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硬顶西方“金融打击”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俄罗斯硬顶西方“金融打击”


周丰 萧达 青木 曲翔宇 崔木通 

    美欧的“金融气象学家”正对俄罗斯发动第三波经济战争?美国评级机构穆迪上周末降低俄罗斯主权债务评级,在国际媒体上引发新的骚动。穆迪给俄罗斯的新评级只比“垃圾”级高出一格,在它之前,西方另外两大评级机构标普、惠誉都已经对俄发射了类似的“金融炮弹”。俄罗斯主权债务被降至“垃圾”级看上去已不可避免,届时很可能引发新一轮资本外逃,而过去一年已有1515亿美元资本流出俄罗斯。2015年,俄罗斯通货膨胀率可能达到17%,伦敦的欧洲复兴开发银行预测俄罗斯GDP将缩水4.8%,世界银行推荐俄罗斯学习希腊克服危机……在西方占据压倒性优势的世界舆论场上,俄罗斯的命运在新的一年中看上去凶多吉少。真是这样吗?19日,俄罗斯股市突然强劲反弹,它似乎表明,由乌克兰危机引发的俄与美欧的这场大对峙远未到判断胜负的节点。

    “金融气象学家的预报”

    19日,俄罗斯MICEX指数上升1.46%,越过1600点这一重要的心理关口,创去年12月4日以来的新高。对俄罗斯而言,这显然是一场“甘霖”,就在上周末,美国评级机构穆迪将俄罗斯信用等级下调到“Baaa”,俄塔社评论说,穆迪评级遭到俄罗斯股市的“藐视”。19日晚些时候,俄央行宣布,不再使用标普、惠誉、穆迪2014年3月1日之后做出的信用评级。
    俄罗斯《生意人报》19日刊文称,穆迪17日给俄罗斯降级的理由是,“原油价格暴跌和卢布的汇率冲击将进一步破坏该国已受抑制的中期增长前景”,2015年俄罗斯GDP将下滑5.5%左右,2016年将进一步下滑3%。印度《经济时报》警告说,俄罗斯主权债务面临被降至“垃圾”等级的风险,穆迪调低之后,标志着西方三大评级机构都已将俄罗斯债务降至仅高于“垃圾”级。路透社称,国际金融协会一名执行董事说:“降到垃圾级对俄罗斯……是一个已知的结果。”报道认为,如果信用评级十多年来首次跌入垃圾级,俄罗斯债券将面临更多贬值,还可能引发另一轮资本外逃。降到垃圾级对俄罗斯本已遭受重创的经济前景以及作为全球大国的形象都将是一个打击。其他金砖国家,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均属于“投资”级。
    就在上周五,来自俄罗斯央行的数字显示,2014年公司和银行净资本从俄外流达到1515亿美元,是2013年的两倍多。俄罗斯上一次资本外流如此之高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当时达到1336亿美元。瑞士《每日导报》19日称,俄罗斯上演“资本大逃亡”,该报甚至将俄罗斯与希腊列为2015年欧洲经济的两大弱点。同一天的德国《焦点》周刊则称,“俄罗斯失去了控制”。德国《世界报》写道,随着经济下降,寡头面临危险,今年可能是普京最关键的一年。如果不能恢复经济,2015年普京的地位将岌岌可危。美国《商业内幕人》18日刊文称,“俄罗斯经济危机正式到来”,因为“俄罗斯媒体上缺少经济新闻”。报道称,正如在苏联时代,国家电视台不报道事实,而是隐瞒事实。官方报道的新闻主要是乌克兰危机(由美国引发),乌克兰经济崩溃(被美国忽视),以及俄罗斯在体育、芭蕾和其他领域所取得的成就(遭美国妒忌)。该报称,“俄罗斯政府禅一般的平静,暴露出缺乏应对之策”。 
    据《俄罗斯报》18日报道,俄联邦委员会(上院)副主席布什明表示,穆迪降低俄罗斯评级对国家来说并不是致命的。穆迪和标普此举都具有政治目的,多数投资者不会受它们的影响。俄罗斯“商人”网站援引俄政治分析家巴比奇的话说,如果看一下数字,而不看西方国家的新闻,俄罗斯并没有处于危机之中,俄罗斯没有银行破产,预算也正常,债务比意大利等国家低。因此,西方评级机构给俄降级是一个政治阴谋。 
    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将西方评级机构称为“金融气象学家”,认为它们对俄罗斯“经济风暴”的“政治预测”有着隐秘动机。报道称,西方最新制造的经济风暴已经是对俄罗斯的第三波经济战。第一波是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经济和个人进行选择性的制裁,认为俄罗斯是津巴布韦,通过这样的手段就能吓唬住莫斯科;第二波是对俄罗斯开启石油和货币战争;第三波则是以评级机构伤害俄罗斯的国际经济声誉,希望以此在非西方市场中“孤立”俄罗斯,这是一种非对称经济战。 

