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卡特里娜飓风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从卡特里娜飓风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陈雅莉 

    

    从8月29日起,飓风卡特里娜从墨西哥湾登陆美国南部沿海地区,先后席卷了路易斯安娜、阿拉巴马、密西西比等州,制造了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灾难,不仅让成千上万的美国居民失去了一切,几十万人被迫离开家园,经济损失据估计达250亿美元。目前美国政府仍没有公布飓风导致的死亡人数的确切数字。根据最新估计,卡特里娜飓风造成的死亡人数将超过9•11事件,可能至万人。卡特里娜飓风本来是天灾,然而,美国公众对这一史无前例的飓风灾害的瞩目越来越多地转向因为联邦政府救灾行动迟缓所导致的人祸上。
    “让尸体连续五天在美国一座大城市的河流里漂浮,这是对整个国家的侮辱。”美国时事评论家大卫•布鲁克斯说道:“我们也要记住的是,这是对(美国国家)制度合法性真正的破坏。”“我们的制度完全令我们失望。这四五年来充斥了丑闻,让公众沮丧:从阿布格里卜监狱虐囚事件,对伊拉克部署的失败,情报失败,商界丑闻,新闻(作假)丑闻。而这(卡特里娜飓风)是最大最突出的一次。我个人的感觉是:嘿,这感觉像是回到了70年代,那时人们对(美国的)制度真正丧失了信心。”
    愤怒的州和地方官员将怒火发泄在美国本土安全部之下的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身上,责怪联邦政府不仅没有在第一时间提供紧急需要的帮助,反而处处设限,阻止其他希望提供救援的机构采取行动。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当零售商沃尔玛集团想为灾区送去三卡车饮用水,却被官僚作风的FEMA官员“挡驾”。伸出救援之手却被FEMA打掉的还包括芝加哥市长和新墨西哥州州长。石油公司为了运送灾区伤病员而早就捐献的两架飞机直到9月2日还在停车场坐等FEMA的起飞命令。
    即使只看新闻画面,也会明白那些在屋顶上焦灼地守望、灾区避难所里怀抱婴儿哭泣的面孔大多是黑人,让人不禁深思种族和阶级因素是否直接或间接决定了哪些美国人在这次飓风之灾中挣扎,而他们会如何得到救助,以及得到什么样的救助。卡特里娜飓风对美国社会最深刻而持久的影响是撕裂美国中产阶级神话,暴露出美国社会种族和阶级真正的断层线。这无疑将对今后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美国种族关系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
    “我认为这一届政府做的非常好的是创造这样一种压倒一切的印象,好像这个国家已经没有种族问题,或是没有底层阶级。我们经常看到的是赖斯(现任国务卿)和鲍威尔(前任国务卿)。的确,一些黑人非常成功,不可否认。但是别忘了还有一群人在受苦,而他们(在社会眼中)是无形的。”芝加哥论坛报的专栏作家多恩•特莱斯在美国公共电视台上说:“风暴做到的是我们正在看的东西,我们现在为此震惊,因为一直有人告诉我们说“嘿,这不存在”,现在我们终于清楚地看到它存在。震惊之余是对这一问题还仍然存在感到羞耻。”
    新奥尔良地区的44.5万人口中69%是黑人,四分之一的人口处于美国贫困线之下,是真正体现去年参加总统竞选的民主党候选人爱德华参议员所提出的"两个美国"的样板,在这里贫穷和种族问题交缠在一起,区分在这场天灾人祸中谁是受苦最深的牺牲者。
  “我认为多数美国人很不情愿直面美国种族歧视的历史,承认这一问题仍然存在。而当我们遇到墨西哥湾飓风需要救助(黑人)居民受困而救助迟迟不来这样的情况,我认为这反映了一定程度的种族歧视。种族和阶级毫无疑问是这其中的一个因素,而这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民权领导大会的执行主任维德•亨德森说。
    联邦政府在应对飓风袭击的主要措施是撤离当地居民,因此多数白人和较富裕的居民在飓风到来之前就离开自己的住所,躲避了飓风的袭击。然而这一计划忽略的是那些付不起旅馆天价的房租、被迫滞留家中贫穷、年老、病弱而没有汽车的黑人和拉美裔居民。“这是我们看到的社会中谁被留在后面最生动的描述。所有那些没有跑出去的,没有资源跑出去的,或是不相信预警的都是非洲裔美国人。”哈佛大学的社会学专家克里斯托佛•杰恩克斯教授说。
    布什总统的夏天并不好过。公众对布什政府的支持率因为伊拉克局势和汽油价格攀升而又落新低。从布什上任到2005年6月中,盖洛普所作的170次民意调查只有两次显示至少一半的美国人不支持布什目前的所作所为。然而,从6月中到现在,九次民意测验有七次显示至少一半的美国人不支持布什目前的所作所为。
    卡特里娜飓风会在政治上救了布什,帮助公众眼球从坏消息频频的伊拉克转移到墨西哥湾地区救灾重建工作,还是进一步削弱公众对布什政府的信心,这还有待观察。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9•11之后美国公众对布什政府的信心和拥护正在被飓风之后的政治风暴所摇撼松动,美国本年度的政治重心已经从彼海湾(波斯湾)政治移到此海湾(墨西哥湾)来,国内问题转而变为压倒一切的问题,这又因为种族-这一屡次让美国燃烧的问题而更加复杂。
   (《环球视野》摘自2005年9月7日《华盛顿观察》周刊第32期 )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