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影视剧中的“三多一少”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当下影视剧中的“三多一少”


沈斯亨 

    

    偶尔与朋友聊起影视剧的话题,此后我留心观看,我发现影视剧中硬伤迭出,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概而言之,不妨称之为“三多一少”:粗制滥造多、低级错误多、错别字多,而精品力作少。
    《汉武大帝》片头自称是“根据司马迁《史记》和班固《汉书》改编创作”的,似乎剧中演绎的汉武故事可当作历史来看。但其中不少事例是作者随意编排,不符史实的。譬如,为了贬抑匈奴,编造了伊稚科为争夺单于之位而弑父的事件,此事其实发生在他的远祖身上,如此一来,无非是为丑化伊稚科,以抬高他的对手汉武帝。类似这样张冠李戴、移花接木之事,在影视剧中已是司空见惯了。
     
    不同时代人物的聚合,“关公战秦琼”,如《杨门女将》叙写宋真宗年间的事,剧中有个屏风上居然有苏东坡的词《念奴娇》。宋真宗于998—1022年在位,苏轼生于1037年,当时苏轼尚未出生,怎会有他的词作呢?《尚方宝剑》说的是清朝的事,而其中一幕却出现当代书法家刘炳森、欧阳中石的书法作品的怪事。
    《大汉天子》中汉武帝斥责匈奴时用了“得陇望蜀”的成语,这原出于《后汉书•岑彭传》:“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岑彭为东汉光武帝名将,要比西汉武帝晚上百年有余;该剧中郭得仁曾说到“举案齐眉”,这也出之于《后汉书•梁鸿传》中梁鸿及其妻子孟光的故事。“以其昏昏”,怎能“使人昭昭”。
    《中原突围》中,有人说淝水之战发生于春秋时期。连中学生都知道,淝水之战是前秦与东晋之间于383年发生的战争,上距春秋至少有800多年,完全是信口开河。
    《梦断紫禁城》中和坤、王杰和青莲3人在押解途中,和坤唱了京剧《三家店》,青莲唱了《苏三起解》,时在乾隆年间。而京剧是在鸦片战争前的道光年间才形成独立的剧种,光绪年间才日趋成熟的。乾隆时怎能有人会唱京剧?《布衣天子》中的和坤也在哼唱着京剧。而在《少林武王》中,有戏班在台上大唱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梁祝最早是在民国初年产生的剧目,怎么清代就有人演唱了呢? 
    《窦娥冤》中窦娥在厨房里切西红柿做菜,而西红柿原产秘鲁,16世纪传入欧洲,17至18世纪传入亚洲。我国迟至约20世纪初才开始引进栽植,怎么可能在13至 14世纪问的元代进入普通百姓的厨房?有不少古装剧中乱用西红柿作道具,《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与赵敏在饭店吃一盘西红柿炒鸡蛋。电影《俏罗成》是说隋唐易代之际的事,其中靠山王之女闺房内,桌上赫然出现了切好的西瓜。而西瓜原产非洲,大约五代时才传入中国,隋唐时哪里来的西瓜?
    《隋唐英雄传》中玄武门之变后,李渊下诏说:“皇二子世民登基,改元贞观,是为太宗”;《大汉天子》中汉景帝病逝前写了遗诏,落款竟是“景帝御笔”;《孝庄秘史》中的庄妃又称“孝庄”。帝王、后妃、贵族、大臣的谥号是在去世后依其生前事迹封赠的。李世民即位时怎能由他的父皇称其为唐太宗呢?这样的错误在古装剧中屡屡出现。不该发生的常识性错误充斥荧屏。《日出东方》中的毛泽东在读报时说:“蒋介石要结婚了,新娘是宋教仁的第三个女儿。”这里不仅发生了宋美龄之父是宋教仁的奇谈,而且就宋教仁来说,他于1913年被袁世凯派人刺死时年仅31岁,当时宋美龄已有16岁,宋美龄有两姊一兄,照他们年龄推算,宋教仁不到10岁便生了第一个女儿。《走向共和》中,清廷大学士徐桐给朝中官员讲课,张口说什么“‘四书五经’开篇就是《中庸》”。人所共知,“四书”依次排列为《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不知该剧作者何所据而云然?
    从根本上说,演艺界必须祛除心浮气躁、急功近利、闭门造车等弊病,深入实际生活,增强责任意识,恪守职业道德,提高文化修养,“以人为本”,“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严肃认真,精益求精,多创作出一些“有益于天下,有益于后人”的作品。
   (《环球视野》摘自2005年 6月 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