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毛泽东的三点感受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对毛泽东的三点感受


邓颖超 

    感受西安事变高瞻远瞩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发动了西安事变,逮捕了蒋介石。西安事变把蒋介石抓起来的消息传到我们那里,大家简直是欣喜若狂,都跑到房子外面,又跳又唱,高兴得不得了啊!这个大仇人进攻了我们十年,杀了我们千百万的共产党员和红军官兵以及爱国人士。把这个大仇人抓到了,还能不杀了他报仇呀!那时,在全国尚存的根据地和军民也是一致主张杀蒋的,我们估计党中央也会同意杀蒋介石的。可是,过了三天,中央决定派周恩来等同志去西安,说要和平解决,不杀蒋介石。这个弯子当时是非常难转的,在党内、在军队内都转不过来。大家都问为什么要放他?”
    “后来认识到,这一招是毛泽东同志高瞻远瞩,他的战略思想,他的勇敢、智慧过人,确实是个战略家。在西安事变这个问题上,我们党是从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是最大的爱国者,同时,也警惕着日本帝国主义者。如果,西安事变不是和平解决,而是把蒋介石杀了,首先,国民党内部以何应钦为首的亲日派就会上台,他们恨不得我们杀了蒋介石。我们讲和平谈判,他们最害怕,他们积极准备轰炸西安,企图把蒋介石炸死。蒋一死,何就可以乘机夺权,重开内战,给日本帝国主义者造成大举入侵的机会,更容易灭亡我们中国。同时,也不能不看到国民党里边的开明人士,也看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共产党以大局为重,以国家利益为重,使阶级利益服从民族利益,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伟大胸怀,与国民党进行谈判,迫使蒋介石接受了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的条件。说服了张、杨释放蒋介石。所以,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震动了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尽管出乎意料,但是他们还是赞成这样解决的。不赞成的是国民党的亲日派、日本帝国主义,还有反共分子。”

    重庆谈判气魄伟大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结束了。“那时全国人民欢欣鼓舞,多少年的战争结束了!中国人民遭受了多么长期的战争灾难,人们是多么渴望和平啊!一听说日本投降,战争停止了,全国人民狂欢啊!那几天到处放鞭炮,敲锣打鼓,喝酒庆祝,我们根据地情况也是如此!”
    但是,抗日战争刚刚胜利不久,蒋介石即开始作进攻解放区的部署,内战的阴影又笼罩在中国大地上。蒋介石为了争取时间准备内战和欺骗人民,一连发了三次电报邀请毛泽东同志去重庆进行会谈。
    “蒋介石以为毛泽东同志不会去,他不了解我们共产党人有多么伟大的气魄,是多么为人民着想啊,是怎样按照人民的意愿办事的。人民渴望和平,要求民主。共产党只能遵照人民的意愿,不能考虑个人安危。毛泽东同志居然去了,这是出乎蒋介石意料之外的。老实讲,毛泽东同志去重庆我们是不放心的,在党中央开会讨论之前,我们是一致反对的。会上毛泽东同志说了应该去的许多道理,我们都非常相信他的意见是正确的。”
    毛泽东同志和周恩来、王若飞等同志应邀飞往重庆。
    “与国民党蒋介石谈判的关键问题是实现和平,团结建国,组织民主联合政府,废除国民党一党包办选举的伪国大,重新选举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我们要保持军队的独立;解放区的陕、甘、宁边区政府是独立的行政区等。他们不同意,要我党交出人民军队和解放区政权。所以在这个根本问题上不能达成协议。到10月10日谈判告一段落,签订了《双十协定》,毛泽东同志回到了延安。这时,我们大家的心才放下了。”

    评价毛泽东,功劳第一位

    “我们党在这三十二年中又经历了几个阶段,有正面经验也有反面经验。前十七年正确的方面是主要的,也犯过错误,但错误行动延续的时间都不长,比如说1957年反右派的扩大化和1958年的大跃进,都是党中央自己较快地发现并在以后逐步纠正了这些错误。”
    “最严重的是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党的事业在三十二年中遭受损失最大,时间持续最长,各方面受到破坏最厉害的就是这十年。‘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亲自发动和领导的,他对当时国内各种社会矛盾,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没有搞清楚。结果证明,他的考虑不适合中国的国情,运用这种革命方式既没有经济基础,也没有政治基础。当然,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了‘文化大革命’,推行极左路线,打倒一切,否定一切,使党、国家和各族人民遭受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关于怎样评价毛泽东同志这个问题,对于我们这些老一辈跟随毛泽东同志革命的人来说,几十年来一直在他的领导下,在他的思想培育下,我们是有亲身的感受的。不仅是我们,大概五十岁以上的中国人对毛泽东同志的恩情也都是铭记在心的。邓小平同志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谈的和在党内讲的对毛泽东同志评价的意见,我们是都同意的。毛泽东同志的功劳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毕竟是第二位的,主要的也就是‘文化大革命’这十年所犯的错误。过去虽然也犯了一些错误,我们不能都推到他一个人身上啊!当时是中央委员会决定的,我们这些人也不能不负责任啊!谁要反对毛泽东同志,在老一辈中是通不过的,老百姓、工人、农民,他们也不能同意呀!”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700期,摘自《中外名人评说毛泽东》)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