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扇了美国的嘴巴子
 




.asp.

test

特别推荐

伟人毛泽东

时事评论

国际瞭望

社会圈点

学术点滴

背景播放

人物动态

杂谈随想




约稿启事
投  稿



标题关键字


正文关键字


栏目类别

    


飓风扇了美国的嘴巴子


武兵 

    

9月初以来,人们都把目光投向美国东南海岸城市新奥尔良。因为在那里发生了美国历史上少有的自然灾害。据新华社华盛顿9月3日报道,来自加勒比海的5级飓风“卡特里娜”8月25日在美国登陆,8月29日袭击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给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和亚拉巴马等州造成巨大破坏,整个受灾范围达23.4万平方公里,几乎与英国国土面积相当。在飓风“卡特里娜”的肆虐下,美国新奥尔良尸横遍地,整个城市几乎变成海水覆盖的坟墓。
据法新社报道,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维特说,飓风仅在该州造成的死亡人数就可能超过1万人。另据国际风险评估机构RMS估计,此次飓风至少毁坏了15万处产业,损失金额在250亿至1000亿美元之间,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经济损失最大的一次自然灾害。飓风使新奥尔良成为泽国,而要完成灾后重建工作,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此外,这场灾难给美国的政治经济和民众的心理创伤打击极大,影响深远。灾难已经过去多日了,而美国上下仍茫然不知所措。美联社的社论发问:“这难道发生在美国?”“发生在世界上最富的国家?”是的,小布什政府和美国所到处兜售的“民主”、“人权”,这次在全世界人民面前丢人现眼了!
新奥尔良市长曾于8月31日绝望地宣布“弃城”。人们普遍认为,城市暂时弃掉是可以的,但它给美国人民造成的心里创伤,以及给世界人民留下的深刻烙印,无论如何也是抹不掉的。我们如果站在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上看问题,不能不说这场灾难既是坏事,也是好事,说其是坏事,毕竟给新奥尔良的人民群众带来了巨大的牺牲和苦难;说它是好事,是因为它可以起到反面教材的作用,唤醒更多的人认清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性;同时,对不可一世的美国帝国主义反动势力,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也是一个沉重打击。用民间方言来形容,这件事情,狠狠地扇了美国帝国主义的嘴巴子。
                    
