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全球升温和战争是紧密相连的两场世界危机


艾米•古德曼 魏文编译 

    在40万人因为气候问题参加历史上最大的游行几个小时以后,美国开始轰炸叙利亚,这样开始了另一场战争。五角大楼肯定轰炸的目标是“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军事设施,此外还有新的恐怖主义组织科拉桑的军事设施。奥巴马总统正在开始一场新的战争,与此同时,为了改变日益恶化的气候变化他没有做任何事情。世界正经历两场紧密相连的危机:全球的升温和战争。对这两个问题存在解决办法,但是投掷炸弹绝不是其中一个办法。
    “在今天的战争中平民死亡大大超过军人;埋下未来冲突的种子,经济受到破坏;摧毁民众社会,形成大批难民,使儿童遭受创伤”。这是2009年1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发表的演说的一部分。五年以后,他的宣言好像是我们每天收到的新闻。和平主义团体“红色法典”呼吁奥巴马总统归还诺贝尔和平奖。
    在该演说中,奥巴马称“世界应当团结起来面对气候变化。有少数科学家不赞同如果我们不做点事情,我们将面临更多的旱灾、饥饿和大规模的迁移,在几十年里将造成更多的冲突”。奥巴马还认为,“由于这个原因,不仅是科学家和积极分子建议尽快采取有力的措施;我国的军事领导人也在这样做,另外的人理解我们共同的处在博弈之中”。
    事实上,很久以来五角大楼就认为气候变化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在五角大楼2014年的四年防务报告中注意到气候变化各方面的后果在国外“将使其他的问题恶化,如贫困、环境的破坏、政治的不稳定和社会的紧张。这些条件可能引发恐怖主义活动和其他暴力形式”。
    那么,应当问的是:为什么在我们还来得及的时候不着手处理气候变化的威胁?国际土地之友环境主义者联邦的阿萨德•雷曼到纽约参加为了气候的游行。他对我说:“如果我们搞到万亿美元,将实现为处理冲突提供资金,这说的是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的侵略,或是现在为了叙利亚的冲突,我相信我们能够筹集到必要的资金去进行所需要的改造,以便向缺乏能源的12亿人提供清洁和可更新的能源。”
    阿萨德•雷曼坚决反对庞大的军费开支。多年来他是反对战争的积极分子,他认为在战争与全球升温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对于中东地区的人来说石油曾是一种咀咒,是冲突和暴力的朕兆;是破坏古老文明和数百万人生命的朕兆”。
    “红色法典”的共同创始人之一梅迪亚•本哈明的看法与雷曼一致。本哈明参加了历史性的为了气候的游行,第二天在“淹没华尔街”的行动中加入数千人的游行队伍,有100人被逮捕。在去白宫抗议美军对叙利亚的轰炸之前,梅迪亚对我说:“石油是美国在中东的对外政策的基础。如果不是为了伊拉克的石油,美国永远不会侵略这个国家”。
    不久前100多名世界各地的领导人与工业部门的代表一起,参加了一次非限定的关于气候的峰会。那次峰会是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召开的,希望对关于气候变化的正式谈判给与予必要的推动,旨在世界各国对大幅度减少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做出相应的承诺,限制世界的温度提高2摄氏度。正如我们所知道的,温度提高2摄氏度是地球能够承受的最大限度。
    在关于气候的谈判没有很大成绩也没有受到媒体关注的时候,奥巴马总统对“伊斯兰国”和其他被认为是恐怖主义威胁的团体的打击成为联合国大会会议的主题,成为奥巴马主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会议的主要问题。在思考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世界运动的前途时,阿萨德•雷曼说:“我认为参加游行的人无疑怀有更大的热情,更加坚信权力在我们的手中,不在纽约的这座大楼(联合国办公大楼)里,不在联合国的峰会上”。
    2003年侵略伊拉克之前,美国将军安东尼•津尼认为如果派去40万士兵才可能取得成功。多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派去不到一半的士兵,津尼开玩笑说靠他所拥有的军队去进行战争,而不是靠想拥有的军队去作战。在纽约参加因气候变化而举行的大游行的人多达40万……这是一支对可支撑的未来有希望的大军。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4年9月29日西班牙《起义报》)

    链接:气候变化和它对居民福利的影响
    维森特•纳瓦罗 魏文编译

    将更加强烈地确定21世纪的现象之一是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对居民福利的影响,特别是对城市居民福利的影响。面对这一现实要紧急强调的是:
    1,这种变化不仅威胁未来,而且现在我们就在遭受气候变化之苦,不仅在中长期影响我们,而且此时就影响我们;
    2,很显然,不论是经济发达的社会还是欠发达的社会都没有为回应上述威胁做好准备;
    3,这种气候变化在我们的社会将要求非常重要的变革(现在正在要求),这意味着社会组织和方式的变化。这种改变意味着对我们希望生存的社会的类型进行集体的思考。它将是一场利益的斗争,类似于为了克服现在的经济和金融危机而进行的斗争,将更加复杂;
    4,现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现行的经济制度的性质是大多数生产资料归私人所有的制度,其分配和资金提供对回应气候变化所代表的威胁做出必要回答很困难,需要在来自这种经济制度和它的政治经济管理的权力关系进行重大的变革。为了预防问题的尖锐化以及为了实现减少损失,做到适应气候的变化,需要上述治理的民主化,改变生产、消费和分配的类型;
    5,这些变革要求政党和社会运动以及工会也进行变革,它们对民众阶级的福利做出了承诺,他们将可能是受这种不可逆转的气候变化负面影响最大的社会阶层;
    6,冲突最多的领域将集中在生产、消费和资源分配制度的变化。资金的高度集中(包括资本和利润)在私人手中与面对气候的损害保护民众阶级的改革计划是不相容的;
    7,这种变化并不必然意味着经济活动的减少,而是经济发生重大变化,因为劳动的时间大幅度重新分配和改变生产和消费的类型;
    8,在世界上存在一个为了发挥人的巨大潜力所需要的活动的严重赤字,这些活动可能是有报酬,也可能没有报酬。为了保护居民应对气候变化而不满足人的发展需要,这个原则是不能接受的,应当抛弃。历史上人的活动已经表明在资源和人的需要之间能够相容地发展,而不对气候造成负面的影响。
    9,不能接受某些居民和劳动者必须负担通过被抛弃或失业来预防破坏。必要的变革必须同时进行,民主地做出决定。实际上,面对这种威胁纠正气候的变化和社会的培养需要大量的就业和经济活动,甚至是在对劳动时间和劳动的种类进行必要的分配之后。
    10,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社会意味着扩大现有的经济活动,如更多和更好的公共交通,重新设计和保持可更新能源的方式(已有的和将来的),重新设计和维修住房,创造没有污染的利用能源的方式,减少二氧化碳和其他污染的产物,重新设计劳动岗位,以及开展其他的活动。
    11,所有建立在市场基础上为了减少气候变化的控制方式都完全失败了。以买卖污染权利为基础的预防污染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没有别的办法为其定义)。人类在最近的历史上取得的任何主要的进展都不是建立在商业机制的基础上的。政治、社会和劳工权利的发展(为工人、妇女或生态运动取得的成果)在历史上的实现是政治行动和公众干预的结果。
    12,因此需要以紧迫和快速的方式建立一个广泛的政治的、社会的和工会的联盟,以便实现政治机构必要的民主化,包括从机构到大众的直接参与,将所有具有共同原因的问题联系起来,质疑将积累财富和利润放在满足人权的前面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制度,从而生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是首要的事情。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译自2014年11月西班牙《起义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