取政治权力的途径之一。一旦掌权,他们将重现自己的9•11时刻,以扭转欧洲一体化的势头,他们会在欧洲各地建起高墙,开始遣返行动。
    抛弃西方与伊斯兰教对决的错误观点吧。它从历史和概念上看都不准确,在对抗“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组织罪行的战斗中,西方与伊斯兰教这两者基本属于同一阵线。真正的战斗是争夺欧洲的民心。极右翼集结民众的劲头就仿佛这是1099年。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14日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研究计划网站)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