一是扇了美国虚伪人权的嘴巴子

这次新奥尔良飓风所造成的灾害及其严重后果,充分暴露了美国“人权”的虚伪性。他们漠视社会底层民众的生存条件,不关心人民的死活,几乎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有资料介绍,地处密西西比河的出海口附近的新奥尔良,是法国殖民者在1718年建立起来的。起初这里是一片沼泽,早期的建设者在沼泽周围筑起一道矮坝,把沼泽里的水排干,然后在这之上建造了定居点。新奥尔良北靠庞恰特雷恩湖,南临即将入海的密西西比河,两百多年以来,新奥尔良是美国重要的港口之一。在新奥尔良以南的墨西哥湾蕴藏着大量的石油,这个地区的石油产量占到了美国的1/4。同时,它出产的海产食品满足了美国1/3的需求。然而,福兮祸所伏,水给新奥尔良的资本家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财富,水也给新奥尔良人民的生存带来了严重威胁。当初法国人选择在这里建立城市的时候,新奥尔良的地势还算可以,只要在城市周围筑起不高的水坝,就能满足防止水害的需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片建立在沼泽上的土地开始下沉。2000年,根据新奥尔良大学地质学家的一项研究表明,新奥尔良正在以每世纪1米的速度持续下沉。目前,新奥尔良市区的平均高度低于海平面约2.4米,最低的地方低于海平面3.4米。2001年10月出版的《科学美国人》杂志,发表了“水淹新奥尔良”的文章,指出了这个危险:“一个大的飓风可能把新奥尔良淹没在水下20英尺,杀死数千人。密西西比河沿岸的人类活动显著地增加了这一风险,而现在只有大规模地改造东南路易斯安那州,才能拯救这座城市。”灾难果然被这位学者所言中。当初,假如美国政府不是把专家的警告当作耳旁风,此次灾难是可以避免的。退一步说,至少可以减轻这次灾难所造成的重大损失。 
大量事实证明,灾难发生前,美国政府是无作为的,那么灾难发生后呢?美国政府是依然如故,起码是很不及时很不得力的。
外电的报道是这样描述的:新奥尔良到处是死鱼、死狗和死人。大批灾民躲在体育馆避难,5万多人挤在一块,根本自顾不暇,很多尸体横躺在路边,根本无人过问,而这时候居然还有人抢夺,甚至性侵害。体育馆成了灾民遮风避雨的地方,当没水、没食物、没有家、又没有任何援助的时候,人们只能是坐以待毙。整个灾区,除了混乱,还是混乱。侥幸逃出大水却不幸病死的老人,在轮椅上发臭无人问津;妈妈抱着小孩,担心就快断炊;在一堆垃圾旁边,不知道自己可能死亡的孩子,安静的睡着,因为他们还在等待公交车,等待政府安排救援,只是这5万多人,又饥又渴,束手无策。有一个18岁的青年担心家人饿死,等不及公交车,干脆偷来一部校车,来到560公里外的休斯顿,巨蛋球场变成挤满灾民的避难中心,因为情况实在难以掌握,愤怒的灾民等不及救援,开始焚烧垃圾和房屋……
看一看,这里哪还有一点“人权”的影子啊!所谓人权,首先是生存权。那里的人民群众生存权根本就无人关心,人们的生命与死狗和死鱼一样,没有任何保障,上万个宝贵的生命由于没有救助,而命丧黄泉。
国外一家媒体形容这场灾难的后果时使用了“惨不忍睹”这个词,并且揶揄美国说:“这与美国作为年人均收入4万美元、向中东输出民主、同时进行两场战争的超级大国地位多么不相符!”“这里好像是最不发达国家发生的景象!”
长期以来,美国政府以“人权”的救世主自居,动不动就挥舞着“人权”大棒打向那些不听他们话、但“人权”状况要比美国不知好上多少倍的国家,恣意指责别国有所谓“人权”问题。小布什上台以后,更是猖狂,他污蔑朝鲜、伊朗和伊拉克是什么所谓“邪恶轴心”、“暴政据点”,他甚至以人权为借口,干涉别国内政,侵略主权国家。这次在新奥尔良发生的灾难使这个“人权”卫道士十分尴尬。铁的事实证明,美国才是当今世界最没有人权的国家;真正的“邪恶轴心”和“暴政据点”就在美国!

