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刊文章
 


总第217期






【时事评论】

郑 彪  世界范围内反对新自由主义的浪潮
魏南枝  与时间赛跑的世界格局
  内贾德:美帝国主义已经走到尽头
(美)罗伯特.山姆理森 胡大江译  全球化的阿克里斯死穴
山威  “美国生意经”制造全球“粮荒”?
  美国误解了新的游戏规则
乔纳森•肖 马丽雅译  举债中渐行渐远的美国梦
何洪泽 等  美金融危机拉全球垫背
管克江 段聪聪  世纪危机降临华尔街
周胜桥  华尔街风雨飘摇 众巨头连遭厄运
张 明  华尔街进入严冬
何 瑛  华尔街的“流血星期日”
管克江  美国华尔街人人自危
朱伟一  雷曼之死
  美国应做负责任的金融大国
余万里  “世界新秩序”是伪命题
  2008中国的七大国际挑战
左兰成 司马源  美国《2008国防战略》明确提出对华“引导和防范”
  俄格冲突标志“温热战”时代开始
关健斌  南奥塞梯真相:难得糊涂
关健斌  挤压逼迫下 俄军亮剑了
韦章尧  西方缘何看重西藏
崔日明 李兵  中国会面临货币战争吗?
张卫中 王晓雄  拉美与美国“交恶效应扩散”

【国际瞭望】

  美国金融业危机加剧
  索罗斯:金融震荡远未结束 英国可能是“下一个”
冯武勇  金融地震撼动英国
卜晓明  美英等国十大银行设七百亿美元基金联手自救
  美国10城房价创20年最大跌幅
杨 聪  美国发动伊战的真实目的
韩旭东  美国将进一步加强海军
  俄重型轰炸机飞抵美国“后院”
丁飞 石欧亚 等  乌克兰成美俄较量新前线
  《苏维埃俄罗斯报》驳斥攻击斯大林的五大谎言
盛世良  斯大林“重获”俄罗斯人青睐不奇怪
卢敬利  众多俄网民肯定斯大林
  爱沙尼亚两农场宣布成立“苏维埃共和国”
丁健彬  印度军力加紧扩张
英辰 王磊 段聪聪 陈一  尼泊尔迎来共产党执政
  尼泊尔有个“红色根据地”罗尔帕县被当地人称为“尼泊尔的延安”

【社会圈点】

祝宝良  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基本态势
  美政府接管“两房”警示中国 外部经济环境可能更严峻
委山本勋  日报称中国经济形势严峻
浦江潮  经济学家宣扬救市是一场阴谋吗?
蒋志敏 李孟刚  警惕外资并购危及中国产业安全
肖晓芬  外资渗入收购领域 国内大豆产业链告急
李 宾  外资粮商乘虚而入 基层粮库被迫打工
星 雨  警惕外资水务并购狂潮
李松涛  楼市泡沫暴露金融监管软肋
苏文洋  国有矿产资源富了“矿老板”?
冯瑛冰 陈忠华 王炤坤  私营煤矿老板的惊人暴利
宋晓军  战争与国家电网的脆弱
云淡水暖  掀起6千万年薪的盖头:对马明哲及平安进行严格审计
苏文洋  不平均的“平均工资”增长18%
关健斌  俄罗斯大学生成为劳动力市场上“多余的人”
卜 商  一位睿智老人的心声与诤言

【学术点滴】

王绍光 潘维  2008:思想解放与中国复兴
[美]洛仁•戈尔德纳 谷明淑 姜伟 译  虚拟资本与资本主义终结
宋小川  论当前美国社会的收入分配不平等和两极分化
章 博  论政治化奥运会在国际人权法上的非法性——从斯皮尔伯格事件到拉萨暴力事件
大卫•科茨  劳资关系:当前的特点与未来变化的前景
宪 之  辛子陵《政治改革的突破口》点评
(俄)尼•伊•雷日科夫著 徐昌翰等译  大 国 悲 剧(七)——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冼 岩  宪政乌托邦:秦晖画的大馅饼
张维为  反思西方民主

【背景播放】

  大快人心的板门店谈判
曲延涛  资料:中俄平分黑瞎子岛
徐明旭  达赖喇嘛自毁藏传佛教
胡仕胜 张云  达赖集团中的极端组织:“藏青会”
  冷战初,美国侦察机入侵西伯利亚腹地
  1985年,美总统参拜纳粹“靖国神社”
徐骏华  蒋介石的驭将之术

【人物动态】

本刊编辑部  魏巍同志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李 舫  人民日报:“最可爱的”那个人走了
付小悦  光明日报:作家魏巍永别读者 《谁是最可爱的人》影响几代人
于 建  北京晚报:《谁是最可爱的人》感动了几代读者
贺敬之  致魏巍同志(短歌三章)
刘权和  沉痛悼念魏巍同志(外一首)
岿然不动  悼魏老:这就是您(诗)
涂 途  慢慢远行 “最可爱的人”——痛别魏巍同志
魏巍女儿 魏平  父 亲
汪 文  魏巍家人忆魏巍
  刘亚楼与毛泽东依依将帅情
陈先义  贺龙元帅数千名亲族成烈士
【古】菲德尔•卡斯特罗【法】伊格纳西奥•拉莫内  卡斯特罗访谈传记:我的一生(之十一)
  查韦斯让孩子们阅读马恩经典著作

【杂谈随想】

凡夫俗子  还是那个吴稼祥,还是那根狐狸尾巴
  让民主从误解中摆脱出来
  从金钱开道选举看美国式民主
文 峰  美国梦为何成为美国噩梦
黎 阳  三鹿奶粉与“企业家的道德的血液”
振 扬  绝不容许伤害我们的民族感情
雷 怀 海外假冒“中国官方媒体”的众生相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