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刊文章
 


总第213期






【时事评论】

米歇尔•乔苏多夫斯基 魏文编译  跨国公司是全球粮食、燃料和水危机的罪魁祸首
劳 江  美国玩弄权术践踏国际法——评美国对国际法的实用主义
辛本健  投机资本催生油价泡沫
拉纳•福鲁哈尔  美刊文章:高油价将令全球化出现倒退
雷思海  中国油价背后的世界政治博弈
  肥料价格高涨威胁粮食生产
甄炳禧  美国次贷危机及其影响
倪建军  警惕美国的金融“暗战”
江 涌  金融的警钟
丛亚平  近观国外金融保护
余丰慧  美元贬值使中国经济“很受伤”
  中国大豆惨败的教训
潘 颖  人民币欲破外升内贬困局
朱毛斋  人民币不可快速升值
何忠洲  转嫁来的热钱危机
李宾  中国物种主权:正在丢失的“领土”
  美诬称“中国情报活动”威胁美国
胡岩  “藏独”:列强制造的恶魔
罗洁  跨国反“藏独”:为了西藏的祥和
  台报报道:台湾富豪靠大陆赚大钱

【国际瞭望】

  国际社会反美情绪创新高
张 明  美国在抽自己的耳光
程立新  美联储为何要推油价升天
王晋燕  私募资本帝国的政治秘密
沃勒斯坦  美国政治中的种族、性别和阶级
陶明霞 王倩  还原美国教育的真实面目
保罗•肯尼迪  俄罗斯潜藏两大严重“缺陷”
卢 铮  社会主义越南 遭遇“资本主义”危机
黄培昭  频摇橄榄枝的背后
  古巴“城市耕种”计划收效明显
劳 研   委内瑞拉的人民参与
彭梦瑶  全球百万富翁人数过千万

【社会圈点】

江 涌  经济增长的巨大环境代价
穆 紫  西方势力借NGO向中国渗透
  外汇储备“第一”并非是好事
  美国推迟给中国两大银行发牌
云淡水暖  建行说“不贱” 网民苦笑了
  中国当代艺术家美国“集体上当”
晓 伊  蓝领白领和金领
志 气  拿绿卡的条件
  中国人每年境外赌掉六千亿
吴木銮  德国制造与职业教育
今 朝  华人男子为何不娶洋媳妇
马涤明  腐败每年吞噬多少财富
  人间百态

【学术点滴】

梅宁华  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破除“民主迷思”
张 晖  美国次级债危机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王天夫  房价上涨是加速社会分化的放大器
李墨耕  思想解放就要破除一切迷信
  “攻坚”的号角终于吹响——谈谈“普世价值观”的缘起
  普世价值的由来
(俄)尼•伊•雷日科夫著 徐昌翰等译  大 国 悲 剧(三)——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卜 问  苏联为何崩溃?——雷日科夫:《大动荡的十年》读后
陈弘 编写  不确定的俄罗斯力量的回归
卜问  关于“双百”

【背景播放】

张家康  从懋功到延安——毛泽东与国张焘之间的较量
  战争时期新华社是战火硝烟中的号角
李升堂  唐山救灾中的非常调度
陈秀霞  1959年陪外国记者访西藏
陈巍 邵进进  红河谷的悲壮——1904年西藏江孜抗英保卫战始末
张艳茹  在日华工震后惨遭屠杀

【人物动态】

梁堂华  徐特立:知识分子的光辉典范
刘明钢  传奇上将宋任穷轶事
古耜  老舍怎样读《红楼梦》
孟 远  茅以升与钱塘江大桥
【古】菲德尔•卡斯特罗【法】伊格纳西奥•拉莫内  卡斯特罗访谈传记:我的一生(之七)
文 青  斯蒂格利茨:失败的官员和成功的学者
栾 慧  新联大主席是“反美斗士”

【杂谈随想】

吴名之  汶川震痛,痛出怎么样的一个“新中国”?——三问《南方周末》
邱永峥  抢新闻不能妨碍抢生命
陈鲁民  “爱”是不能忘记的
马国征  “人定胜天”及其他
纪 呼  也说大禹有了“婚外情”
刘 章  致钱学森老人(外二首)
石克  西方主流媒体的嘴脸(诗)
苏文洋  莎朗•斯通们的本能及其他
乔伊编译  我为什么说沃尔玛“冷血”?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