二是扇了美国腐朽资本主义制度的嘴巴子

新奥尔良本来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狂欢节和爵士乐让这里闻名遐迩。但是如今无论如何也“欢”不起来、“乐”不起来了,特别是那些被压迫、被剥削的底层民众。
美国号称自己的国家制度是所谓“民主制度”,小布什上台还发誓要把他们这个制度推向世界每一个角落。
美国的所谓“民主制度”,无非是制定了有利于垄断资产阶级统治的宪法,设立了代议机关,实行了选举制,规定就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一套。美国垄断资产阶级总是企图把这一套描绘成“超阶级”的,然而,在资产阶级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劳动的条件下,这种“民主”只是对资产阶级才是真实的,而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来说,不过是一种虚伪和欺骗,美国的民主制度,不过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统治的一幅帷幕。
这次新奥尔良水灾事件,把小布什的这一套“民主”演绎成现代版的“皇帝新衣”。
有文章说,此次灾难再次凸现了美国的种族问题和贫穷问题,因为陷入困境的难民绝大多数是黑人和穷人。“如果灾民多是白人和富人,政府反应还会这么慢吗?”质问此问题者已非个别。此次受灾最严重的路易斯安那和密西西比,恰是美国经济最落后的州。以新奥尔良为例,该市居民三分之二是黑人,该地区有两成家庭年收入在1万美元以下,2.7万个家庭生活于贫困线以下,并且大部分是黑人。新奥尔良市的市长纳金也是黑人,当然,纳金是资本家出身,他的经济地位与其他普通黑人是不一样的。
另据路透社报导,当灾害来临时,这个地区的富人们早已纷纷逃离了灾区,留下来的多为他们的佣人、花匠、厨师和穷人。卡特林娜飓风横扫新奥尔良市三天后,全市仍然一片混乱,到处可见腐尸,还有数以千计劫后余生的民众恳求人帮助撤离这淹水的都市,甚至恳求饱餐一顿。到了9月1日,还有15,000至20,000人受困在市会议中心外,补给品迅速用尽,没有巴士把他们载到安全栖身处。对此,西班牙《先锋报》9月3日在《世界看美国的阴暗面》一文中评论说:“卡特里娜飓风使美国最不公平的一面暴露无遗。”
在政府没有任何救助措施的情况下,这些黑人、穷人——美国媒体称之为打劫者,就闯进商店、住家、医院与办公大楼寻找食物和药品,有的则想找些值钱的东西。在市区内游荡的民众饥肠辘辘、口干舌燥、急欲离开这座水深火热之城而不得离开。那些在会议中心外的民众无奈地高喊:“我们需要援助!” 9月1日后,数千名军人和警察企图遏阻抢掠事件,但不时引起灾民与警察的暴力冲突。 
    任何国家的法律都是代表一定阶级的,美国的法律在这个问题上尤为鲜明。在有产阶级面前,法律总是温情脉脉,而在穷人面前法律总是冷酷无情。有报道说,在新奥尔良,目前因为军队和警察抓的人太多,一个长途汽车站已经被征用为临时监狱,关押那些在飓风和洪水侵袭后被捕的“犯罪嫌疑人”。这座临时监狱的设施非常简陋,最多可以关押700名囚犯。囚犯们坐在铁丝网所围成的狭小空间的水泥地上,他们手上戴着手铐,蓬头垢面,肮脏不堪,部分人衣衫褴褛。他们将在这里被关押24小时,然后被全副武装的警察押上汽车,送往别处,然后接受审判。几乎所有囚犯都是18岁到35岁的黑人男子。这些囚犯大部分都是因为抢劫,有些人的罪行甚至很“可笑”,一人因发泄不满向救援的直升机开了枪而被捕;另一名男子的犯罪居然因从五金店抢了一堆螺丝钉。尽管如此,美国总统布什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扬言,对这些抢劫犯“决不容姑息”。 
在美国,种族问题和贫富两极分化问题,既是老问题,也是公开的秘密。其实这两个问题说到底还是阶级问题。100多年前,美国历史上的南北战争,废除了农奴制度,“解放”了黑奴,“具有极伟大的、世界历史性的、进步和革命的意义。”(《列宁选集》第三卷第593页)然而,在资产阶级的专政下,并没有给美国的黑人以真正的解放,尽管美国黑人在法律上成为美国的公民,但他们在种族上、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职业上、教育权利上仍受到种种歧视。“美国资产阶级在‘解放了’黑人之后,就竭力在‘自由的’、民主共和国的资本主义基础上恢复一切可能恢复的东西,做一切可能做到和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来达到它最可耻、最卑鄙地压迫黑人的目的。”(《列宁全集》第22卷第11页)100多年来的历史正是这样,美国黑人不过是在一种新的剥削制度代替一种旧的剥削制度下艰难地生活着。虽然美国整体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都处在“享受”被剥削和被压迫的“民主”、“自由”地位,而美国黑色种族的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处境比白色种族更为恶劣。

