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刊文章
 


总第242期






【时事评论】

林键一  朝鲜发射“光明星2号”影响深远
高浩荣 张滨阳 等  朝鲜卫星令美日韩难堪
激 浪  佩洛西的反华闹剧是一种扭曲的心理变态
伊戈尔•帕纳林  俄一学者称:美国一年后将像苏联一样解体
田世锭  哈维:处在“领土逻辑”下的新帝国主义
邱永峥  美海军欲扼紧“世界油喉”
吴易风  当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起因
张云 刘骏民  全球流动性膨胀的原因及其后果
金 辉  廖子光:金融大风暴还没到来
  西报文章:解散北约有十大理由
林卫光  “法国重返北约是多极世界建设的一大损失”——专访法国地缘政治学家、军事学院前教授艾米利克•肖布拉德
诺姆•乔姆斯基 魏文编译  拉丁美洲的挑战:实现多层次的真正一体化
刘青建  试析美国在阿富汗的困局
  巴希尔让国际刑事法院骑虎难下
闻一  中俄长期交好是两国之福
李济 张学峰 罗山爱 刘斌  美军在中国周边猛搞情报
石宏 编译  美压迫泰国取消中泰联合军演
顾风 编译  美鼓动西方集体抵制中资并购
孟祥青  中国需全民普及海岛知识
庄铭灯 刘扬  菲教授鼓动废除“领海基线法”
张莺 编译  中国四招紧急应对美国滥印钞票
邱 林  西方为何惧怕中国限制稀土出口
徐京跃 魏武  让事实揭穿达赖的谎言
廉海东 章建华 吴林  海外“流亡藏人”调查

【国际瞭望】

  朝鲜播出卫星发射画面与金正日视察各地的纪录片
  朝鲜发表新闻公报指责日本寻找火箭残片是挑衅
  世界经济危机简讯
于海青  国外共产党组织开展国际协调和联合行动
王京 青木 陶短房 刘扬 丁良恒  美国人对奥巴马质疑增多
章 卓  美国海上监视船全球寻衅
纪双城  北爱尔兰,英国的大麻烦
张旌  经济衰退严重 法国频发“绑架老板”事件
山 南  奢靡风刮遍法国政坛
郑萍  日本共产党的近况与主张
刘 柠  日本“无核三原则”的幕后交易
亚历山大•久贾耶夫  俄工业衰退触底但未反弹
佟 刚  格鲁吉亚试演“二次玫瑰革命”
  查韦斯:大办“人民公社”
李 静  “大赦国际”在各国搅局

【社会圈点】

时寒冰  中国外汇储备之痛
袁伟华  上市公司高管薪酬逆势上涨
  大型国企推迟引入境外战略投资者
郎咸平  中国制造业被外资收购的后果
江 涌  跨国“水龙王”搅浑中国水务市场
青 木  她们的德国老公跑了
  美报报道:西式快餐在中国逐渐失宠
赵 轩  拉萨市民不希望“3•14”重演
任彦 刘陆明  印度每年十万妇女被烧死
马里•哥特查克 张子 译  劳工与美国健康保险的底线
雷达 谢德良等  少数民族在西方处境艰难

【学术点滴】

任大奎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战胜强敌的根本战略思想—《延安精神专题讲座》
唐金培 盛中伟  刘庄的集体富裕之路
史向前  假马克思主义的新折腾  ——评《学习时报》总编辑周为民的一篇文章
浮 图  右派“反”腐“三步曲”
宋鲁郑  中国为什么要怀疑西方的“普世价值”
周新城  评“普世价值”说
《建言》编辑部  发展集体经济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根本
张 捷  俄罗斯后现代主义概观(上)
戴维•皮 拉尔夫•金斯  英报谈“赌场”资本主义的替代模式
[美]艾伦•雷诺兹 文 王平 编译  凯恩斯主义不是现世神话
丁 冰  失灵的药方——看西方学者如何批评新自由主义

【背景播放】

张文木  1962年中美苏三大国博弈及其总结
  法轮功的败落
  解放军“土行孙战术”攻克临汾
叶子 编译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屠杀难民
  美印联手世界屋脊刺探中国机密
侯涛 编译  韩国军事独裁者二战中做日本帮凶

【人物动态】

窦应泰  不管风吹浪打 胜似闲庭信步——1956年毛泽东畅游珠江、湘江、长江纪实
栾保俊  我心中的毛泽东
于化庭  陈云与四保临江
良 驹  何长工与毛泽东在井冈山的难忘岁月
周 燕  屡建奇功的王诤将军
斯 力  东德原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克伦茨:“我对你们的成就非常钦佩”
茹 枫  斯大林每天看书五百页

【杂谈随想】

张宏良  银监会宣布不再强制国有企业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
林治波  科学崇拜悖离科学精神
李昌平  “中国难题”与“张五常局限”
雷 成  中国成了外国建筑师的实验场?
李兆忠  从“东西合污”到“封资合流”
陶 杰  MBA神话幻灭了
刘卫东  “核迷信”笼罩国际社会

 

 

 
 
 

版权所有 @ 环球视野编辑部