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马克思恩格斯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


吴英 

    当前,一些对历史研究持虚无主义观的人对唯物史观展开新一轮攻击,妄图否定以唯物史观为指导的历史研究的科学性。为了更好地辨识历史虚无主义,有必要扼要回顾马克思恩格斯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驳。

    唯物史观不是阶级斗争决定论

    在唯物史观基本原理的逻辑体系中,阶级斗争隶属于上层建筑的政治范畴。当生产力发展受到生产关系的严重束缚,以致不改变生产关系就无法继续推进生产力发展时,通过阶级斗争来改变生产关系能够发挥提升生产力的作用。为此,马克思将阶级斗争所能发挥的作用界定为“助产婆”。他对向资本主义过渡的阐述称:“所有这些方法都利用国家权力,也就是利用集中的、有组织的社会暴力,来大力促进从封建生产方式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转化过程,缩短过渡时间。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
    马克思在谈到向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时也明确指出,“如果还没有具备这些实行全面变革的物质因素,就是说,一方面还没有一定的生产力,另一方面还没有形成不仅反抗旧社会的个别条件,而且反抗旧的‘生活生产’本身、反抗旧社会所依据的‘总和活动’的革命群众,那么,正如共产主义的历史所证明的,尽管这种变革的观念已经表述过千百次,但这对于实际发展没有任何意义”。试问依据什么说马克思是阶级斗争决定论者?又怎么会视唯物史观为“革命史观”呢?!

    唯物史观不是宿命论式的经济决定论

    “经济”的概念既可以指生产力,也可以指生产关系。首先需要厘清所谓的“经济决定论”是指“生产力决定论”还是“生产关系决定论”。很明显,据唯物史观基本原理来理解,它讲的是“生产力决定论”。生产能力的提高本身是发挥主体能动性的结果。为什么自然和人文条件大体相当的社会却屡屡出现生产力发展截然不同的结果?这是“宿命论”式的经济决定论所无法解释的。
    恩格斯曾直击攻讦者的荒谬。他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阶级斗争的各种政治形式及其成果——由胜利了的阶级在获胜以后确立的宪法等等,各种法的形式以及所有这些实际斗争在参加者头脑中的反映,政治的、法律的和哲学的理论,宗教的观点以及它们向教义体系的进一步发展。”
    可见,“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唯物史观怎么会成为“宿命论”式的“经济决定论”呢?!

    唯物史观不是“历史终结论”

    历史虚无主义强加于唯物史观的又一罪名是所谓“历史终结论”。恩格斯在回答法国《费加罗报》记者提问时指出:“我们没有最终目标。我们是不断发展论者,我们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关于未来社会组织方面的详细情况的预定看法吗?您在我们这里连它们的影子也找不到。”唯物主义辩证法强调历史发展的永恒性,马克思认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
    马克思恩格斯承认每个社会形态存在的必然性和它相对于前一个社会形态的进步性。恩格斯指出,“马克思了解古代奴隶主,中世纪封建主等等的历史必然性,因而了解他们的历史正当性,承认他们在一定限度的历史时期内是人类发展的杠杆”。对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也给出了相当高的评价,“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当然,马克思也有很多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进行严厉谴责的论述。可见,马克思对每一种社会制度的评价都不是全盘肯定或全盘否定,而是既肯定它的进步性,同时也指出它的退步性,这也是该社会制度必然被新的社会制度所取代的根本缘由。那么,又何来“历史的终结论”之说呢?

    唯物史观不是抽象的社会学公式

    对历史的演进持虚无主义观点的人从来不承认人类社会的历史演进在宏观上有其特定演化规律。他们对马克思恩格斯创建的唯物史观持根本否定态度。马克思恩格斯则予以回击。
    马克思恩格斯多次强调唯物史观是实证科学,他们对社会历史发展阶段的划分,既不是先验的抽象规定,也不是宿命论式的公式。马克思对俄国可能不经过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论证,突出证明了他反对把历史发展规律的观点变成抽象公式的科学态度。
    俄国在1861年农奴制改革后面临走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道路的选择,当时米海洛夫斯基发表文章断言,根据马克思提出的发展图式,俄国应该走资本主义道路。马克思愤怒地回答:“他一定要把我关于西欧资本主义起源的历史概述彻底变成一般发展道路的历史哲学理论,一切民族,不管它们所处的历史环境如何,都注定要走这条道路,——以便最后都达到在保证社会劳动生产力极高度发展的同时又保证每个生产者个人最全面的发展的这样一种经济形态。但是我要请他原谅。(他这样做,会给我过多的荣誉,同时也会给我过多的侮辱。)”
    马克思强调人的主体能动作用,认为,俄国当时具备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一些条件,但能否跨越则取决于俄国人民主体能动性的发挥。他指出,“如果俄国继续走它在1861年所开始走的道路,那它将会失去当时历史所能提供给一个民族的最好的机会,而遭受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的一切灾难性的波折”。
    从以上马克思恩格斯诸多观点可见,现今历史虚无主义对唯物史观的攻讦毫无新意。这又一次警醒我们要提高识别能力,捍卫唯物史观对历史研究的科学指导地位。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2015年1月16日《中国社会科学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