    安静的俄罗斯人 

    “灰色的裤子,白色裤兜被翻了个底朝天,但只掏出两枚可怜的硬币。”俄罗斯“高加索公报”网站18日刊登这样一幅图片,叹息“卢布贬值让俄罗斯对投资者的吸引力降低。” 
    复旦大学学者宋国友1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西方信用评级机构相继下调俄罗斯的信用评级将大大增加俄政府国际融资的难度。低的信用评级将使得越来越多的国际投资者质疑俄罗斯的经济前景和偿债能力,不敢借钱给俄罗斯。19日,俄总理梅德韦杰夫举行会议,称政府在讨论反危机措施,他还表示要增加同亚非拉地区的联系。 
    这种境况之下,俄罗斯民众做何反应?法新社19日发自莫斯科的报道说,“面对飞涨的价格,俄罗斯人保持安静,商店依旧营业。”报道称,退休老人塔提亚娜每天都在莫斯科的一家超市买杂货,对于像他们这样的购物者来说,如今日子变得日益艰难。据官方数据,去年肉类、鱼和蔬菜的价格大涨,近几周,俄罗斯人日常食用的白菜等价格也上涨了。塔提亚娜说,“物价上升了,但每次只一点,这样有助于我们接受。”她说:“我们以前那么多艰难都挺过来了,我们知道一切会转好的”,“我们强大,我们知道如何克服困难——它在我们血液里。”莫斯科居民娜塔莉亚说,她并不想念如今在俄罗斯被禁售的法国乳酪或意大利沙拉。“还有面包和黄油,这才是重要的”。 
    《韩国先驱报》19日刊文写道,俄罗斯官员说,今年春天,总的通胀率会达到17%。俄罗斯一些地区要求政府冻结物价,年初以来,许多地区食品价格上涨了20%以上,这将造成食品短缺。当局似乎依赖国民的坚忍天性渡过难关。经济部长乌留卡耶夫说,“在危机时期,重要的是不要失去冷静”, “石油价格,制裁——全都是暂时的”。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援引一名学者的话说,应该记住,危机就是转机。俄罗斯当前危机是投资和创造一种新的发展模式的绝佳时机,转向技术出口将有助于俄罗斯克服当前的危机。 
    “我们平时与俄罗斯人交流,他们几乎从不提西方的制裁。”19日,一名在莫斯科生活的华人学者对《环球时报》说,“俄罗斯人的抗打击能力令人称奇,如果在其他国家,大多数估计已经乱了。”他认为,俄罗斯人最近20多年来已经挺过三次大的磨难(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1998年危机以及2008年危机),都比现在厉害,而从当前看,俄罗斯如果真想控制资金外流、卢布贬值,用行政手段就可以做到,但普京还是坚持着自由宽松的经济政策。 
    “2015年,俄罗斯面临克里姆林宫即便在两年前最严重的噩梦里都无人想象的结果。俄被赶出G8,与德国的关系深陷危机,美欧施加造成沉重打击的制裁,许多欧洲公司停止供应俄罗斯急需的高科技设备。俄罗斯正丧失世界第八大经济体的地位,其信用评级2015年可能降至垃圾级。”俄罗斯《圣彼得堡时报》18日刊文称,不过,“俄罗斯将不放弃普京,直至最后”。俄卫星新闻网17日报道说,“社会舆论”基金调查结果显示,假如下周日举行俄罗斯总统选举,那么71%的受访者会把选票投给俄罗斯总统普京。专家称,国家艰难之时,民众总是团结在领袖身边。 

    《查理周刊》事件,莫斯科的转机? 

    “俄罗斯,圣战者和网络战争,哪一个是我们最迫在眉睫的新威胁?”18日,英国《卫报》提出这样一个战略问题。其网站上,网民讨论热烈,有人强调“圣战者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没有什么比这个威胁更大”,有人称,“你可以认为是俄罗斯人和圣战者,但我认为最紧迫的威胁是环境崩溃、资源枯竭和气候变化”,还有人声称“更担心奥巴马的外交政策遗产,利比亚、乌克兰之后,接下来就是伊朗、黎巴嫩”。英国军情六处前官员索厄斯19日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警告称,中东的动荡和恐怖主义对欧洲构成的安全威胁,与冷战时期苏联所构成的威胁一样严重。 
    19日,欧盟28国外长聚会布鲁塞尔,这是他们2015年的第一次会议,对俄制裁是日程之一,但反恐被视为头等大事,消息人士认为,会议可能软化对俄制裁。上周,布鲁塞尔消息人士告诉俄塔社,奥地利、塞浦路斯、捷克、法国、意大利、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同意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当前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拉脱维亚总统贝尔津什16日对德国《焦点》周刊表示,“俄罗斯也面临恐怖主义威胁,我们必须与莫斯科进行更加密切的合作,联合起来反恐”,“与俄罗斯稳定且可预期的关系符合欧盟的利益”。 
    “对俄罗斯来说,《查理周刊》事件是一个缓和与欧洲关系的机会。”德国柏林欧洲政治学者格斯勒尔1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欧洲恐怖威胁加剧,欧盟各国对俄罗斯的威胁问题现在出现分歧,一些国家要求重新评估俄罗斯威胁,甚至减轻制裁。总体来说,欧盟内部认为应该更加注重迫在眉睫的恐怖威胁,与俄罗斯合作。 
    澳大利亚《国际商业时报》19日报道说,美国总统奥巴马与英国首相卡梅伦举行联合记者会,强调必须保持强有力的对俄制裁,直到普京决定“结束在乌克兰的侵略”。同一天,俄罗斯《独立报》认为,“美英正建反俄轴心”。报道称,美英两国正竭力阻止欧盟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高级经济学院专家苏斯洛夫表示,欧盟在短期内不会就取消对俄制裁做出决定,而美国将动用一切力量保持这一制裁。如果欧盟减缓对俄制裁,对美国的领导地位将是一个打击。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20日《环球时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