三是扇了小布什反动政府的嘴巴子

这次飓风人祸大于天灾,暴露了小布什政府很多问题。
纽约时报发表一篇社论,题目就是《一场人为的灾难》。文章说:这次赈灾行动是“美国的耻辱”。《纽约时报》9月3日在《蒙羞的美国》一文中也尖锐的指出:“如果一个政府集有限政府与无能政府于一身,污七八糟的事情就会发生了,真要人命。”
小布什政府在灾害发生前,把本来用于防范洪灾的预算压缩了80%,省下钱去侵略伊拉克了。有人写文章戏谑他是“忘记了美国人民”,发扬了“国际主义精神”。这种戏谑话语下面是美伊两国人民无尽的血和泪啊!
在新奥尔良发生灾害的时候,小布什和他的副总统正在安然度假。在灾害发生的第三天,小布什才姗姗露面。接着,到达灾区的不是灾民急需的食品、药品和交通工具,而是军队、国民警卫队的装甲车和端着步枪的士兵。于是,人民愤怒了,舆论哗然了,统治阶级内讧了。
据报道,面对人们的愤怒指责,9月6日白宫承诺将对灾情发生初期,政府应对不力的情况展开调查。小布什当日也在白宫会见了负责救灾行动的内阁成员后,假惺惺地表示,自己将亲自领导这项调查,以查明此次飓风受灾期间政府究竟存在哪些失误。布什承认,美国各级政府在“救灾行动的协调合作上存在缺陷”,进行调查的目的就是为了“改正错误”。为了堵人们的嘴,他还特别强调不要“相互指责”,但是,小布什还是把责任转嫁到基层政府。 
在布什同国会领导人的会晤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国会领导人都将批评的矛头直指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美国政府内部文件显示,飓风“卡特里娜”8月29日在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登陆后大约5个小时,联邦应急管理局局长迈克尔•布朗才请求上司国土安全部部长切尔托夫派遣1000名工作人员前往灾区,而且建议工作人员可以在48小时后抵达灾区。随着飓风破坏程度的加大和遇难人数的增加,美国政府和布朗的最初反应遭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甚至在当天的会晤中当面告诉布什,他应该解雇联邦应急管理局局长迈克尔•布朗。 
有文章评论指出,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新奥尔良的情况还在进一步恶化。在自己本土上美国政府对这场造成美国历史上损失最为惨重的自然灾害所进行的救援行动,其效率之低、秩序之乱,简值令人难以相信。尽管布什政府一再申明“美国有能力应付一切”的决心,但是,新奥尔良日益陷入绝望境地的现实,以及灾民、舆论、地方官员的强烈不满,仍然迫使这位“喜欢展示美国力量的美国总统”开始面对美国民意的现实。显然,不论从什么角度去观察,对向来自视为“最重视生命”的、且号称拥有世界上最为高效、远距离战略投送能力最强的美国政府而言,在这场最能体现其“效率与能力”的救灾行动中,美国灾民“得到的感受”却如新闻中所说的那样,“疲倦不堪的人们感到他们已经被抛弃了”。
有报道说,布什政府失败的救援行动和小布什做秀般坐飞机“低空视察”,最糟糕的救灾讲话和辩解,已成为媒体和民主党人炮轰的对象。无奈之下,布什的迟来的道歉,可能会挽回一点政府的面子,但却无法挽回因迟缓的救援所造成的生命损失。9月1日,纽约时报发表的社论称美国“正在等待一个领导人”,一个能关心普通老百姓性命的领导人,一个能领导美国走出困境的领导人。
除了纽约时报“炮轰”布什外,美国几大电视台也都在追踪报导新奥尔良危机时,对布什政府的表现感到“非常的气愤”,就连一直支持布什的福克斯新闻网,也在主页上的头条新闻中引用新奥尔良灾民指责政府的话,来表达一下自己的不满。布什“贻误战机”,错过了拯救众多生命的最初两天的宝贵时机。“人为的灾难”、“美国人的耻辱”、“让美国丢脸”、“布什政府无能”等,是多家博客都出现的标题。
  如此无能和反动的政府,不知道我们那些盲目崇拜美国、主张向美国学习的人们是否会有所反思?

