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刊文章
 


总第237期






【时事评论】

  《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吴晶 朱林等  2008年美国的人权纪录
任 雨  裁员、示威、冲突,2009年在寒风中起步
凌 德  金融海啸“第二波”来袭?
  经济危机第二波 美欧形势严峻
拉斐尔•明德  英报称亚洲衰退比预期严重
王 文  何为凯恩斯主义
余万里  美国的神话是谁制造的
王鹏权  “精明外交”:美国打的什么主意
  日刊认为:美导弹防御纯属荒唐之举
杨俊全 姜海燕   中国的食品安全
方 辉  中国主权海域一半遭侵占
  美竟称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
胡联合 胡鞍钢  西方国家没有多少是搞三权分立的
邱永峥  菲律宾越南强化军力觊觎我南沙
赵全敏  菲律宾企图借国际化使南海问题成为“既成事实”
杨军财  达赖分裂思想演变之路
罗 铮  扭曲的心态 荒谬的借口
李学梅  “希望更多人了解劫难历史”——专访《1860:圆明园大劫难》作者贝尔纳•布里泽

【国际瞭望】

  新一轮恐慌笼罩全球股市
张兴慧  东欧金融岌岌可危 西欧北美胆战心惊
张兴慧  金融危机伤了欧盟兄弟的和气
  东盟欧盟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呼声高涨
石纯民  2009:各大国军费在涨
戴维•特拉赫滕贝格  非致命武器成美国“巧实力”
林梦叶 谢戎彬  日媒质疑朝野挑起钓鱼岛争端
杜 科  美日靠近钓鱼岛搞军演
纪双城 尹丽木一  英国沦为金融危机大输家
  俄三成军工企业濒临破产
任 之  揭开俄边防军的面纱
金•森古普塔  驻阿英军陷入“怪异内战”
廉海东 周珺  印度共产党执政的喀拉拉邦见闻
徐 超  美军认为伊朗已能造核弹
  查韦斯下令没收一家美资工厂
张守平  左翼执政的拉美国家抱团应对金融危机
  查韦斯派兵接管全国大米加工厂
  苏丹总统:真正的罪犯是美国和欧洲领导人
  小知识:美国总统的届、任和位

【社会圈点】

甄静慧  香港政协委员炮轰金融高官
张梦薇 王建峰 金辉  我国钢铁等产业状况及长远战略布局
激 浪  佳士得拍卖中国兽首别有用心
岳瑞芳  追索圆明园兽首我们追回了什么
  “跨国家庭”:贪官外逃的暗箱
滕兴才  一些中介组织正沦为腐败中介
  房地产腐败“潜规则”连贪官都害怕
张海通  “跨国移植黑市”是最不可容忍的肮脏掠夺
  警惕境外赌博业滋生新兴“产业”
宋 轩  美欧“限薪令”的背后

【学术点滴】

江 涌  金融安全是国家经济安全的核心——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与启示
刘笑元 摘译  英国共产党关于金融危机应对措施的分析
刘春元 编写  葡萄牙共产党关于当前资本主义国际性危机及其应对措施的分析
嵇飞 译  虚拟经济论:金融资本与通往奴役之路——迈克尔•赫德森访谈
[英]凯文•墨菲 著 萧净宇 译  西方史学界关于俄国革命史的争论
江 涌  市场经济的“魔咒”
廖子光  美元霸权造就新型全球帝国

【背景播放】

王树人  蒋介石“围剿”毛泽东词《沁园春•雪》
耿 耿  歌剧《江姐》首次公演内幕
李亚宁  红旗插到天津城——父亲李天佑指挥西线部队攻克天津
  朝鲜战场上的秘密间谍战
王恩收  小知识:达赖和班禅是怎样产生的
  雨果对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的谴责信

【人物动态】

秦川牛  毛泽东亲批处死的七个贪官
丰 英  宋庆龄与周恩来的特殊情谊
鉴 铭  郭沫若:用毛泽东诗词作对联
刘勉钰  方志敏就义前致党中央的一封信
何朝荣  《普拉昌达选集》简介
严 峻  冼星海的傲骨

【杂谈随想】

嘉 闻  冷静看待美国华裔入阁
赵志疆  谁来迎接任志强委员的挑战
劳 江  好莱坞、奥斯卡从不缺少政治元素
  迪士尼是个文化陷阱?
刘 琼  警惕学客沦为“掮客”
吴志攀  亚洲人为何不该做“美国梦”
王君琦  “核噩梦新闻”咋不“自由”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