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新自由主义已陷入“结构性危机”


褚国飞 闫勇 

    哈佛大学出版社将于2月出版美国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校经济学教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大卫•科茨(David M. Kotz)的新著《新自由资本主义的兴衰》(The Rise and Fall of Neoliberal Capitalism)。围绕该著作及未来世界经济的发展前景,本报记者采访了科茨。

    新自由主义已陷入“结构性危机”

    2008年起始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影响至深,时至今日仍困扰着全球经济的发展。作为少数成功预测这场危机的经济学家,科茨认为,这次危机不只是一次非同寻常的严重衰退和金融恐慌,其实质是新自由主义的结构性危机。单纯依靠持续性的政策调控难以帮助一些西方国家摆脱经济停滞,“解决此问题需要深刻的结构性重组”。
    在接受采访时,科茨简要回顾了自19世纪后期以来,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历程。他说,19世纪后期,欧洲资本主义国家经历了持续的经济危机,而伴随大型企业和银行的出现,以及政府对经济干预程度的加强,其经济状况逐步稳定,但同时垄断资本主义开始抬头。20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出现大萧条,直到40年代晚期,随着一种新的资本主义形式即“管制型资本主义”的出现,才改变了这一局面。管制型资本主义是在劳资妥协的基础上,加强政府对企业和市场的管制。经历几十年的快速发展,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货膨胀加剧、失业人口增多,管制型资本主义也遭遇危机。“正是在这一时期,美国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提出了资本主义发展和危机的理论。”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新自由主义受到追捧,并带来了新的变化:劳资谈判被边缘化,政府对企业和市场(包括金融部门)逐渐去管制化,国企和公共部门陆续私有化,大幅削减有利于工人的社会项目。”应该承认,新自由主义为西方国家带来了一段较长时期的温和增长,但是,也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财富分配不平等这一副产品。另外,一系列大型的资产泡沫将经济推向了不可持续的发展轨道,最终引发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
    科茨表示:“无论何种资本主义形式,其推动经济扩张的能力都不是永恒的——它会在十年或数十年时间内,从推动资本积累的结构转变为阻碍资本积累的结构。此时,该体系就进入所谓的‘结构性危机’。与正常的周期性经济萧条不同,结构性危机既无法通过自动的资本主义经济机制得到解决,也无法通过政府政策得以解决。它的解决需要一种新的经济、政治制度,辅之占主导地位的经济思想,以此再次促进经济积累。”

    新自由主义使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在经济发展中,公平与效率是不可偏废的两个目标,应当兼顾统筹,而不能走向其中任何一个极端。新自由主义理论固然提倡市场效率,但过度依赖市场不但不能保证公平,反而会因为在分配环节有失公平而造成有效需求不足,从而影响再生产。科茨提出,随着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政府对市场管制的放松,社会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扩大。2009年时,美国最富裕的1%人口的收入占比已超过1929年美国大萧条时期。如今,分配不公问题显得愈发突出,一方面,商业税和富人税被不断下调,使得富人在社会分配中占据更加有利的地位;另一方面,贫富差距过大使中产阶层与低收入阶层无力消费,从而影响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
    另外,在与资方的博弈中,工人处于越来越弱势的地位。科茨说:“劳资妥协也被资本占绝对优势的新劳资关系取代。”在劳动力市场上,资本完全统治了劳动。他举例说,长期稳定的工作逐渐被短期工作和兼职工作所取代;在经济发展向好、企业利润上涨的情况下,工人工资却不升反降;低收入者的收入越来越微薄,只能聊以糊口,等等。在劳资关系失衡的状况下,社会阶层结构趋于固化,社会矛盾愈发突出严重。

    新自由主义加剧南北发展不平衡

    商品、服务和资本在不同国家间的相对自由流动是新自由主义的一大特征。新自由主义者提倡淡化国家在国际贸易中的角色,虽然这有利于资本、商品和服务的自由流动,但由于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较为薄弱、产业结构不尽合理,因此在一个完全自由的世界贸易体系中其常常处于弱势地位。新自由主义使得世界金融市场被发达国家高度垄断,发展中国家不得不居于从属地位,成为国际垄断资本的附庸。在此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则更加依赖国际贸易而非国内需求。
    科茨表示,如果一国的外贸依存度太高则会产生很大的联动风险。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其在全球经济中的风险将在新自由主义环境中被不断放大,一旦国际经济整体不景气,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便是发展中国家。同时,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面临着高风险的发展中国家的收益却明显小于发达国家,这使得世界范围内的南北发展不平衡进一步扩大。
    对此,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Daniel Rodrik)表示:“新自由主义为发展中国家开出的药方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失败,而印度和中国用自己的方法所取得的成就要好得多。”
    为再次把经济带回稳定发展的道路,科茨在书中讨论了未来改革的可能方向。他强调,政府应当发挥重要作用,确保劳资双方共同分享经济进步创造的成果。同时,科茨还乐观地估计,一种制度性改变,即超越资本主义转向社会主义,“在今后五到十年内会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出现”。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