四是扇了美国走狗们的嘴巴子

在我国,总有那么一些人,甚至是挂着共产党员招牌的人,不管姓“社”姓“资”,不管敌人、友人,硬是对美国崇拜得五体投地;美国对外侵略也好,对内压迫也好,都不影响他们的这种崇拜,似乎美国所言所行都是对的、好的,即使美国佬放个屁,他们也会认为与众不同,非同凡响。
最近,某网站贴出了署名“瀛心雪雨”的文章,题为《新奥尔良灾难最重要的损失是美国丢失了数十年堆砌起来的道德标杆》。文章说:“在美国联邦政府、美军和当地警察遭受前所未有的批评声浪面前,身为中国人的民运、法轮功、支持台独以及自称为自由主义人士的声音似乎一夜间销声匿迹了。他们无法继续一厢情愿地赞扬他们心中幻想出来的偶像,又极不情愿地批评偶像所犯的低级错误与愚行。因此沉默是他们唯一的选择。美国是意识形态至上的国家。当许多国人在唾弃与厌恶中国树为立国之本的意识形态之时,美国却变本加厉地巩固修缮其用来征服海外各国精英的道德标杆。在超强的政治、经济、军事力量的支撑下,美国是当之无愧的宣传大国,掌握了西方世界价值观的界定大权,可以随心所欲地标价所谓普世之真理。联邦政府所始料不及的是,美国赖以自傲的人文精神却在天灾人祸面前裸露出千疮百孔。……中国76唐山大地震与98华东大水灾,那种集体意识是美国人所不可能理解的。”很好。文章从道德层面上进行的分析有一定的深度。不过,这位“瀛心雪雨”先生认为美国的走狗此时会“沉默”的预测不准了。按常理说,美国政府这次的丢脸事件,对那些美国走狗来说,不啻挨了一记耳光,他们本该三缄其口了,但是不然,我们估计错了。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位李姓先生的一篇批判这些美国走狗的文章,很有同感。该文说,在《世纪中国》网站,亲美派们前赴后继地贴出“新奥尔良洪灾折射出美国制度的优越性”的高论!而燕南网站著名自由派亲美人士鄂大先生,则以敢于“反潮流”的无畏勇气,义正词严地为小布什高声辩护说:哪个人能“永远不会犯错误吗”?!依笔者看来,这些人还真有点美国走狗焦国标那种无耻而无畏的气魄呢!
这些人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不可救药。
上面这类美国走狗,他们在国人面前已经是臭不可闻了。时下在我国,倒是另外几种倾向是不能不引起我们警惕的。一种是私有化。这是新自由主义论者们的一个重要主张。在他们看来,公有制是“人人所有,人人所无”的落后的产权制度,惟有把产权明晰到私人手里,才算是“创新”的好制度,那么谁是这种好制度的样板呢?他们说:美国。在这些人的鼓吹下,一些地方还真的搞起“国退民进”的私有化来。另一种就是市场经济万能论。什么“政府不要干预”,什么一切通过“看不见的手”,什么一切由自由市场去“优化组合”等等。西班牙《起义报》9月4日发表了题为《自由市场如何毁了新奥尔良》的文章,生动的回答了上述两种倾向性问题。文章认为新奥尔良灾难的根源正是私有制和自由市场经济。文章说:“在提前得到特大飓风将袭击新奥尔良的预警情况下,官员们让自由市场发挥作用……直到灾害第三天人们才知道,成千上万的人没有撤离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撤往哪里,也没有交通工具。自己没有汽车,手里又没有多少钱,他们只好留下来,听天由命。总之自由市场对他们不起作用。……布什的计划是把国家服务的功能限制到最小程度,以迫使人们求助于私营部门来满足需求。因此,新奥尔良工程削减了7000多万美元,削减幅度达到44%,于是加固堤防和改善排水系统的计划就束之高阁了。原来的大片沼泽地可以成为新奥尔良与海浪之间的一个天然屏障,可是政府这些年来把这些沼泽地交给建筑商去经营。他们为了追逐私利,将那里的水排干,用于开发建筑工程。于是,沼泽地在迅速消失。在救援方面,政府让私营慈善机构负责。红十字会投入了行动,可是它的方针是‘不要送食品和毯子,要送钱’。”这段话说的多么好啊!对那些迷信“华盛顿共识”,鼓吹私有化和自由市场经济的人们来说,是最好的揭露和批驳!
最近《环球视野》发表了刘国光同志的文章,也很是值得我们深思的。他对“一些地方提拔干部,规定必须到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进修才能提拔”的极不正常现象,不无忧虑的提出批评。是啊,我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制度,尽管提出“中国特色”,但主语还是社会主义,美国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制度,与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是根本对立的,这些政治常识上的ABC本该是对小学生们去讲的,但时下,在许多经济学家和大人物那里却需要给他们重新补上这一课。有些地方的党政干部,甚至高级干部,真不知道他们非要到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去进修什么,又向美国学习什么?有报道说,有些去美国学习回来的人,思想观念完全变了,他们大讲美国的社会制度如何如何好,整个地被美国资产阶级给“洗脑”了。如果按某些美国走狗的馊主意这样折腾下去,我们拿什么来抵制美国对我“西化”、“分化”与和平演变?拿什么来防止在我国发生“颜色革命”?又拿什么来杜绝苏联的悲剧在我国重演?这个问题可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啊!(完稿于2005年9月8日)
(《环球视野》)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