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刊文章
 


总第174期






【时事评论】

风 起  千古伟人毛泽东——观《井冈山》所感
王锦思  中国需要怎样的“抗日纪念”
周 代  中国和美国,谁威胁谁?
钟关平  败局已定 难以挽回——评布什突访伊拉克
周 戎  美国陷入冷战后最深的战争泥潭
托姆•因赫拉德 魏文编译  美国的侵略和占领将伊拉克人推入人间地狱
詹姆斯•沃尔芬森  世界正分裂成四大阵营
唐 袅  透视美国的全球意识形态渗透
郭明飞  析全球化时代挑战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西方思潮
程早霞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中国与中美关系
霍建岗  日本没资格责难中国军费
程 远  德国大众为何对中国汽车自主怀敌意
激 浪  台当局为“入联公投”机关算尽弄巧成拙
万 钧  阿扁南海秘建机场备逃亡

【国际瞭望】

赖 阳  查韦斯买狙击枪预备美国入侵时打游击战
刘 娜  古巴的国际主义医疗外交
高浩荣 夏宇  朝鲜同心协力抗洪救灾
杨东行  如此“民主”:白宫“灭火队”专盯抗议者
理查德•威林  美军情报外包耗资惊人
李 冰  美国严审外国投资
陈宝森  美国住房贷款危机殃及全球
  美国次贷风暴下的人生危机
何 珊  伦敦地铁员工罢工 七成地铁“瘫痪”
  日本“隐性军费”
李 箫  “亚洲北约”新加坡因素浮现
徐俨俨  告诉你真实的伊朗革命卫队
孙天仁 李宏伟  “圈海热”在全球升温
于 青  小资料:什么是“亚洲自由之弧”?

【社会圈点】

江金骐  谁来保卫18亿亩耕地红线
邱 林  警惕外资依赖症
金 纽  预警国际资本偷袭
商灏 蓝姝   国有银行改制外资饕餮盛宴 一年疯赚一万亿
基思•布拉德舍  美报报道:中国对外资并购持谨慎态度
张建高  10倍于投资的公路收费哪里去了
  一头猪到底要收几种费
埃文•奥斯诺斯  美报文章:在中国,令人不安的鸿沟在拉大
铁 铮  新五大件别急着风靡校园
贾米勒•安代利尼  英报文章:中国公司股市收益大增引发忧虑
  中国77个核电项目吸引着西方
徐启生  美国老人贫困率达10%
肖 晨  美国毒猪肉害苦台民众
威廉•霍而斯坦  全球化拉大美国两类工人之间的差距

【学术点滴】

安德鲁•罗斯  毛泽东对西方文化政治的影响
彭安玉  国企改革要跨越“私有化”陷阱
郭 飞  对“以市场换技术”方针与涉外税收超国民待遇的再思考
约瑟夫•E•斯蒂格里茨  并不是“越自由的市场越有效率”
彭五堂  弗里德曼和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
[美]瓦迪•哈拉比  弗里德曼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本质
徐久刚 高建中  共产主义是科学还是乌托邦?
萨米尔•阿明 段欣毅 译  帝国与大众
王金存  关于当今世界帝国主义问题的若干思考

【背景播放】

阳勇 阳伶  毛泽东发动工业学大庆运动原因探析
董保存  授衔怀仁堂
王晋阳 刘波峰  蒋介石对毛泽东和红军将领的一份巨额悬赏“通缉令”
徐京利  新中国收回外国兵营始末
黄 东  近代中国发生三次大股灾
陈璐 沈勇兵  寻找中共台湾地下党员遗骸
阿纳托利•科什金/文 蒋永超 编译  斯大林巧妙利用“远东因素”

【人物动态】

张勉励  毛泽东与新中国谈判建交的开创
朱和平  听奶奶讲爷爷朱德长征的故事
冯应彬 李金森  聂荣臻与林彪的七次争执
涂元季  一位科学家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观——学习《钱学森书信》的体会
陈荣坤 陈立 李颖  无悔的追求
张治中  张治中与共产党
林 淮  在丑闻中沉浮的美“中情局长”

【杂谈随想】

  中国民族品牌哪里去了
陈光育  观世界风云有感(诗三首)
  失败的美国教育
  “咔嚓”一声给国家安全带来威胁
雷秀娟  武警副司令霍毅勉励南街村认准方向继续努力
邓洛普  外国老饕对中国菜丧失胃口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